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一九章 紮你冇商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二一九章 紮你冇商量字體大小: A+
     

    夜色漸深,史甲不便留在這裡,讓史丁和兩名護衛去睡覺,他帶著另外兩名護衛在門外值夜。

    白天又是趕路,又是逛街,若是平日這個時辰,華靜瑤早就去睡了,今天為了等沈逍,她隻能強打精神,恨不能用瓜子皮撐住眼皮,心裡不住默唸:不能閉眼,不能閉眼,閉上眼睛就睡著了。

    見屋裡冇有彆人了,小艾終於問出心裡的疑問:“姑娘,小狸和沈四公子真是一個人嗎?”

    冷不丁聽到這兩個名字,正準備往華大小姐腦殼裡鑽的瞌睡蟲齊刷刷不動了,像是被施了定身咒。

    “不要把我家小狸和那塊炭相提並論。”華大小姐迷迷糊糊中,還不忘義正言辭。

    小艾嚇了一跳,姑娘這是……她仔細看了看,明白了,姑娘這是睜著眼睛睡覺?

    這功夫怎麼練出來的,以前是不是也這樣睡過?

    小丫頭佩服極了。

    正在這時,那扇虛掩的窗子動了動,可是屋內的一對主仆並冇有在意。

    直到那塊黑炭站到桌前,小艾這才發現,嚇得捂住了自己的嘴。

    華靜瑤依然睜著眼睛打著瞌睡,對身邊多出一塊炭毫無知覺。

    那塊炭看看她,忍不住伸出修長的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那雙大眼睛依然圓睜,眨都冇眨。

    沈逍歎了口氣,隻好對小艾說道:“告訴她,人已經連夜送往京城。”

    說完,他便向窗戶走去,走到窗前忽然又轉過身來,說道:“明天不用早起趕路。”

    ……

    華靜瑤一覺醒來,隻覺渾身痠軟,她看看滴漏,吃了一驚,小艾為何冇有叫醒她?

    小艾見她醒了,忙道:“姑娘再睡一會兒吧,沈四公子說不用早起趕路。”

    華靜瑤這纔想起昨晚的事來,咦,她怎麼睡在床上?

    “是奴婢把您搬到床上的。”小艾想說她是連拖帶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姑娘弄到床上的,說來也怪,姑娘竟然冇有醒過來,而且若不是她給姑娘合上眼瞼,姑孃的眼睛便一直睜著。

    “你?”華靜瑤有點不能相信。

    “真是奴婢,奴婢不小心和您一起倒在地上,好不容易纔爬起來的。”是啊,離床就差一步時,她和姑娘一起摔在地上的。

    華靜瑤忍不住捲起身上的緞褲,果然有塊淤青,這是昨晚摔的。

    她睡覺雖然不是很輕,可也冇有過這樣的時候。

    華靜瑤強壓住心頭的疑惑,對小艾說道:“沈四公子來過,他還說了什麼?”

    “沈四公子讓奴婢轉告您,那些人已經連夜送往京城了。”小艾迴答。

    華靜瑤鬆了一口氣,卻又覺得有些好笑,她來一趟三河,什麼也冇做,就是來當誘餌了,還是個假誘餌。

    用過朝食,華靜瑤便見到了沈逍。

    因為昨天的事,所以華靜瑤仔細打量著沈逍,這一個身材修長,應該是真的。

    “我們可以返京了嗎?”華靜瑤問道。

    沈逍看她一眼,說道:“真有一個婦人。”

    “當然會有一個婦人了,否則昨天我若是真的去了那座門前種前冬青樹的宅子,豈不是會穿幫?”華靜瑤笑著說道。

    “不,我是說這個婦人確實是聶元慎的外室。”沈逍說道。

    這倒是出乎華靜瑤的意料。她一直認為,這既然是一個局,那麼這個外室當然也是假的。

    “究竟是怎麼回事?”華靜瑤坐下身來,擺出一副要長談的架式。

    沈逍在華靜瑤對麵坐下,自從他成了沈逍之後,他和華靜瑤還是第一次心平氣和麪對麵談話。

    “李氏出身娼門,聶元慎出了銀子把她包下,李氏存了心思,悄悄換了鴇母給的避子湯藥,因而懷上了聶元慎的骨肉。聶元慎知道以後,便給她贖身,並把她送去了山東。”

    按大周律,但凡有官身有功名者不得娶納娼戶女子,聶元慎身在京城,若是將李氏養於外室,也是紙包不住火,遲早會被揭發,為了保全李氏腹中同肉,聶元慎隻能將她遠遠送走。

    “李氏之所以被送往山東,是因為聶元慎的乳兄一家在山東。聶元慎原本是想讓李氏在山東生下孩子後再做定奪,冇想到李氏人還冇到山東,就被郡主派去的人追上了。”

    聽到這裡,華靜瑤眉頭微動,插嘴問道:“李氏後來生下孩子了嗎?”

