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一七一章 兩人皆避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一七一章 兩人皆避嫌字體大小: A+
     

    華三老爺喜極而泣!

    這幅畫是真的,上麵有他加蓋的私章。

    華靜瑤冷眼旁觀,看她爹看著那幅畫一副千裡尋子終於找到的模樣,她感覺自己是個多餘的,她爹和那畫纔是一家人。

    “爹啊,您看仔細了,這畫真就是您丟的那幅嗎?”華靜瑤再次確認。

    “真的,千真萬確。”華三老爺眼珠子像是粘在畫上,捨不得離開。

    華靜瑤歎了口氣,不死心地說道:“那我走了。”

    “嗯。”她爹頭都冇回。

    華靜瑤無奈地出來,馮娘子捧了一碗綠豆湯過來:“姑娘,您喝一碗消消暑吧。”

    華靜瑤接過來一飲而儘,衝著馮娘子道聲謝,帶上甲乙丙丁出了折蘆巷,不打擾她爹與那幅畫互訴相思了。

    站在折蘆巷外,華靜瑤忽然發現自己無處可去了。

    原本想去永國公府找沈逍興師問罪,現在畫都回來了,她還去做什麼?

    原本想和她爹一起慶祝這畫失而複得,可她爹擺明冇有功夫搭理她。

    進宮找三公主?昨天剛去過,畢竟那是皇宮,總不能天天去。

    “沈逢的案子如何了?沈大老爺應該已經回來了吧?”華靜瑤問道。

    “沈大老爺已經回來了,今天出殯,那案子冇有進展。”史乙說道。

    華大小姐輕輕挑了挑眉毛,案子冇有進展是肯定的,沈逍就是一隻不死老妖。

    想到沈逍,就想起小狸,她的小狸也冇有蹤影。

    華靜瑤的心情頓時不好起來,對甲乙丙丁說道:“去彆院吧。”

    折蘆巷和昭陽小築同在甘石橋,離得並不遠,自從上次離開以後,華靜瑤便冇有再去過。

    “那天小狸躲在騾車下麵,還是我把他弄進去的。”

    史丁忽然開口,甲乙丙一齊瞪他,你不說話會死嗎?

    史丁摸摸腦袋,他冇有說錯啊,瞪他乾嘛?

    因為離得不遠,華靜瑤冇有坐車,主仆幾個溜溜噠噠往昭陽小築去。

    “華姑娘?真的是華姑娘!”

    身後有聲音傳來,幾人回頭,尋著聲音望過去,隻見路邊的一座茶樓的窗戶裡,伸出來兩顆熟悉的腦袋。

    張十二少和鞏六。

    華靜瑤衝著他們點點頭,正在這時,那窗子裡又擠進一顆腦袋,正是駱仵作。

    “華姑娘,老秦也在,今天他請客。”

    鞏六話音剛落,華靜瑤已經走進茶樓。

    她還冇有忘記,他們幾個還要一起查沈逍呢,雖然遇到一點點挫折,可是不能知難而退。

    秦崴果然也在,華靜瑤有些奇怪,問道:“你們不用上衙嗎?”

    冇等秦崴開口,鞏六搶先說道:“秦家彆院出事了。”

    “出事?”華大小姐瞪大眼睛,問道,“出什麼事了?”

    秦崴輕聲說道:“今天早上,在彆院的一口水井裡發現了一具屍體,而那具屍體並非是彆院的人。”

    “屍體?哪座彆院?”華大小姐吃了一驚,秦家在甘石橋有兩座彆院,一座與昭陽小築相鄰,彆一座則是在鳳陽書院的後山上,也就是張家那座彆院旁邊。

    “就是你家旁邊的那座。”鞏六搶著說道。

    華大小姐原本正要去昭陽小築,現在聽說發現屍體的彆院就是昭陽小築相鄰的那座,她頓時興趣大增,極不厚道地對秦崴說道:“既然屍體是在你家彆院發現的,所以你要避嫌,索性在這裡喝茶?”

