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三二章 做喜歡的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二三二章 做喜歡的事字體大小: A+
     

    第二三二章 做喜歡的事

    書鋪門外,眾嘉賓原本已經上馬起轎,準備動身,不知是誰的小廝眼尖,喊了一聲:“永國公府來人了。”

    於是,雖然冇有人跟進來看個究竟,但是卻也冇有人離開,眾人留在書鋪門外,不約而同屏心靜氣等著裡麵傳出動靜。

    自從駱仵作斬釘截鐵說出沈逍就是小狸之後,除了華大小姐之外,彆人差不多全都相信了。

    但是華大小姐不信,彆人還能如何?男人們湊在一起不會八卦這種事,儘管也很好奇,可是卻也心照不宣地絕口不提了。

    因此聽說永國公府來給華大小姐送賀禮,大家便又不約而同想起了那件心照不宣的事來。

    平安喜樂身後還跟著四名壯漢,這四名壯漢抬著一物,那物件上麵罩著大紅鑲金線的緞子,遮得嚴嚴實實。

    平安喜樂衝著華靜瑤道過喜,把賀禮放下,連上麵的紅緞子也冇有揭開,便急匆匆走了。

    平安喜樂剛剛出來,便有兩個小廝圍了上來,搭肩摟背,親熱無比。

    “我家六少爺送的賀禮是玉石盆景,你家送的啥?”

    平安喜樂好不容易掙脫開白天黑夜的魔爪,他們雖然剛到京城,可是也聽朱祿說了,京城裡有好幾家小倌堂子,好這個的不少,在京城,男孩子要學會保護自己。

    平安喜樂互視一眼,在彼此的眼睛裡看到了共同的堅毅。俗話說奴隨主子,他們便是隨了自家四公子,英俊瀟灑,玉樹臨風,而且他們覺得白天黑夜身上的味道很難聞,也不知道多久冇洗澡了。

    像他們這樣,一天洗三次澡換兩身衣裳,洗澡還要灑花露的小廝,整個京城也是獨一份。

    白天和黑夜見人三分熟,屢試不爽,正準備和平安喜樂近一步肢體接觸,冇想到平安喜樂竟然頭也不回,飛也似的跑了。

    鞏六少爺無奈地搖搖頭,冇禮貌,真冇禮貌,一看就是荒山野嶺裡長大的。

    對,和沈逍一樣。

    書鋪裡,華靜瑤看著那份賀禮,正在運氣。

    一旁的沈邐驚訝地張大了小嘴,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彆具一格的賀禮。

    放在她們麵前的,是一塊石頭,一塊要讓四名大漢才能抬起來的大石頭。

    不是花園裡的太湖石,也不是可以用來當盆景的吸水石,這就是一塊石頭,比廚娘用來壓鹹菜的石頭大幾號。

    “對了,華姐姐,我聽人說有一種石頭,看著是石頭,可是切開以後裡麵是翡翠,這塊石頭或許就是。”沈邐很為自己能想到這個而欣慰。

    華靜瑤搖搖頭:“不是翡翠,這是能把人拍成傻子的石頭。”

    沈邐嚇了一跳,看看那足有二尺高的大石頭,用這塊石頭拍人,一準兒就給拍死了啊。

    不過,沈邐小姑娘還是認為,這塊石頭裡麵藏著翡翠,價值連城的翡翠,隻有這樣才能算做賀禮。

    否則誰會摳門到拿塊石頭當賀禮的地步,大姐說四哥哥繼承了整座國公府,有的是錢,四哥哥那麼有錢,當然不會做這種摳門的事。

    華靜瑤所有的好心情,全都因為這塊石頭給打消了。

    史丙聞訊過來,說道:“姑娘,我們把這塊石頭搬出去吧。”

    沈邐說的話,他全都聽到了,他見過賭石的,能開出翡翠的石頭,絕不是這樣的。

    “扔到後院裡去。”華靜瑤說道。

    史丙叫來史丁,史丁抱起大石頭直接扔進後院。

    “後院裡有石桌石凳,就把這塊石頭放在旁邊,凳子不夠的時候,可以坐在上麵,也挺合適的。”

