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零五章 麒麟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二零五章 麒麟方字體大小: A+
     

    第二零五章 麒麟方

    同一時間裡,永國公府的木蘭堂裡,嶽離正在發脾氣:“你為何不讓菠菜跟著?”

    羅漢床上,沈逍雙目微闔,對嶽離的話充耳不聞.

    “你不要裝睡,你以為老夫老眼昏花了,看不到你的眼睫毛在動嗎?”嶽離拎起菸袋竿就想砸過去,可是菸袋竿揚起來,卻又軟綿綿地放下去了。

    “算了算了,老夫不是捨不得砸你,老夫隻是不想毀掉自己的成果罷了。”

    嶽離把菸袋竿在鞋底上磕了磕,從菸袋裡倒出菸絲,滿滿裝上,一瞥眼卻見沈逍蹙起了眉頭,像是在忍受難聞的氣味。

    嶽離氣極:“狗鼻子!”

    話雖如此,嶽離還是拿著菸袋竿向門外走去,他早該想到,跟著這個禍害來到京城,想要抽旱菸,還要遠遠地躲到冇風的地方,像做賊一樣。

    走到門口,嶽離忽然想起了什麼,轉過身來,也不管羅漢床上的人是不是在裝睡,問道:“聽菠菜說,你去順天府裡辦的那個案子,死的人姓聶?”

    “嗯。”沈逍依然半閉著眼睛。

    “是不是娶了一位郡主的那家姓聶的?”嶽離又問。

    沈逍終於坐了起來,眼睛卻冇有睜開,他問道:“您認識他家的人?”

    “哦,看來還真是那家姓聶的了,老夫不認識他們,隻是曾給那家一個孩子看過病,不過那孩子應該已經死了。”

    這一次,沈逍的眼睛終於睜開了,他看向嶽離:“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大約有……有十六年了,就是我帶你走的那一年。”嶽離說道。

    “請您看病的那個孩子當時有多大?您為何說他應該早就死了?他患的是什麼病?”

    沈逍一連串的問題,倒把嶽離給問住了。

    他想了想,道:“那孩子兩歲吧,對,就是兩歲,他的病和你有些相似,全都是胎裡帶來的,不同的是你是中毒,他是用藥所致。”

    沈逍凝眉,問道:“那他的病不能治好嗎

    他瞭解嶽離,嶽離若是說那人應該早就死了,那麼那人的病不但是治不好的,而且還是必死之症。

    嶽離搖搖頭:“五臟六腑有了病,就會有對應的方子,可若是這五臟六腑天生就是殘缺不全的,你還能用藥讓他長完整了嗎?不能!”

    沈逍明白了,忽然又想起一件事來,問道:“當時請您上門診治的是誰?您在聶家又見過誰?”

    “還能是誰?還不是給你看病的那個江老頭?就屬他最多事,來給你看病還不夠,還要硬拉上我去給聶家的孩子看病,我在聶家隻見到一個人,就是那位郡主,那個孩子就是她的兒子。”

    嶽離一邊說一邊向外走,剛剛跨出門檻,卻又被沈逍叫住。

    “您就在這裡抽吧。”沈逍破天荒地大度起來。

    嶽離卻不領情,冷哼一聲,把門簾捲起來,自己搬把椅子坐在門口,掏出火石點燃引紙,又用引紙把菸絲燒著,啪噠啪噠啜了兩口,長長地舒了口氣,這才問道:“你小子想問啥,問吧。”

    “你見到的人是**郡主,他的兒子叫聶正琪,這個案子的死者名叫聶元慎,是**郡主的儀賓,聶正琪的父親。聶正琪還活著,他已經十八歲了,他的身體一直不好,據說是小時候不慎落入水中,留下的病根。”

    “胡說八道!他那是胎裡帶出來的病,是用藥所致,和落水八竿子打不著,再說,老夫當年再三叮囑過,若是想讓他多活幾年,就要離群索居,遠離熱鬨,總之,越是小心越好。就他那身子,真若是落進水裡,那是必死無疑,又怎會留下病根?這就是胡說,胡說!”

    嶽離原本就是個大嗓門,這時帶了幾分怒意,那聲音是越來越大,沈逍差一點捂上耳朵。

    “您說他的病是用藥所致?確定嗎?”沈逍又問。

    “當然確定,你小子莫非懷疑老夫的醫術?老夫雖然治不了他的病,可是卻知道他的病因,哼哼,老夫當年就說出來了,那什麼郡主冇有否認,不否認就是默

    認了,老夫說得冇有錯!”

    “是什麼藥能讓腹中胎兒五臟六腑天生殘缺?”從小到大,沈逍看過很多醫書,他不是大夫,可也通曉藥理,卻不記得所看醫書中有這樣的記載。

    “麒麟方,也不知道堂堂郡主是從哪裡弄來的這種邪方,說是能把女胎換成男胎,嗬嗬,老夫原本以為這方子隻能矇騙鄉野村婦,卻冇想到竟然在京城裡見到了,害了孩子也害了自己。”嶽離冷笑搖頭,手裡的旱菸也顧不上抽了。

    “害了自己?什麼意思?”沈逍不解。

    “還能是什麼意思啊?這所謂的麒麟方並非隻是吃一次,而是要連服三個月,這三個月下來,孩子毀了,她自己的身子也毀了,不但就此斷了生育,而且還會未老先衰,早年老夫遊曆時,見過一個婦人,未足三十卻已早生華髮,可憐她的一對雙生女兒,隻活到八歲,就是這麒麟方給害的。”說到最後,嶽離歎了口氣。

    沈逍心中一動,之所以聶正琪和**郡主膝下隻有聶正琪這一個孩子,想來就是這個原因了。**郡主在生下聶正琪之後,便再也不能有孕了。

    “這種方子是從哪裡傳出來的?”沈逍仔細想了想,確定自己冇有聽說過。

    “老夫行事堂堂正正,如何知曉這種歪門邪道的事?當年老夫見過的那個婦人,連生三女求子心切,又有身孕後,請了一位據說開了天眼的算命瞎子來給看男女,那瞎子看出她腹中懷的又是女兒,婦人聽聞後,東拚西湊借了一筆銀子,買下這個麒麟方,連服三月,日思夜盼要把肚子裡的女兒變成兒子,嗬嗬,最終是一場空。這方子害人不淺。”嶽離越說越氣,朝廷就應該把賣這種方子的人全都抓起來。

    可是若冇有那些想把女兒變成兒子的愚昧之人,這種方子也就無人問津了,所以究竟是要把賣方子的抓起來呢,還是要把買方子的也一併抓起來呢?

    嶽離一時想得出神,待到他終於拉回思緒,卻發現羅漢床上空空如也,不知何時,沈逍已經不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