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三六章 粥棚(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逍遙章 - 第二三六章 粥棚(三)字體大小: A+
     

    第二三六章 粥棚(三)

    朱祿隻好硬著頭皮說道:“三天前我去城外的賭坊裡玩了幾把,手風不順,身上的銀子用完了,我這個就這麼一個優點,賭光身上的錢,決不會借債,輸光完事,不賭了。誰想到我剛剛走出賭坊,就被五六個混混圍上了,他們把我當成鄉巴佬,竟然硬逼著讓我借錢繼續去賭。”

    “你和他們打起來了?”沈逍並不吃驚,朱祿長著一張老實巴交的臉,而且還是個瘸子,不修邊幅,明明從不缺錢,可是身上的衣裳也不知道是從哪裡找來的,又破又舊,皺皺巴巴,被混混們盯上也是正常。

    朱祿無奈地說道:“若是在京城裡,我是真不敢和他們打架,你不知道,華大小姐現在還讓人盯著我,也不知道那位大小姐是不是閒得。可是出了城我還真不怕,不就是幾個混混嗎?難道我還怕他們嗎?”

    沈逍冷哼一聲,站起身來,走到朱祿身後。

    朱祿那曬成古銅色的後背上,橫七豎八幾道傷痕,深可見骨。

    “你和幾個混混動手了,可是你卻受傷了。”沈逍嘲諷地說道。

    朱祿厚皮厚臉,可是也有點撐不住了,隻好辯解道:“是我走眼了,這群混混有點來頭,決不會是真的混混,其中有兩個還是一等一的高手,我差點丟了性命,若不是我計上心頭,跳進冰窟窿裡,這條老命也不保了。

    朱祿是水匪,他敢往冰窟窿裡,藉著水下逃走,可是那些混混卻冇有這個本事,更不會也跟著跳進去,隻能眼睜睜看著他水遁而去。

    “有高手?”沈逍問道。

    朱祿點點頭,說道:“不僅那兩個是高手,另外幾個也不弱,全都是練家子,而且那出招一看就是刀尖上滾過來的,招招是往致命的地方招呼,我從河裡出來,已經冇有力氣回城了,隻好躲到城外的一家野寮子裡養了三天,今天恢複了氣力,這才能來請嶽神醫診治。”

    “按你所說,這三天你全都在城外?除你自己,還有誰能證明?”沈逍問道。

    朱祿嚥了口唾沫,有

    點難為情地說道:“這三天都是小紅在侍候我,她能證明。”

    “小紅?是個丫鬟?”沈逍不解地問道。

    “什麼丫鬟啊,他不是說了,這三天他都是住在野寮子裡,那小紅八成是野寮子裡的姐兒,這小子受了傷還不忘風流快活。”嶽離合上藥箱,站起身來。

    沈逍這下明白了,原來野寮子是那種地方。

    他頓時覺得屋裡有股難聞的味道,不是藥味,這就是朱祿身上的味道。

    去哪種地方沾染來的。

    沈逍掏出一條雪白的帕子,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對於他這些動作,無論是嶽離還是朱祿,都是司空見慣了,沈四公子的帕子隻用一次,一次就扔,以前是四個丫鬟給他做帕子,現在回到府裡,針線房裡做了上百條帕子送過來。

    隔著帕子,沈逍對朱祿說道:“那天和你打架的幾個人裡,有一個死了,死因是內傷。那天你們打架,或許被人看到了,有人向順天府告密,眼下順天府正在找你。”

    順天府找人有輕有重,若隻是找人來問一問,倒也就罷了。可是朱祿原本就是朝廷輯命的犯人,若是他被順天府找到,就隻能伏法了。

    “什麼?還有這事?四公子,我是冤枉的,那天我被逼得隻能跳進冰窟窿了,哪裡還有還手之力,彆說把人打死,那個時候我能逃走已是萬幸。”朱祿冇忘記為自己辯解。

    沈逍冇有在朱祿眼中看到心虛,便道:“如果你冇有打傷那個人,那麼這件事上你是著了彆人的算計。”

    “算計?”朱祿吃了一驚,在此之前,他已經強迫自己忘記被人打得去跳冰窟窿的這件事,這樣丟麵子的事,自是不能記在心裡,否則不但累,而且失去自信。

    朱祿一向是個自信的人。

    “你不是也已經懷疑了嗎?”沈逍說道。

    朱祿的確起了疑心,他也不是第一次和街上的混混打架了,從小打到大,可是他還是第一次遇到身手這麼好的混混。

    那些人不是混混,他們來找他麻煩是彆有居心。

    可是自己身上有什麼值得彆人圖謀的呢?

    朱祿三省吾身:高否?富否?帥否?

    答曰:否!

    那麼為何還會有人圖謀他,是圖謀他身上的破衣裳還是他那個通緝犯的身份?

    對,就是身份,他是通緝犯,所以隻管把案子一股腦推到他的身上。

    各個衙門抓他抓了這麼久仍然一無所獲,若是他從此杳無音信,那麼這案子扣在他頭上,便成了死案,也成了懸案,最終因為抓不到他,這案子便不了了之。

    可若是他被衙門抓到了呢?像他這種人,虱子多了不覺咬,說不定還會認為這是英雄行為,為自己而自豪,砍頭前高聲呼喊: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汗。

    想來想去,朱祿全都覺得自己很可憐,很委屈,他比那戲台上的竇娥還要冤。

    沈逍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說道:“稍後我會讓人過來,你把那幾個混混的相貌畫出來,記得多少就畫多少。”

    “好吧,你讓來畫畫的人,可不可靠,不會把我的事捅出去吧?”朱祿委屈巴巴地問道。

    “這些不是你該操心的事。”沈逍冷冷地說道。

    “好吧。”朱祿認命。

    華靜瑤正在書鋪裡翻看剛送過來的話本子,便聽說平安喜樂過來了。

    華靜瑤蹙起眉頭,她向尹捕頭提起朱祿,沈逍八成是急了,來找她算帳。

    華靜瑤轉頭看看後院裡的那塊大石頭,算帳就算帳,誰怕誰?

    可是來的人隻有平安喜樂,沈逍冇來。

    平安喜樂一臉的與人為善,恭敬謙和得讓人挑不出毛病。

    “華大小姐,前陣子聽大皇子說,您手下有人擅長畫人像,畫得比官府下發的通緝令還要逼真,大皇子私底下可冇少誇獎您,就連我家四公子也說華大小姐手下人才濟濟,華大小姐您更是一位少有的伯樂啊啊啊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