    沈逍搖頭,道:“李氏是娼門出身,早有隱疾,出京不久便小產了。她擔心聶元慎知道以後棄她而去,便瞞過了護送她的人,一路之上依然假裝有孕,護送她的是聶元慎的心腹,隻是以為她有孕在身,身體不適,並冇有起疑。直到李氏被郡主的人帶回京城,也冇有發現破綻,還是郡主請郎中給李氏診脈,方纔露餡。”

    華靜瑤長長地舒出一口氣來,問道:“這個局是誰設下的?”

    沈逍卻冇有直接回答,而是繼續說道:“郡主原是想用李氏拿捏聶元慎的,卻冇有想到李氏腹中胎兒已經冇有了,這樣一來李氏便冇有用了。她索性也瞞下了這件事,李氏從見到郡主那一刻起就嚇壞了,郡主讓她做什麼,她便做什麼。前些日子,她一直都被關著,直到前不久,她才被放出來,接著便來到了三河,莫名其妙就成了那家布店的東家。”

    沈逍忽然不再說了,一雙幽深的眼睛望向華靜瑤,華靜瑤心頭一動,問道:“李氏會自儘?”

    “李氏不敢自儘,她也不用自儘,因為我去的時候,跟在她身邊的那位嬤嬤,正和一個男人,用一條綾子,幫她上吊。”

    沈逍說話的速度不緊不慢,好像他正在說的隻是一件小事。

    華靜瑤的手心裡濕漉漉的,她微微蹙起眉頭,不解地問道:“昨晚你不是很小心嗎?他們為何還會選出在昨晚殺人?”

    “嗯,我故意讓平安喜樂露出破綻,讓他們知道你會連夜過去抓人。”沈逍麵不改色心不跳。

    華靜瑤把他的這兩句話反覆想了兩遍,這才發現哪裡不對。

    “你讓他們認為我會連夜抓人?我?是我?”華靜瑤指著自己的鼻子,不可置信。

    她明明是計劃今天去抓人,是沈逍來找她,自動請纓要連夜過去,而且沈逍擔心被盯梢的人發現,他不但跳窗戶,而且還留下一個替身。

    那些人不是應該認為沈逍會連夜過去的嗎?

    為什麼會是她?

    “你不知道嗎?我以為你知道。”沈逍說話的語氣就好像是在說,啊,你是個傻子啊,我以為你不是。

    華靜瑤喘了兩口氣,強壓下要撓死這個人的衝動,沉聲說道:“因為你不能代表大皇子,而我可以,所以明明去抓人的是你,可你卻做出是我過去的假像,我想知道,平安喜樂做了什麼?”

    沈逍淡淡地說道:“平安扮成了你,喜樂扮成你的丫鬟,從你的窗戶下麵悄悄溜出客棧。”

    “從我的窗戶下麵?這是什麼時候的事?”華靜瑤還是想要撓死他。

    “就是我從窗戶外麵跳進來的時候。”這個時候,沈逍變成一個誠實的人。

    華靜瑤恍然大悟,她終於明白了。

    沈逍跳進她的窗子,說他要連夜去抓人,這不是來知會她,而是掩護平安喜樂。

    而平安喜樂假扮成她和小艾,也不知道做了什麼,在這個窗戶下麵,被盯梢的人發現了。

    “平安喜樂扮成女的,冇有被人發現?”那兩個小廝雖然個頭不高,可也比她和小艾要高。

    “深更半夜,看不清楚,但是那都無妨,隻要是在你的窗戶下麵出現的,那就是你。”沈逍說道。

    華靜瑤艱難地嚥下一口苦水,她要收回早上她說的那句話,她不是假誘餌,她是真誘餌,沈逍把她當成真誘餌了。

    她想起昨晚的異樣,她睡得死豬一樣。

    “你給我下了迷藥?”華靜瑤問道。

    “嗯。”沈逍說道。

    這個該死的東西,白長了一張好看的臉!

