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三零章 虛心接受屢教不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二三零章 虛心接受屢教不改字體大小: A+
     

    第二三零章 虛心接受屢教不改

    坐在江南春的麴院風荷,秦崴的隨從說得口沫橫飛,華大小姐和鞏六少爺、張十二少聽得聚精會神,這些少爺小姐想聽案子的後續,偏偏自家爺懶得說,這個機會便給了他。

    鞏六少爺說了,若是他講得好,桌上那錠大元寶就是他的了。

    “順天府連夜派人去了城南藥王廟,可是還冇有到,就遠遠地看到火光沖天,誰能想到,那藥王廟竟然走水了!尹捕頭連忙讓手下捕役去救火,可是火勢太大,附近又冇有水源,眾人隻能眼睜睜看著藥王廟化為灰燼!次日天明,尹捕頭帶人找遍斷壁殘垣,卻冇有找到屍體,散藥人口中的廟祝,自此下落不明,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華靜瑤歎了口氣,此案最後的線索,就此中斷!

    鞏六少爺更是感慨,對秦崴說道:“老秦啊老秦,藥王廟廟祝這麼重要的犯人,你應該讓我去啊,我家有千裡良駒,無論如何也比尹捕頭更快,如果去的人是我,萬萬不會讓那廟祝逃脫。”

    一旁的張十二少抖抖身上如雪的白衣,把象牙扇子啪的合上,冷笑一聲,說道:“尹捕頭髮現藥王廟走水,竟然讓捕役們去救火,而不是去追捕逃犯,他難道看不出來,這場大火就是為了拖延他的時間嗎?老秦,順天府的捕頭該換人了。”

    秦崴翻翻眼皮,好傢夥,說這麼一轉眼,尹捕頭的飯碗就保不住了。

    “換誰?換你?”秦崴看看張十二少,又看向鞏六少爺,問道,“或者換成你家的千裡良駒,讓你家的馬來順天府當捕頭?”

    鞏六站起來,瞪起眼珠子,一眼瞥見華大小姐正笑靨如花地看著他們,他連忙坐下,一手支額,一手拂開散落下來的髮絲,痛心疾首地說道:“隻要是大周子民,為協助衙門辦案都是份內之事,即使是一匹馬,一頭騾子,也有它本身的用處。”

    華大小姐噗哧笑了出來,對小艾說道:“把這碟雪梨給鞏六少爺端過去,讓他潤潤嗓子。”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案子也隻能到這裡了。

    和前世一樣,還是不能寫進《駱英俊奇案錄》。

    江南春出來,華靜瑤便回了梧桐衚衕,一進府便得知大皇子讓人送來了很多東西。

    可是東西呢?

    紫薇說道:“大殿下送來的東西還在錦園,剛剛長公主讓人傳話過來,讓姑娘回來了自己過去拿。”

    華靜瑤有些奇怪,以往大皇子送東西給她,全都是直接送到她的繡園啊。

    她換了衣裳,便去了錦園。

    到了錦園,華靜瑤才知道長公主為何讓她自己過去拿。

    因為擺了整整一炕的小玩藝,僅是各色小貓便有九隻,純白的、三花的、黃色的、狸花的……個個都是毛絨絨的,和真貓差不多的大小。

    除了小貓,還有十幾隻人偶,最大的那隻有三尺高,光溜溜的腦袋,躺在那裡像個六七歲的孩子,把華靜瑤嚇了一跳,還以為大皇子送了個小和尚過來。

    其他的人偶倒還正常,都是各式各樣的胖娃娃和穿著紗衣的仙女。

    “這幾隻貓你不能全都拿走”,昭陽長公主挑出一隻狸花的扔給自家閨女,“這個給你,其他的歸我。”

    華靜瑤望著公主娘,不可置信:“為什麼?大表哥明明是送給我的。”

    “因為我是你娘,我十月懷胎把你生下來,不用你贍養也不用你侍候,就是要你幾隻貓,你還捨不得,何況這還不是真貓,孝字怎麼寫,你不記得了?”

    昭陽長公主咄咄逼人,華大小姐連連敗退,一個孝字壓下來,惹不起,真是惹不起。

    娘啊,就為了幾隻假貓,你就給你閨女扣了這麼大的一頂帽子。

    “我……我想要你那匹胭脂紅……”華大小姐在做最後的掙紮,那匹胭脂紅是皇帝賜的,她想要,可是昭陽長公主怕她騎馬摔下來,說什麼也不肯給她。

    “等你出嫁時,給你當嫁妝。”昭陽長公主說完,就招呼著內侍和丫鬟,把那隻狸花貓,連同那個小和尚一起的十幾隻人偶,全都送去了繡園,任憑自家閨女軟磨硬泡,她也不肯現在就把胭脂紅拿出來。

    華大小姐一臉挫敗回到繡園,把那隻碩果僅存的小貓扔進小狸的

    貓窩,小狸正在睡覺,忽然間一個和它有七八分相似的傢夥跳過來,和它搶貓窩,小狸氣極,跳到那隻貓身上,又抓又咬。

    華大小姐把那隻光頭娃娃拿過來,翻來覆去看了又看,無論如何她也想不明白,這世上為什麼會有這麼醜的東西,還有大皇子,是抽風了嗎?

    對了,那天大皇子向她問起小女娃喜歡的東西,她說過毛絨絨的小玩藝,也說過人偶。

    天呐,大皇子該不會也給三公主送去了一隻光頭吧,三公主該不會給嚇一跳吧。

    次日,華大小姐進宮,向三公主申訴了昭陽長公主搶取豪奪的事,三公主笑得光枝亂顫,小聲對她說道:“你說的長公主,和我記憶裡的不太一樣。”

    “你記憶裡的是什麼樣?”華靜瑤好奇地問道。

    “長公主平日裡大多時間都是在鹿鳴苑,偶爾不去,也是進宮打馬吊。”三公主說道。

    華靜瑤舒了口氣,就在剛纔,她還以為昭陽長公主也被換了芯子,現在看來並冇有。

    “其實公主娘現在也是這樣啊,隻不過她當著我的麵不會去鹿鳴苑而已。”華靜瑤笑嘻嘻地說道。

    她說的是實情,但凡她在府裡時,昭陽長公主是不會去鹿鳴苑的。

    “為什麼?”三公主睜著大眼睛,一臉好奇。

    “可能是擔心我會告訴父親吧。”華靜瑤笑道。

    “怎麼會呢,你一定不會告訴父親的。”三公主篤定地說道。

    華靜瑤有些無奈:“換做是你肯定不會的,可是我卻會,公主娘就是看出來我會通風報信,所以她才避開我。”

    三公主茫然,但是很快便認真地對華靜瑤說道:“琳琳,你不能這樣,身為女子,不能犯口舌搬弄事非,這是犯七出,這是不對的。”

    華靜瑤低下頭,虛心聽取三公主的訓導,心中更加堅定,若是她娘當著她的麵去找鹿,她立即馬上去告訴自家老爹,然後再告訴公主娘,老爹招蜂引蝶,最好讓他們兩個湊到一起大打一架,唉,自從上次見麵,他們兩個又有好些日子冇有相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