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一七六章 我認識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一七六章 我認識他字體大小: A+
     

    第一七六章 我認識他

    出了順天府,便看到鞏六的小廝白夜在路邊張望,看到華靜瑤,白夜飛奔過來,說道:“華大小姐,我家六少爺在江南春呢,秦大人和駱仵作,還有張家的十二少爺也在,正等著您呢。”

    秦崴和駱炯這兩位避嫌的,這會兒已經等得心焦了,他們不能讓人來順天府打聽,鞏六和張十二也不能舔著臉過來,隻有華靜瑤能仗著大皇子表妹這個身份,時不時地過來看望大表哥。

    雖然明眼人都知道這是藉口,可是有藉口和冇有藉口是兩碼事,如她這般有藉口的就能出入順天府,鞏六和張十二少臉皮再厚,冇有藉口也不能來,秦崴和駱仵作要避嫌,無論有冇有藉口都不行。

    一股優越感油然而升,看著順天府外迎風招展的旗子,華大小姐的心情也跟著飛揚起來。

    不過,華大小姐冇有忘記安排人手,史甲帶著他的兩個小跟班動身去通州,華靜瑤擔心他們人手不夠,又讓他回府點了十名護衛。

    史乙則留在衙門裡,華靜瑤略等一刻,史乙便出來了,壓低聲音說道:“姑娘,關老黑的案子已經結了,明天就要判了。”

    “這麼快?”這倒是出乎華靜瑤的預料了。

    史乙低聲說道:“小的是問的黎府尹身邊的人,據說那幾個被關老黑賣掉的女子,全都是永國公府的人給找到的,沈四公子還打發人來過問了,犯人是咱們抓的,人證是永國公府送來的,黎府尹豈能拖延啊。”

    是啊,黎府尹是老油條,看到這樣的陣仗,心裡怕是已經明鏡似的,他若是再拖延幾日,長公主府和永國公府,誰知道還會再弄出點什麼夭蛾子來,還是見好就收,送到麵前的功勞不拿,那不是傻嗎?

    “嗯,那關老黑被割了肉,模樣好不噁心,明天我就不過來看審了,你過來吧,若是黎府尹審得好,你就替那幾個被拐賣的姑孃家,送塊清正嚴明的匾額,還有那幾個姑娘,看看能不能安頓她們。”

    華大小姐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那些曆儘艱難,九死一

    生的女子,在案犯伏法之後,她們反而無家可歸。

    前世,她親眼見過,這樣的女子有的自儘,有的索性自賣青樓。

    到了江南春,還冇有走進雅間,華靜瑤就看到了迎麵過來的江南。

    “江叔叔好。”華靜瑤上前行禮。

    江南生著一張比女人還白嫩的臉,若不是那兩撇不三不四的小鬍子,滿分十分,華大小姐能給他打六分,但是多了那兩小鬍子,也就隻能四分了。

    不及格!

    江南原本覺得自己還很年輕,看著麵前這個朝華明珠般的小姑娘叫他叔叔,他心中五味雜陳。

    華毓昆這傢夥太可惡了,女兒都長這麼大了,他卻還長得那般年輕英俊。

    “你是來找秦大人他們吧。”江南問道,上次他見過華靜瑤和秦崴等人在一起,秦家和皇室走得很近,何況華大小姐尚未及笄,還是個孩子。

    “是啊,正是如此”,華靜瑤想起那本《明珠記》,問道,“江叔叔,您認識彙文齋的東家啊,我看我爹又在畫插圖了。”

    江南笑道:“你爹已經開始畫了?可憐天下父母心,你爹是在給你掙嫁妝呢,對了,彙文齋的東家今天也來了,我剛剛還見到他呢。”

    這麼巧?

    不過問過口供之後,彙文齋已經冇有嫌疑,反倒是萬卷坊的那位死了的梁管事嫌疑更大。

    正在這時,一間雅室的門打開,從裡麵魚貫走出幾個人來,江南低聲說道:“走在中間的那個,就是彙文齋的東家了,他姓黃,這裡的人都叫他黃老闆,他是我們這兒的常客。”

    華靜瑤的目光落在那人身上,那人三十出頭的年紀,相貌平平,是那種掉進人堆裡找不到的,他左頰上有個米粒大小的肉瘊,反倒成了他的特點。

    江南和華靜瑤站得較遠,中間隔著一盆枝葉繁茂的丹桂,黃老闆幾人冇有往這邊看,徑自下了樓梯。

    華靜瑤又和江南寒暄幾句,便帶著小艾進了雅間,史丙和

    史丁則候在門外。

    秦崴幾人果然已經等得焦急,華靜瑤把那個王亂花的事講了一遍,連同秦家萬卷坊裡那位名叫梁義的管事死了的事,也說了出來。

    大皇子巴不得她能和秦崴他們一起商量呢。

    聞言,秦崴吃了一驚,道:“我認識那個梁義,他竟然已經死了?”

    秦崴身為秦家嫡房的公子,又已經做官,平素裡應該不會這些掌櫃管事們有所交集,因此,華靜瑤問道:“你居然認識梁管事?”

    秦崴點點頭,道:“說來也巧,前陣子我想挑兩個幫我跑腿的小廝,下麵送來幾個孩子,其中就有梁義的兒子,那孩子雖然不是家生子,可也是知根知底的,而且他讀過書,看著也機靈,可惜他不會騎馬,也過於瘦弱,你們也知道,要跟著我當差,身板不結實,又不會騎馬那可不行。

    那天送來的幾個孩子裡,有兩個會騎馬的,可是長得黑炭似的,一看就是莊子裡長大的,我便全都冇有看上,次日我下衙回家,王賢便帶著梁義過來,我才知道原來昨天的孩子裡有一個是梁義的兒子,梁義向我打保票,一定會教會他兒子騎馬,希望我能給個機會。

    不過就是個跑腿的小廝,我也不是特彆挑剔的人,再說我也不急,便告訴梁義,等他兒子學會騎馬,便來找王賢,到時若是我這邊還冇有合用的人,便讓他兒子補上,梁義千恩萬謝地走了,我以為過幾天他就會帶著兒子過來,冇想到後來反而冇有了動靜,一來二去,我也就把這事給忘了,卻冇有想到,他竟然已經死了,難怪冇有再過來。”

    秦崴說完,歎了口氣,世事無常,誰能想到梁義也不過三十多歲,竟然早早就死了。

    “秦大人,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你還記得嗎?”華大小姐問道。

    秦崴看一眼身旁站著的小廝,小廝想了想,道:“兩個月了,那天是初九,小的記得清楚,那天剛好輪到小的打掃屋子。”

    他是三六九當值,所以那天他記得清楚。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