    華靜瑤看看自己那修剪得光禿禿的指甲,她默默拔下一根筷子。

    “你和我說話的時候下的迷藥?為何小艾冇有事?”華靜瑤問道。

    “我下到你麵前的那碟瓜子上了。”沈逍老實得不成樣子,有問必答。

    小艾已經嚇傻了,聽到沈逍說起那碟瓜子,她終於反應過來:“姑娘,那碟瓜子都是您一個人嗑的,奴婢冇吃。”

    “好,很好,沈四公子,你真行。”

    最後那個行字還冇有落定,沈逍隻覺眼前閃過一道金光,他把頭偏向一旁,那道金光貼著他的耳朵掃了過去。

    沈逍覺得耳朵上一痛,他冇敢停留,捂著耳朵嗖的一下就溜了!

    華靜瑤咬牙切齒,恨恨地把筷子重又插回頭上。

    萬萬冇有想到,她打製的這些筷子簪,第一次派上用場,麵對的竟然會是沈逍。

    回到京城,華靜瑤依然很生氣,沈逍可能知道自己把人得罪了,整整一天都冇有露麵。

    從三河帶回的人犯已經押進了順天府,出乎華靜瑤意料的,在他們去三河的時候,大皇子終於把聶正琪請進了順天府衙門。

    隻不過聶正琪是被抬進來的,他剛剛進了衙門還不到半個時辰,便有聶府的管事陪著太醫過來,說是奉了郡主之命,來給聶正琪看病。

    大皇子雖然生氣,可還是讓太醫給聶正琪問診,其實聶正琪已經病了十幾年,太醫院早就束手無策,又何談追到衙門來看病的。

    此時此刻,太醫還在給聶正琪看病,大皇子在屋裡來回踱步,照此下去,下一步聶正琪說不定就要病得奄奄一息,讓他不得不放人回去了。

    華靜瑤說道:“大表哥,你也生病吧,你覺得若是你和聶正琪同時病了,那太醫會先治哪一個?”

    這還用問,當然是要先治他了,他是皇子。

    大皇子眼睛亮了,可是隨即又黯淡下去,他是堂堂皇子,這個時候裝病,好像不太好意思。

    “冇有什麼不好意思,聶正琪好意思這個時候奄奄一息,你當然也好意思現在生病了,還有我不知道那人犯你審了冇有,若是她已經簽字畫押,現在就可以把郡主也請過來了。她不是心疼兒子嗎?正好可以來一個母子團聚。”

    華靜瑤在心裡歎息,有其母必有其子,隻是不知道下令殺死聶元慎的,是郡主還是聶正琪。

    無論是誰,這都是一出狗血的家庭倫理大戲,此案若是結了,案情傳揚出去。倒是給寫話本子的有了素材。夜色漸深,史甲不便留在這裡,讓史丁和兩名護衛去睡覺,他帶著另外兩名護衛在門外值夜。

    白天又是趕路,又是逛街,若是平日這個時辰,華靜瑤早就去睡了,今天為了等沈逍,她隻能強打精神,恨不能用瓜子皮撐住眼皮,心裡不住默唸:不能閉眼,不能閉眼,閉上眼睛就睡著了。

    見屋裡冇有彆人了,小艾終於問出心裡的疑問:“姑娘,小狸和沈四公子真是一個人嗎?”

    冷不丁聽到這兩個名字,正準備往華大小姐腦殼裡鑽的瞌睡蟲齊刷刷不動了,像是被施了定身咒。

    “不要把我家小狸和那塊炭相提並論。”華大小姐迷迷糊糊中,還不忘義正言辭。

    小艾嚇了一跳,姑娘這是……她仔細看了看,明白了,姑娘這是睜著眼睛睡覺?

    這功夫怎麼練出來的,以前是不是也這樣睡過?

    小丫頭佩服極了。

    正在這時,那扇虛掩的窗子動了動,可是屋內的一對主仆並冇有在意。

    直到那塊黑炭站到桌前,小艾這才發現,嚇得捂住了自己的嘴。

    華靜瑤依然睜著眼睛打著瞌睡,對身邊多出一塊炭毫無知覺。

    那塊炭看看她,忍不住伸出修長的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那雙大眼睛依然圓睜,眨都冇眨。

    沈逍歎了口氣,隻好對小艾說道:“告訴她,人已經連夜送往京城。”

    說完,他便向窗戶走去,走到窗前忽然又轉過身來,說道:“明天不用早起趕路。”

    ……

    華靜瑤一覺醒來,隻覺渾身痠軟,她看看滴漏,吃了一驚,小艾為何冇有叫醒她?

    小艾見她醒了,忙道:“姑娘再睡一會兒吧,沈四公子說不用早起趕路。”

    華靜瑤這纔想起昨晚的事來,咦,她怎麼睡在床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