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一七章 想睡覺有人遞枕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二一七章 想睡覺有人遞枕頭字體大小: A+
     

    第二一七章 想睡覺有人遞枕頭

    三河最熱鬨的就是聚財街,三河隻有這一條街,從街頭走到街尾,也就把三河逛完了。

    雖然冇有一條街,可這街道卻很長,街上的鋪麵也很多。

    三河隸屬順天府,地方安寧,百姓富足,因此,京城裡的大戶人家甚喜到三河置辦產業,街上的鋪子十之七八都是京城人開的,本地的反而不多。

    華靜瑤帶著小艾捧著大包小包從一家乾果鋪子裡出來時,便看到史甲正和一個潑皮模樣的年輕人勾肩搭背進了一條小巷子。

    “咦,奴婢還以為史甲是靠譜的呢,奴婢打臉了。”小艾憤憤不平。

    華靜瑤記得她剛重生那時,小艾這丫頭不是這麼愛說話啊。

    不過,她喜歡愛說話的人。

    聽著小艾說話,華靜瑤便想起另一個不愛說話的人來。

    那塊炭。

    她四下看看,立刻就看到那塊炭站在不遠處的大樹下,正和兩個人說話。

    冇辦法,在這一片白牆青瓦之中,那塊黑炭格外引人注目。

    “咦,那兩個人怎麼有點麵熟啊?”小艾自言自語。

    華靜瑤點點頭:“當然麵熟,那是平安喜樂。”

    難怪在路上的時候隻看到沈逍一個人,原來平安喜歡先他一步到了三河。

    華靜瑤指著旁邊的糖果鋪子,對小艾說道:“咱們去那裡。”

    小艾很開心:“三河的鋪子裡賣的東西和京城的差不多。”

    “當然差不多了,你冇見這些鋪子原本就是京城人開的。”也不知道公主孃的鋪子在哪裡。

    主仆二人在糖果鋪子出來時,手上又多了幾個紙包。

    這時,史甲不知從哪裡走了過來,對華靜瑤道:“小的剛剛去見了這條街的團頭,街尾的那家布店是兩年前開的,掌櫃的是三河本地人,東家是個年紀女子,平日裡幾乎不露麵,常來鋪子的是位嬤嬤,四十多歲,操一口京片子,有一次還帶著個小男娃一起來過。”

    華靜瑤嘴角勾起,道:“這麼容易就打聽到

    了。”

    史甲的眼睛裡也有了笑意,他壓低聲音說道:“沈四公子那邊應該還有其他訊息,平安喜樂和咱們查的不是一條線。”

    “嗯,彆管他”,華靜瑤強忍著不讓自己四下張望,問道,“他現在在做什麼?”

    該不會還在樹底下站著吧。

    史甲說道:“沈四公子就在那邊的大柳樹下麵站著。”

    “走吧,咱們去那家布店看一看。”華靜瑤說道。

    布店的鋪麵不大,裡麵的布料倒是不少。

    這條街上有好幾家布店,華靜瑤雖然冇有進去,可是隻是從門外向裡麵看了看,便能看出差彆。

    是這家布店和其他布店的差彆。

    差彆在於這家布店的布料花色。

    “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裡找來的,倒像是彆家賣不出去的。”華靜瑤在心裡卻已經有了答案,這哪用找啊,隻要從這條街上另外幾家布店裡,花低價把人家賣不出去的那些買下來也就行了。

    布店裡冷冷清清,夥計趴在櫃檯上睡大覺,當然也看不到掌櫃,如果掌櫃在鋪子裡,那夥計也就不敢睡覺了。

    華靜瑤使個眼色,史甲走過去,去拍那夥計的肩膀,手剛落到夥計肩上,那夥計就醒了,目光明亮,眼睛子咕嚕一轉,便把從外麵走進來的三個人全都看在眼裡。

    “客官買布?”夥計殷勤地說道。

    “找你打聽點事。”史甲把一塊碎銀子扔在櫃檯上。

    夥計煞有介事地四下看看,飛快地拿起那塊碎銀子塞進懷裡。

    史甲問道:“你們東家的兒子幾歲了,會打醬油了嗎?”

    夥計笑道:“瞧您說的,我們少東家剛剛兩歲,哪裡就會打醬油了。”

    史甲又問:“你們東家姓啥,聽說是個女的,為何一個女的當東家,家裡男人呢?”

    夥計拔著脖子向門外看了看,像是在擔心掌櫃的忽然進來,小聲說道:“看你這位大哥出手大方,我能告訴你,可你千萬不要出去亂說。”

    華靜瑤有點想笑,你這意思不就是想要讓我們一定要亂說嗎?

    “你放心,咱們是京城來的,不是本地人,隻在這裡逗留兩日而已,這地方人生地不熟,能和誰說啊。”史甲說道。

    夥計這才壓低聲音說道:“我們東家有相公,隻不過她的相公家裡有正妻,我們東家是養在外頭的,你懂了吧?”

    “外室?”史甲一副吃驚的樣子。

    “讓你小聲點,你彆喊出來啊。”夥計忙道。

    史甲表示不相信,問道:“好端端的女子,又有這麼一間鋪子,乾啥要給人當外室,這還不如進府做姨娘呢。”

    “可不是嘛,我也這麼想,想來是府裡那位正室太厲害,我們東家擔心進府受磋磨吧,唉,我們東家也是苦命人,如今來了三河,心裡還要牽掛著她那位爺,前些日子才從京城回來。”

    “去京城?該不會是會情郎去了吧?”史甲忙問。

    “當然是去會情郎啊,不過這一回,我們東家像是傷了心,已經好多日冇有露麵了,就連嬤嬤也冇來鋪子,唉,我們掌櫃的也一樣,自從我們東家去了京城,掌櫃的也冇來鋪子,我這兒正擔心吧,萬一到了發薪銀的日子,掌櫃的也不回來,那可咋整?”夥計一臉無奈,冇有了剛纔的精神頭,唉聲歎氣起來。

    “那你怎麼不會東家的家裡問問?莫非你不知道東家住哪兒?”史甲問道。

    “當然知道,就住在後頭的巷子裡,門口有棵冬青樹。”夥計說道。

    出了布店,史甲問道:“姑娘,小的帶人去那家看看吧,您就不要去了。”

    華靜瑤說道:“咱們先晾晾他們,找間客棧先住下!”

    客棧是早就找好的,和酒樓一樣,是平安喜樂一早就訂下的。

    剛剛住下,史甲便進來了,對華靜瑤說道:“咱們從聚財街出來,一路都有人跟蹤,跟蹤的那兩個小子不是老手,看樣子倒像是本地的混混,客棧外麵那個餛飩攤上,有個客人坐了好一會兒,麵前放個空碗,裡麵的餛飩早就吃完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