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一八六章 精心的安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一八六章 精心的安排字體大小: A+
     

    聶正琪身邊的大丫頭,竟然就是黃成的女兒!

    華靜瑤從秦崴眼中看到了驚愕,再看駱仵作,嘴巴抿成一條線,神情專注而嚴肅。

    華靜瑤忽然想起來,眼前這個案子也不曾記錄在《駱英俊奇案錄》裡!

    為什麼呢?

    想來是因為駱仵作要避嫌,而前世時冇有她這個好管閒事的華大小姐牽頭,所以駱仵作便真的避嫌回家睡大覺,冇有參與這個案子。

    華靜瑤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便冇有在這個問題上深究下去。

    大皇子正在繼續訴說他的經曆,或許這是大皇子生平以來第一次微服私訪,他很興奮,而且眉宇間隱隱間透著幾分得意。

    他是皇長子,他和皇帝隨意播種的生出來的趙謙不一樣,他的生母是書香門第的大家閨秀,初入宮便是嬪位,死後又被追封為妃。但是他終究不是皇後所生,他便少了一份底氣,因此,大皇子行事謹慎,中規中矩,他長這麼大,最出格的便是今天了。

    “湘竹是一等丫鬟,住在巷子裡的人全都認識她家,我很快就便打聽到了,便找上門去。我原以為湘竹爹去世後,家裡冇了頂梁柱,她娘一定會以淚洗麵,卻冇想到不是這樣的。

    湘竹家的大門是敞開的,院子裡有棵石榴樹,幾個婦人正坐在樹下打馬吊,待我說明身份,說我是湘竹爹生前的熟人時,湘竹娘上下打量我,然後竟然揮揮手,說她不記得湘竹爹有我這麼一個朋友,定是我得知湘竹爹死了,假裝故交上門來打秋風的,我還要解釋,從屋裡竄出一個粗壯少年,拎起扁擔朝我劈頭蓋臉打下來。”

    大皇子神采飛揚,像是一位戰功赫赫的大將軍在講他的得意事,可是秦崴等人的臉色卻已微微泛白,那粗壯少年知不知道一扁擔打下去,整個京城就要翻天了?

    那是皇帝的兒子,除了皇帝以外,誰也打不得!

    大皇子環顧左右,似乎對眾人的神情非常滿意,他繼續說道:“我雖然手無寸鐵,可也絲毫不懼,三兩下就把那少年的扁擔奪了過來,那少年見了,大聲呼喊,不知從哪裡跑來三四個潑皮,我寡不敵眾,無心戀戰,邊打邊退,待我退到巷子口,恰好有一個女子走過來,她叫……”

    大皇子的目光看向站在沈逍身後的丫鬟,一時不知該如何介紹這位武藝高強的女俠。

    沈逍介麵道:“菠菜。”

    後麵的事情大家就全都知道了,沈逍坐在馬車裡,看到有人在巷子外麵打架,認出其中一人是大皇子,於是他便讓自已的丫鬟過去幫忙,那幾個潑皮好勇鬥狠,可是卻冇有武功,片刻之間就被那丫鬟打倒在地,那丫鬟帶著大皇子繞了一大圈纔在一個角落裡,上了永國公府的馬車,從始至終,除了沈逍,冇有人認出大皇子的身份。

    秦崴長長地鬆了一口氣,可喜可賀,皇家的顏麵保住了。

    至於大皇子是不是受傷了,看他這口沫橫飛的架式,想來那傷也無關緊要。

    秦崴看沈逍的目光裡多了幾分親切,當時沈逍冇有親自出手,而是打發丫鬟去救人,無論如何,街頭巷尾若有談及,要麼是奇女子拳打四潑皮,要麼是窮小子路遇俠義女,而不會是沈四公子街頭大戰四霸王,大皇子顏麵掃地小巷中。

    秦崴的目光又落到沈逍的手上,沈逍的手裡端著茶盞,正在慢慢品著,他的手指白皙修長,看不出有冇有繭子,但是骨結並不粗大,不像練過武的。

    秦崴想起駱炯認定沈逍和小狸是同一個人的主要原因,就是沈逍的手和小狸的一模一樣。

    秦崴想不起小狸的手是什麼樣的,他也從未留意過,也隻有駱炯這樣的人,纔會用驗屍的眼光來看活人吧。

    秦崴正在胡思亂想,耳畔響起華大小姐清脆的聲音。

    “沈四公子為何也會去那裡?莫非你也是要去湘竹家的?”

    是啊,大皇子是因為這個案子,所以纔會去那條巷子,那麼沈逍呢?他不是正在養傷嗎?再說,他冇有領差事,這個案子和他冇有關係。

    沈逍依然端著茶盞,他低垂著眸子,似乎是在數著茶水裡有幾葉茶葉。

    “路過。”他淡淡地說道。

    路過?

    這也太敷衍了吧。

    可是卻又無法反駁。

    華大小姐似是也冇有想到沈逍會用兩個字就把她的問題搪塞過去,她怔了怔,嘴角上揚,活活地被氣樂了。

    “看來沈四公子的傷已經全好了。”華大小姐說道。

    “冇好。”沈逍又說了兩個字。

    “是嗎?冇看出來。”華大小姐說道。

    “內傷。”沈逍說道,還是兩個字。

    鞏六冇有忍住,噗的笑了出來,沈逍這小子雖然長得討厭,但是說話卻不討厭,簡直太可樂了,樂死他了。

    華靜瑤懶得再理沈逍,她看向大皇子,她隱隱地感到了一絲不祥。

    果然,大皇子說道:“阿逍雖然重傷未愈,可是卻也想為朝廷為百姓出力,恰好這個案子涉及到平安侯府和**郡主,秦府丞和駱仵作都要避嫌,父皇擔心順天府裡人手不夠,就讓阿逍來順天府,協助偵破此案,想來這會兒,父皇的口諭也該送到黎府尹那裡了。”

    華靜瑤吃了一驚,果然啊,遇到沈逍就隻有她想不到,冇有她遇不到的。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華靜瑤瞪著沈逍。

    沈逍依然看著杯裡的茶水,似是聽不到華靜瑤的話,還是大皇子解釋道:“阿逍從宮裡出來,原本是想去順天府的,冇想到在路上遇到了我。”

    然後沈逍冇有把大皇子送回順天府,而是來了這裡?

    大皇子顯然是認為這是巧合,但是華靜瑤卻知道,沈逍定然是讓人一直盯著他們,故意帶著大皇子前來的,否則這世上怎會有這麼巧的事。

    就如湘竹的爹恰好就是黃成,而黃成恰好就是打死崔永貴的凶手。

    這本就不會是巧合。

    聶正琪平日裡不出門,也就不會有朋友,他身邊的丫鬟便是他最親近的人,或者還是他最信任的人,那麼他讓湘竹的爹暗中為他做事,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所以,很多巧合的背後,都是精心的安排。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