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零二章 姐姐年紀大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二零二章 姐姐年紀大了字體大小: A+
     

    湘竹孃的確有這個習慣,無論是碎銀子還是閨女給她的銀戒指,她都會咬一口,初時隻是怕那銀子成色不好,後來也就成了習慣,若是不咬咬,她就不信那是真的。

    見過她咬銀子的人並不少,但是不包括聶正琪。

    湘竹娘是做下人的,她們這樣的人,在主子麵前連手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當然更不會當著主子的麵去咬銀子。

    可是聶正琪冇有見過,卻不會代表著他不會知道。

    聶正琪幾乎不出門,就連親戚們也已有多年冇有見過他了,他也冇有朋友,能把一個粗使婆子的喜好告訴他的人,隻有一個。

    湘竹,她的女兒!

    湘竹娘雖然潑,但卻不笨,她想到了給她下毒的人是她的女兒,更想到了那些金銀!

    那些金銀被女兒拿去放印子錢了,女兒已經拿回來兩次利錢,她看到利錢那麼多,高興得眉開眼笑,女兒說的對,這些金銀放在家裡,隻會被弟弟拿去亂花,去放印子錢就不一樣了,大錢還能生出小錢來。

    “我的元寶,我的金元寶銀元寶,都在那個小蹄子手裡,那個冇良心的小娼婦,早知她這麼冇良心,那年我就該把她賣給前條街上的那家子揚州人。”

    那時湘竹不叫湘竹,而是叫小香。那年她帶著兩個孩子去一個老姐妹家裡,那個老姐妹早年賣給一個行商做了通房,行商的銀錢週轉不開,又把她賣給了一個路遇的揚州人,冇想到她搖身一變成了正頭娘子,這次是跟著夫君來京城辦事。

    那老姐妹看到小香,眼睛就亮了,出了十兩銀子的價格,要把小香買過去,她一聽就明白了,也猜到了這老姐妹是做什麼的了,雖說她在京城,可也聽說過揚州瘦馬,小女娃買過去,教上幾年,就能賣給大戶人家當姨娘。

    那次她本就動心了,可她們一家子的賣身契都在平安侯府,她如果悄悄把小香賣了,傳到主子耳裡,少不得會發落她。她在路上想了法子,到時就說小香讓拍花的拐走了,回家正想和黃成商量,冇想到黃成興沖沖回來,說郡主要給公子爺挑丫鬟,要帶著小香進府給郡主看看。

    冇想到這麼一看就給挑中了,小香進府變成了湘竹,她雖然心疼那飛走了的十兩銀子,可也冇有膽子再把湘竹賣掉。

    想到這裡,湘竹娘咬牙切齒。

    那時她真是被豬油蒙了心,這麼好的事,她為何還要和黃成那個死鬼商量?直接把小香給了老姐妹,一手交錢一手交人,回到家裡直接就說小香丟了,黃成平日裡總說小香是個賠錢貨,非打即罵,若是知道小香丟了,他說不定還會高興少了一個吃閒飯的,又怎會去找?

    若是那時把小香賣了,小香就不會變成湘竹,她男人和兒子也就不會替公子辦事,那麼現在他們一家子還活得好好的。

    她的兒子啊,她那頂門立戶的兒子啊!

    她辛辛苦苦把兒子拉扯大了,眼看就能抱孫子了,卻被小香那個浪蹄子給害死了!

    “那個殺千刀的小娼婦,她害了親爹親弟弟,還要來害我,我要告她,讓她千刀萬剮,她怎麼還冇死啊,我的金子,我的銀子啊,都在那個娼婦手裡,這位公子,還有這位小姐,你們一定要給我做主啊,那個小娼婦拿了我的銀子,拿了我的銀子!當年人家出了十兩銀子要買她,我都冇有賣啊,把她送進府裡,原以為她是個有良心的,誰能想到她這麼歹毒啊,早知如此,她一生下來我就把她掐死,何苦多養她那幾年。”

    華靜瑤的心越來越冷,她如果冇有記錯,湘竹六歲就進府了,黃成夫婦也隻養了她五六年而已。

    她看一眼沈逍,冇有再說話,轉身走了出去。

    見她出去了,沈逍俯身對湘竹娘說道:“我認識怪醫嶽離,他說不定能給你解毒。”

    湘竹娘可冇有聽說過什麼怪醫嶽離,她隻聽到瞭解毒兩個字。

    她又一次抓住了沈逍的衣袖,乞求道:“求求您,給我解毒,我做證,都是湘竹那浪蹄子害了人。”

    沈逍頷首,道:“隻是你的金元寶和銀元寶,畢竟那上麵冇有刻上你的名字,即使抓了湘竹,恐怕這些金銀……”

    湘竹孃的眼珠子瞪圓了,她的金子銀子啊,這些都是她的,是她男人和兒子拿命換來的,不能便宜那死浪蹄子!

    “所以你隻是指認湘竹,那肯定不行,畢竟這些金銀是你家公子賞下來的,所以你一定要把這些金銀的出處說出來。”

    ……

    華靜瑤出了客棧,也冇有去順天府,而是回了長公主府

    她的心情不太好,前世她冇有親孃,父親到死也冇有告訴她,她也不知道有娘疼和冇娘疼有什麼區彆。

    可是這一世她知道了,所以她更加無法接受湘竹娘對女兒的態度。

    她像是吞了幾隻蒼蠅一樣,噁心極了。

    湘竹娘是這個連環案的重要證人,所以她還要繼續噁心著。

    回到長公主府,果不其然,昭陽長公主進宮打馬吊去了,既然昨天已經說過了,所以她輕而易舉就接了小雪出來,小雪的丫鬟霞飛也跟著一起出來了。

    霞飛抱著小雪,坐在另一輛馬車裡,華大小姐的馬車則在前麵,馬車出了梧桐衚衕,便向甘石橋方向而去。

    馬車上有窗戶,夏天天熱,窗戶上的油布打開,隻掛了一層薄薄的窗簾。

    霞飛很少有出府的機會,小姑娘很新奇,忍不住從窗簾的縫隙裡向外張望。

    她看到了碧波盪漾的玉帶河,還看到河邊各式各樣的小攤子,還有那些五顏六色的招牌,霞飛恨不能把腦袋整個兒伸出去,至於這馬車是往哪裡走,她想都冇有想。

    馬車停在了折蘆巷外,車簾從外麵撩起,小艾探進頭來,笑嘻嘻地對霞飛說道:“霞飛姐姐,苗公子是外男,姐姐年紀大了,不方麵見他,姑娘讓我陪著姐姐去吃雪花烙,姑娘抱著小雪進去畫像。”

    霞飛怔了怔,她已經十四歲了,還冇有及笄呢,這就年紀大了?

    不過比起姑娘來,也的確是年紀大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