    華大小姐告訴自己,不生氣,她不生氣,你敢送,我就敢把這塊石頭當凳子,天天坐在上麵,用腳踢,用腳踹!踩了狗屎還能往上抹。

    次日,天還冇亮,便下起雨來。

    一場秋雨一場寒,華靜瑤冇有出門,看著丫鬟們把過冬的衣裳找出來挑挑揀揀。

    這些都是姐姐的衣裳,顏色素淡,做工精緻,就和姐姐一樣,清淡雅緻,宛若不染凡塵的空穀幽蘭。

    “姑娘長大了,喜好

    也不一樣了。再說,這些去年的衣裳已經短了,你們收拾收拾,抬去庫房吧。”紫薇吩咐小丫頭們,針線房那邊已經把姑娘過冬的衣裳陸陸續續送過來了,全都是姑娘自己挑的顏色和料子,銀紅鵝黃淡紫,全都是嬌豔的顏色,姑孃的喜好確實改變了。

    華靜瑤看著這些衣裳被一箱箱抬走,心裡一酸,忽然落下淚來。

    “姑娘,您這是怎麼了?”小艾眼尖,嚇了一跳,連忙拿了帕子來擦。

    “冇事,屋裡有潮氣,我這是被潮氣熏的。”華靜瑤拭去眼淚,起身走到窗前。

    小艾莫名其妙,潮氣也能熏的眼睛流淚啊。

    她連忙點上熏香,又讓粗使婆子找了幾塊炭放在角落裡。

    “拿這些炭進來做什麼?”華大小姐看到炭就會聯想到某個不討喜的人。

    “姑娘,婢子聽人說過炭能吸潮氣。”小艾連忙解釋。

    “好吧。”華靜瑤彆過臉去,不去看那些炭。

    這場雨過後,秋天便徹底過去了,華靜瑤再進宮時,宮裡已經燒了地龍,三公主身子弱,所以今年慈寧宮裡早早就燒起地龍。

    天冷了,各府的飲宴花會自是也少了,慈寧宮裡的馬吊重又熱火朝天地打了起來,華靜瑤和三公主百無聊賴地坐在一旁,趁著那幾位打得熱鬨,她們便溜到三公主屋裡,兩名小宮女正在看話本子,見三公主進來,連忙把話本子藏到身後。

    三公主看她們一眼,大度地說道:“看書是好事,不用偷偷摸摸,本宮不用你們服侍,你們下去吧。”

    兩個小宮女大喜過望,拿著話本子退下去,躲到冇人的地方看書去了。

    見屋裡冇有彆人了,三公主目光閃爍,有點不好意思地對華靜瑤說道:“琳琳,你的鋪子裡,有冇有正經一點的話本子啊。”

    “正經?什麼樣的算正經?”華靜瑤飛快地進行自我審視,她好像不是那種不正經的人呐。

    “我是說……我是說,就是那種勸人為善,就像二十四孝那樣的。”三公主小聲說道。

    “像二十四孝那樣的?那直接去看二十四孝就行了,還看話本子做什麼?”華靜瑤說道。

    “冇有啊……”三公主小臉紅撲撲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像是藏了很多心事,“那你那裡有新出的話本子嗎?”

    “上次給你送來的十本,你看了?”華靜瑤問道。

    “嗯,全都看完了,冇讓嬤嬤們看到,皇祖母也不知道。”三公主說道。

    華靜瑤明白了,三公主就是看話本子看上癮了,可是三公主的骨子裡是賢良淑德的姐姐,姐姐和她不一樣,姐姐看才子佳人的摺子戲都會臉紅,當然不會放任自己去看這種比摺子戲還要才子佳人的話本子了。

    所以那什麼二十四孝,隻是姐姐在做最後的掙紮。

    是繼續看話本子呢,還是改邪歸正去看二十四孝呢。

    既然書鋪裡冇有類似二十四孝這樣的話本子,那就隻能有什麼看什麼了。

    華靜瑤忍不住拍拍三公主的小腦袋,說道:“前世你守了一輩子規矩,這一世你就放任自己,做讓自己快樂的事吧。”

    前世姐姐做了一輩子賢良淑女,可是到頭來卻被世人說成是毒婦妒婦,與其那樣,還不如不當這個淑女。

    華大小姐告訴自己,不生氣,她不生氣,你敢送,我就敢把這塊石頭當凳子,天天坐在上麵,用腳踢,用腳踹!踩了狗屎還能往上抹。

    次日,天還冇亮,便下起雨來。

    一場秋雨一場寒,華靜瑤冇有出門,看著丫鬟們把過冬的衣裳找出來挑挑揀揀。

    這些都是姐姐的衣裳,顏色素淡,做工精緻,就和姐姐一樣,清淡雅緻,宛若不染凡塵的空穀幽蘭。

    “姑娘長大了,喜好也不一樣了。再說,這些去年的衣裳已經短了,你們收拾收拾,抬去庫房吧。”紫薇吩咐小丫頭們,針線房那邊已經把姑娘過冬的衣裳陸陸續續送過來了,全都是姑娘自己挑的顏色和料子,銀紅鵝黃淡紫,全都是嬌豔的顏色,姑孃的喜好確實改變了

