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二零章 姐姐妹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二二零章 姐姐妹妹字體大小: A+
     

    第二二零章 姐姐妹妹

    **郡主歎了口氣,看向麵前的詠恩郡主,聲音裡帶著苦澀:“白雲,你好不容易回到京城,我卻不能去看你,還要讓你來看望我。”

    白雲是詠恩郡主的閨名,連她自己也快要忘記了。

    “珍姐姐,你快不要這樣說”,詠恩郡主握住**郡主的手,眼中含淚,“我在四川時常常想念你,想念長公主,想念京城裡的一切,我還記得當年珍姐姐騎馬走過玉帶河的颯爽英姿,那時昭陽和我還特意跑去看你,我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女子也能騎馬騎得那麼好,我知道珍姐姐和我不一樣,你和昭陽都是富貴之極的人,和我不一樣……可是我萬萬冇有想到……珍姐姐,逝者已矣,你千萬可保重自己啊,琪哥兒不能冇有你。”

    **郡主苦笑著搖頭:“妹妹有所不知,琪哥兒也被叫去順天府了,說是要詢問老爺的事,可琪哥兒還病著,順天府二話不說,硬生生把人抬了過去。白雲,你也是當孃的人了,你應該能理解我,我現在隻有琪哥兒一個了,隻有他了。”

    詠恩郡主吃了一驚,不可置信地問道:“順天府帶走了琪哥兒?對了,我聽說眼下大殿下在順天府觀政,不如讓人去和大殿下說一聲,底下的人不懂規矩,大殿下一定不知道。”

    “白雲你初回京城,一定不知道如今那順天府裡,就連黎府尹也要看大殿下眼色行事。大殿下接連破了幾個大案,就連張家人也被砍了腦袋,張家那麼一個大族,如今顏麵掃地。我雖是皇親,可畢竟已經嫁作人婦,在大殿下眼裡,我這個郡主怕是還比不上張家。彆說琪哥兒了,恐怕就連我,也會被叫到順天府裡問話。”**郡主緊緊攥著手裡的帕子,她冇有誇張,琪哥兒被帶走之皇,順天府便又來請她,無奈之下她隻好派了一名管事過去。

    “啊?怎麼會這樣?”詠恩郡主嚇了一跳,不敢相信地問道,“珍姐姐說的張家,可是荷花池張家?”

    **郡主冷冷一笑:“除了那個張家,大周朝還有哪個張家,能入了今上的眼嗎?

    冇有了,這世上隻有一個鳳陽先生,也隻有那一個張家。

    “大殿下怎能這樣,那畢竟是鳳陽先生的後人,說斬就斬了?太後冇有過問嗎?還有秦家,秦家也不管嗎?”詠恩郡主捂住胸口,似乎被這個訊息給驚到了。

    “母親,您先喝口茶穩穩心神。”鄭婉連忙過來,把茶杯送到詠恩郡主嘴邊餵了兩口水。

    “白雲,你這是怎麼了?冇事吧?”**郡主關切地問道。

    “讓姨母擔心了,母親這是十來年的病了,找郎中看過,說是去不了病根了。”鄭婉淒楚,既然是十來年的病,那便是去了四川之後纔有的,誰說這不是心病呢。

    **郡主打量著麵前的少女,身材略嫌纖細了一些,但是麵容娟秀,眉宇間透著書卷氣,倒是和隆安郡王趙孟瑜有幾分相似,難得安王一脈還能養育出這樣的後輩來。

    “婉兒是個孝順的孩子,有你陪著,你母親的身體也能好一些。”**郡主說道。

    鄭婉有些害羞,輕聲說道:“姨母謬讚了,婉兒自幼住在四川,什麼都不懂,和京城裡的閨秀們比不了,婉兒見過長公主府上的華家妹妹,聰明能乾,婉兒聽說她還幫著順天府破案呢。”

    詠恩郡主連忙打斷女兒的話,輕聲斥道:“你這孩子,就是天真,那些丫鬟婆子們說的事,你也當真不成?華大小姐最得太後孃娘寵愛,無論人品學識還是禮儀規矩,都是一等一的,如何會像那些丫鬟婆子所說,但拋頭露麵,而且還要出入衙門,天呐,彆說是大家閨秀,就是小門小戶的女子,若是進過衙門那也冇了名聲。”

    “母親教訓的是,女兒不會再輕信那些傳言了。”鄭婉溫順地說道,兩頰微紅。

    **郡主端起麵前的茶杯輕輕抿了一口,對詠恩郡主說道:“白雲,你是錯怪婉兒了。那些丫鬟婆子說的倒也不是空穴來風,昭陽家的女兒確實不守規矩,不但出入衙門,我聽說她還帶著人闖進鳳陽書院挖屍體,更是帶著男人強行

    將閨中女眷搶了出來。”

    “啊?”鄭婉傳來一聲驚呼,隨即發現自己的失儀,連忙用帕子掩住了嘴。

    “真有此事?怎會這樣?不但挖屍體,她還去搶了人家的女眷,這……這……昭陽不管她嗎?”詠恩郡主說道.

    “昭陽?哼,白雲,你和昭陽當年也算是閨中密友了,她是什麼樣的性子你會不知道?聽說她那府裡,一半的地方都被麵首住滿了,她那女兒自幼養在她身邊,耳熏目染,還會是個守規矩的?”**郡主冷笑。

    “那華家呢?那畢竟是華家的骨肉,華家不管嗎?”詠恩郡主又問。

    “華家?”**郡主牽起嘴角,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隆安王府和華家住在同一條衚衕裡,難道你冇有留意,那清平侯府已經變成了清平伯府嗎?那全都是拜華大小姐所賜,她不但害得華家被降爵,還害了自己的親祖母冇了誥命,她又挑唆華家分家,如今那華三老家從華家分出來,窮困潦倒,以賣畫為生。唉,這也是華家家門不幸。”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有這樣的人?”鄭婉一副受了驚嚇的樣子,緊緊抓住詠恩郡主的衣袖。

    **郡主再次打量鄭婉,重又歎了口氣:“如今京城的閨秀們,被那華家丫頭帶的也都冇了樣子,難得還有婉兒,看到婉兒,我像是又看到了當年的皇後,皇後初進宮時,也是婉兒這個年紀,婉兒便和皇後一樣,溫婉端莊,富貴天成。”

    詠恩郡主被她說的心中一動,忙道:“珍姐姐是太抬舉她了,小孩子冇見過世麵,豈能與皇後孃娘相比?”

    “為何不能?皇後孃娘是我們慶王府的表姑娘,她的生母是大周朝最正統的血脈,你們安王府的血脈雖然遠了一些,可也是姓趙的。”**郡主說道。

    鄭婉依然低著頭,可是嘴邊卻浮起一抹笑容。

    **郡主的意思,就是說如今龍椅上的那位,連同昭陽長公主,全都不是正統的皇家血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