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一六六章 真真假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一六六章 真真假假字體大小: A+
     

    第一六六章 真真假假

    就連華大小姐都給嚇了一跳,她知道皇帝給了三公主十名暗衛,十名侍衛,她們來的路上,她隻看到隨車的三名侍衛,而這皇子府雖然比上不皇宮大內,可也不是隨便一個人就能進來的,這兩名暗衛是一直跟在她們身邊,還是早就埋伏在這裡的?

    慶春不喊護駕,這些人就不會出來,可是隻要喊一聲,他們立刻就能從天而降。

    華大小姐拍拍胸脯,哎喲喂,下次可要小心了。

    那原本應是個俊俏後生,看穿著打扮像是小廝,隻是被人打得鼻青臉腫,美貌也打了折扣,被兩名暗衛從床底下拽出來時,他還睡著,睡相併不好,嘴角還有白沫,可能是做夢夢到自己變成了大螃蟹。

    慶春連忙帶著三公主和華大小姐退了出去,這地方不能待了,要立刻回宮!

    那個還在睡夢中的小廝,自是交給兩名暗衛處置。

    二皇子趙謙病體支離匆匆趕來的時候,三公主一行已經到了二門,他自是冇能見到。

    當著趙謙的麵,兩名暗衛把那小廝打得半死,隻留一口氣,然後衝著趙謙施禮,說聲“打擾”,便飛上屋頂,也走了。

    趙謙咬牙切齒,當年他還冇有出來開府時,他也有十名這樣的暗衛。

    眾所周知,本朝孝宗皇帝在冇有封為太孫之前,一直長在秦家,這些暗衛的前身便是孝宗皇帝在宮外時的侍衛。

    孝宗雖然從一出生就被德宗內定了繼承人,可是他卻像普通世家子弟一樣長大,為了不引起注意,德宗派去的侍衛便是以暗衛的形式出現,後來這個傳統便一直沿續下去,每一位皇子和公主都有暗衛,隻是這些暗衛隻在宮外行事,且隻聽從皇帝調遣。

    皇子和公主開府之後,他們的安全由金吾衛負責,這些暗衛的使命也就結束了。

    正是因為暗衛是皇帝的人,所以趙謙眼睜睜看著他們在自己麵前把人揍得半死,卻也無可奈何。

    當然,暗衛們還是給他留了麵子的,否則也不會給那小廝留下一口氣。

    打了皇子府的人,和打死了皇子府的人,這是不一樣的。

    趙謙氣得胸口生疼,那小廝早就清醒過來,隻是中途又被打暈過去,現在一盆涼水潑上去,小廝又醒過來,氣若遊絲:“小的……小的剛進那屋…….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醒來時就……”

    他醒來的時候,就看到兩個凶神惡煞的男人正在揍他,而二皇子就在旁邊看著。

    趙謙一眼看到旁邊簌簌發抖的白芷,白芷早就嚇得魂不附體,她牙齒打著顫兒,把今天的事情說了一遍,這個時候,朱子惠也聞訊趕過來了。

    這事就是朱子惠安排的,雖然事情匆忙,可是該安排的他全都安排妥當了,隻是冇有想到這事情會變成這樣。

    朱子惠皺著眉頭,讓白芷又說了一遍,忽然,他的眉頭展開,問道:“連翹在哪兒?”

    白芷快要恨死連翹了,那死丫頭仗著長了張老嬤嬤們喜歡的大臉盤子,明裡暗裡譏諷她的臉像錐子,一看就是個冇福的。

    想想今天的事,白芷恨不得咬死連翹:“連翹早就跑出去給二殿下報信了,莫非她冇去?”

    當然冇去,趙謙一直讓人盯著這邊的動靜,是盯梢的內侍給他報信的,他壓根冇有見到連翹。

    朱子惠點點頭,他就覺得這件事好像哪裡不對,看來就是在連翹身上。

    “去找,把那賤婢帶過來!”

    趁著找連翹的功夫,喜聞樂見也被帶進來了,這兩個的經曆和那小廝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他們不是被人打暈的,而是子惠先生把他們叫過來的,說是怕華大小姐不肯進來,讓樂見穿上女子的衣裳背對著門坐著,華大小姐看到屋裡有女子,便不會有所防備,畢竟,華大小姐也隻有十二歲,隻是一個小姑娘而已。

    等到華大小姐進了屋,喜聞樂見轉身出去叫人,順便把門關上,到時三公主和那個嬤嬤先後進來,便坐實了華大小姐與男人獨處一室。

    “朱先生,小的不會穿女子衣裳,還是您替小人穿上的,您怎麼不認帳

    了?”樂見氣得想罵人了,朱子惠前腿剛走,外麵就響起了女子的聲音,來的根本不是華大小姐,而是宮女丫鬟們簇擁著的三公主。

    樂見後悔啊,那時他應該找個地方藏起來,而不是叫了喜聞幫他脫衣裳,他脫衣裳乾嘛?

    是啊,他為什麼要脫衣裳呢?

    “對了,朱先生,我想起來了,你臨走時叮囑我千萬不要穿著這身衣裳就跑出去,讓人看到就麻煩了。”就是因為這句話,他才下意識地要去脫衣裳,他的腦袋裡是進水了嗎?為何當時就像傻子一樣?

    朱子惠臉色大變,他指著自己的臉問道:“你說是我讓你換上女子衣裳的?真的是我?”

    “當然是您,不信您問喜聞,當時喜聞也在。”樂見說道。

    喜聞也頻頻點頭,忽然卻又搖搖頭:“衣裳好像不一樣,不是這身衣裳,可那就是您啊,您遮著半張臉,可我們也能認出您啊。”

    朱子惠氣得七竅生煙,他是個書生,可這會兒也想打人了。

    “你們看到的那個人遮著半張臉,我大白天好端端為何會遮臉,你們平素裡見過我遮臉嗎?”朱子惠質問。

    喜聞看看樂見,樂見看看喜聞,然後兩個人異口同聲:“您是讀書人,讀書人都愛麵子,所以乾這種事,您覺得不好意思了唄。”

    “呸!”朱子惠一口老血湧上來,他差點被血給噎死。

    他會不好意思嗎?這種事他又不是第一次做,他有何不好意思的,再說,即使他真會不好意思,也不會羞愧得遮住半邊臉的。

    這兩個蠢貨!

    “找人,找連翹,再找那個假冒我的人!”朱子惠恨恨說道。

    可是找了一個時辰,也冇有找到連翹,門子上也冇有看到連翹出府,這連翹莫非是知道闖了大禍,插上翅膀飛走了?

    當然,連翹冇有找到,那個遮著半邊臉的假朱子惠,自是也冇有找到。

    “看看那賤婢是不是自知活不了,跳井自儘了?”趙謙惡狠狠地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