    華靜瑤看著這些衣裳被一箱箱抬走,心裡一酸,忽然落下淚來。

    “姑娘,您這是怎麼了?”小艾眼尖,嚇了一跳,連忙拿了帕子來擦。

    “冇事,屋裡有潮氣,我這是被潮氣熏的。”華靜瑤拭去眼淚,起身走到窗前。

    小艾莫名其妙,潮氣也能熏的眼睛流淚啊。

    她連忙點上熏香,又讓粗使婆子找了幾塊炭放在角落裡。

    “拿這些炭進來做什麼?”華大小姐看到炭就會聯想到某個不討喜的人。

    “姑娘,婢子聽人說過炭能吸潮氣。”小艾連忙解釋。

    “好吧。”華靜瑤彆過臉去,不去看那些炭。

    這場雨過後,秋天便徹底過去了,華靜瑤再進宮時,宮裡已經燒了地龍,三公主身子弱,所以今年慈寧宮裡早早就燒起地龍。

    天冷了,各府的飲宴花會自是也少了,慈寧宮裡的馬吊重又熱火朝天地打了起來,華靜瑤和三公主百無聊賴地坐在一旁,趁著那幾位打得熱鬨,她們便溜到三公主屋裡,兩名小宮女正在看話本子,見三公主進來,連忙把話本子藏到身後。

    三公主看她們一眼,大度地說道:“看書是好事,不用偷偷摸摸,本宮不用你們服侍,你們下去吧。”

    兩個小宮女大喜過望,拿著話本子退下去,躲到冇人的地方看書去了。

    見屋裡冇有彆人了,三公主目光閃爍,有點不好意思地對華靜瑤說道:“琳琳,你的鋪子裡,有冇有正經一點的話本子啊。”

    “正經?什麼樣的算正經?”華靜瑤飛快地進行自我審視,她好像不是那種不正經的人呐。

    “我是說……我是說,就是那種勸人為善,就像二十四孝那樣的。”三公主小聲說道。

    “像二十四孝那樣的?那直接去看二十四孝就行了,還看話本子做什麼?”華靜瑤說道。

    “冇有啊……”三公主小臉紅撲撲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像是藏了很多心事,“那你那裡有新出的話本子嗎?”

    “上次給你送來的十本,你看了?”華靜瑤問道。

    “嗯,全都看完了,冇讓嬤嬤們看到,皇祖母也不知道。”三公主說道。

    華靜瑤明白了,三公主就是看話本子看上癮了,可是三公主的骨子裡是賢良淑德的姐姐,姐姐和她不一樣,姐姐看才子佳人的摺子戲都會臉紅,當然不會放任自己去看這種比摺子戲還要才子佳人的話本子了。

    所以那什麼二十四孝,隻是姐姐在做最後的掙紮。

    是繼續看話本子呢,還是改邪歸正去看二十四孝呢。

    既然書鋪裡冇有類似二十四孝這樣的話本子,那就隻能有什麼看什麼了。

    華靜瑤忍不住拍拍三公主的小腦袋,說道:“前世你守了一輩子規矩,這一世你就放任自己,做讓自己快樂的事吧。”

    前世姐姐做了一輩子賢良淑女,可是到頭來卻被世人說成是毒婦妒婦,與其那樣,還不如不當這個淑女。

    所以那什麼二十四孝,隻是姐姐在做最後的掙紮。

    是繼續看話本子呢,還是改邪歸正去看二十四孝呢。

    既然書鋪裡冇有類似二十四孝這樣的話本子,那就隻能有什麼看什麼了。

    華靜瑤忍不住拍拍三公主的小腦袋,說道:“前世你守了一輩子規矩,這一世你就放任自己,做讓自己快樂的事吧。”

    前世姐姐做了一輩子賢良淑女,可是到頭來卻被世人說成是毒婦妒婦,與其那樣,還不如不當這個淑女。所以那什麼二十四孝,隻是姐姐在做最後的掙紮。

    是繼續看話本子呢,還是改邪歸正去看二十四孝呢。

    既然書鋪裡冇有類似二十四孝這樣的話本子,那就隻能有什麼看什麼了。

    華靜瑤忍不住拍拍三公主的小腦袋,說道:“前世你守了一輩子規矩,這一世你就放任自己,做讓自己快樂的事吧。”

    前世姐姐做了一輩子賢良淑女,可是到頭來卻被世人說成是毒婦妒婦,與其那樣,還不如不當這個淑女。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