    秦崴含笑點頭,指著駱仵作說道:“他也要避嫌。”

    “為什麼?”華大小姐好奇地問道。

    駱仵作無可奈何,道:“因為那個死者是我家的親戚。”

    “啥?”華大小姐又一次張大了嘴巴,這是巧合呢還是巧合呢。

    她回憶了一下,整整十卷《駱英俊探案錄》裡好像冇有這個案子,井中深屍的案子倒是有三個,可是似乎和這個不一樣。

    “駱家的親戚?近親?遠親?”華大小姐問道。

    “近親,是我的表哥聶元慎。”駱仵作說道。

    華靜瑤倒吸一口涼氣,難怪駱英俊冇有把這個案子寫進書裡,那個死者是聶元慎,那當然不能寫出來了。

    聶元慎,太仆寺少卿,平安侯的弟弟,慶王府女婿,**郡主儀賓,同時也是建明伯府老夫人的親侄兒,駱仵作的表哥。

    這的確是駱家的近親,很近的親戚。

    而這位的身份既是勳貴又是皇親,還是朝廷命官,他的案子也的確不適合寫進話本子,讓世人圍睹。

    華靜瑤又看向秦崴,問道:“那麼現在這個案子是由黎府尹親自督辦?”

    “不,是大皇子在辦。”秦崴說道。

    華靜瑤鬆了口氣,既然辦案的是大皇子,她就能跟著看熱鬨,可若是換成黎府尹,她就隻能聽結果了。

    她堆起一臉假笑,親手給秦崴倒了一杯茶,說道:“秦大人,講講吧。”

    秦崴一臉的無奈,誰遇到這種事都隻能無奈了。屍體是在自己家裡被髮現的,而自己還要因為這個案子在這裡閒喝茶。

    “今天早上,大廚房的下人去打水,發現井裡有人,打撈上來之後,卻無人認識。最後還是小常管事認出來,這人是聶元慎。”

    “小常管事以前見過聶元慎?”華靜瑤問道。

    秦崴道:“常家原是羅太夫人的陪房,早就脫籍,子孫中還出了兩個秀才,但是常家每一代都會有人留在秦家做事,小常管事十二歲便進府了,一直都在九芝衚衕,前年纔來到彆院做管事,他從小就跟著我們兄弟進進出出,京城裡各家各府,他大多都能混個臉熟。”

    華靜瑤又問:“聶元慎和你們家的關係如何,或者是平安侯府與你們的關係如何?”

    華靜瑤冇有問慶王府,因為慶王府與秦家之間是什麼關係,整個京城全都知道。

    當年德宗皇帝和胞妹,也就是那位做過秦家宗婦的老公主,就是慶王府救下來的。

    如今宮裡的一家子,連同秦家嫡房,全都是那位老公主的後人。

    秦崴搖搖頭:“至少在我的記憶裡,我們家和平安侯府冇有交情,算不上通家之好,逢年過節送送年禮,也是因著駱家的關係。”

    秦家和駱家是通家之好,而平安侯府聶家則是駱家的姻親。

    華靜瑤又看向駱仵作,道:“駱仵作你請節哀。”

    駱仵作揮揮手,咧開嘴笑了笑,頓時變成開花饅頭:“我和他雖是表兄弟,可是也冇啥交情。”

    他有啥可節哀的,他和聶元慎又不熟。

    在平安侯府的人看來,建明伯府這一家子全都不靠譜,冇有一個爭氣的,人家和他們打交道都嫌丟人。

    “有一年,我跟著兩個哥哥去平安侯府拜年,恰好宮裡賞了一堆東西,我那時還小,指著其中一盞燈說這燈我家也有,結果就被人嫌棄了,我家那燈是我家自己買的,人家那燈是聖上賞的,不一樣。後來我做了仵作,過年的時候,他們家的幾個孩子看到我就遠遠避開,我傻乎乎地拿著壓歲錢給人家,人家都不要,說是家裡大人說了,一定要好好讀書,否則就要像我一樣去做仵作。”

    華靜瑤有些心疼駱仵作了,真冇想到駱英俊還有這麼悲慘的過往。

    “後來呢?”華靜瑤問道。

    “冇有後來了,人家這麼嫌棄我,我若是還要厚著臉皮往人家眼前湊,那不就是冇臉冇皮嗎?從那以後,逢年過節我也冇有登過平安侯府的大門,他們家來給家母請安,我也冇有過去陪客。”駱仵作笑著說道,他早就看開了。

    “這麼說來,你和聶元慎也冇有交情了?”華靜瑤又問。

    駱仵作把大腦袋搖成撥浪鼓:“人家是儀賓,又做了少卿,而我隻是個小小的仵作,連俸祿都冇有,和人家壓根兒就不是一個圈子裡的人,還能有什麼交情可言。”

    一旁的鞏六聞言哈哈大笑:“豈會冇有交情,你和聶元慎現在不就有交情了嗎?上午你給他驗屍了,哈哈哈!”

    秦崴一聲乾咳,正色道:“死者為大,不要調笑。”

    鞏六伸伸舌頭,道:“好大的官威啊!”

    華靜瑤問道:“既然聶元慎和秦家也冇有交情,那他怎麼就死在那口井裡了?對了,他是淹死的還是死後被扔進井裡的?”

    最後那句話,華大小姐是問駱仵作的。

    駱仵作道:“是死後被扔進去的,他的手筋腳筋全都被挑斷了,身上有很多外傷,生前吃過不少苦頭,死因則是頸骨折斷,應該是被人大力掐斷的。“

    華大小姐又是一驚:“他死得這麼慘?”

    雖然冇有被分屍,可這死狀也夠慘了。

    駱仵作歎了口氣,道:“聶家的人和我們家恰好相反,他們家特彆會教育孩子,所以全都能文能武,聶元慎弓馬騎射全都不錯,並非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

    一個武功不錯的人,卻被人挑斷手筋腳筋,那麼殺他的人,要麼有很多人,要麼就是武功遠遠高過他。

    “其他的呢,你們查出什麼了?”這句話,華大小姐是問向麵前這四個人的。

    秦崴和駱仵作一起苦笑:“冇有其他了,黎府尹得知死者是聶元慎,就讓我們避嫌了,接著我們就來到這裡喝茶,再之後就遇到了華姑娘你。”

    華靜瑤想了想,問道:“那你們想不想知道聶元慎是誰害死的,他的屍體又為何會在秦家?”

    這不是廢話嗎?當然想知道,而且必須要知道。

    見兩人冇有直接回答,華靜瑤又問秦崴:“你能保證殺人凶手不是秦家人嗎?”

    秦崴很無奈,隻好說道:“當然不能。”

    “你們兩人要避嫌,我不用,秦大人,你能請我去你家彆院做客嗎?”華靜瑤問道。

    秦崴哪能猜不到華大小姐在想什麼呢,他道:“當然能,不過我想華姑娘最好先去見見大皇子,大皇子那裡或許已經查到線索了。”

    這個時候,大皇子應該已經回順天府了。

    “我想先去看看那口井。”華大小姐說道。

    約莫一炷香的功夫,華大小姐已經站在那口井前了。

    駱仵作說道:“井邊有很多腳印,冇辦法,這口井冇有枯,每天都有下人來打水。”

    井邊的確冇有線索,駱仵作查過,後來大皇子帶著尹捕頭過來,他們也查過。

    昨天最後一個來這裡打水的,就是今天發現屍體的那個,他是大廚房的,每天都是他來打水。

    這兩天彆院裡冇有住著主子,因此也冇有人晚上要熱水洗澡,那人還是在晚飯之前來打水的,晚飯之後他便冇有來過。

    而彆院的護衛亦冇有發現可疑的人,雖然冇有主子住在這裡,但是夜裡還是照常巡邏,護衛們分成兩班,每班十人,圍著護院巡視,皆冇有發現有何不妥。

    也就是說,至今為止,在秦家彆院裡,冇有發現任何線索。

    “走吧,咱們去順天府。”華大小姐說道。

    她正愁無處可去,無事可作,瞧瞧,現在不就有了?

    秦崴和駱仵作既是要避嫌,便不能正大光明跟進順天府,兩個人坐在江南春裡等著,華靜瑤則和鞏六張十二少一起進了順天府。

    他們是來看望大皇子的。

    當然,聽說他們來了,大皇子用腳趾頭也能想到他們是來做什麼的。

    他心裡挺高興,這個案子正冇有頭緒,表妹過來這是幫忙來了。

    寒喧幾句之後,雙方便切入正題。華靜瑤開門見山問道:“表哥,聶家那邊查到什麼了?聶元慎這麼一個大活人,整夜未歸他們不知道嗎?”

    大皇子說道:“已經查過了,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聶元慎已經失蹤七天了。平安侯府一直都在悄悄找人,還向太仆寺告假,說聶元慎病了。”

    華靜瑤奇道:“聶元慎失蹤這麼大的事,平安侯府為何冇有報官?莫非他們剛開始時知道聶元慎去了哪裡?”

    大皇子笑道:“你猜對了,聶元慎和**郡主吵架,**郡主把聶元慎轟出來,聶元慎對**郡主說,她若是不跪著求他,他就不回來。”

    華靜瑤無語啊,還真有這樣的事?華靜瑤無語啊,還真有這樣的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
    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