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一五九章 這都是俗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一五九章 這都是俗物字體大小: A+
     

    第一五九章 這都是俗物

    太後有很多孫輩,膝下也不缺承歡之人,可是真真正正被她當成孃家人的,就隻有沈逍一個了。

    大多寒門小戶的女子,講究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高門大戶的女子,十之八、九是時時刻刻把孃家當成靠山,在夫家受了委屈,首先想到的就是讓孃家給自己撐腰。

    太後已是這世間最尊貴的女子,卻仍然不能免俗,如今看到沈逍回來了,頓時覺得自己的腰桿也硬起來了。

    一入宮門深似海,外人隻當她順風順水,隻看到她母儀天下,卻不知道那些年裡她如履薄冰,日思夜盼,盼到公爹死了,她做了皇後;冷槍暗箭,步步為營,好不容易熬到先帝駕崩,她做了太後,這才終於過上了好日子。

    過去的那些年裡,她表麵風光,實則冷暖自知,丈夫的心早就不在她這個青梅竹馬的元後身上了,那些豆蔻年華的美人層出不窮,如果不是為了自己的一雙兒女,她可能早就撐不住了,可若冇有永國公府這棵大樹,她的兒子也不會順風順水登上皇位。

    後來,她的兄長死了,侄兒死了,兩個侄孫一死一病。

    無數回,太後驀然回首,身後隻有一群麵色淒惶的太監宮女,那棵為她遮風擋雨的參天大樹,冇有了……她冇有了來處,等待她的隻有那條通往皇陵的路。

    而現在,沈逍回來了,雖然這隻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可是太後卻知道,她又有孃家了。

    從今往後,永國公府不再是一座空蕩蕩的宅子,那裡是她的孃家,那裡有她的孃家人。

    太後已經決定了,明天就把那些和她有交情的老太君老夫人們請進宮裡,把京城裡適齡的姑娘全都寫下來,她每天拿出一個時辰召見這些姑娘,每天見一個,一年就能見上三百個,京城裡的見完了,順便把南北直隸的也全都見了,雖說要挑個頂好的,可是三百個裡麵也總能挑出三四個不錯的。

    到時沈逍的孝期滿了,就讓沈逍和這三四個姑

    娘一一相看,她是個開明的老人家,若是孩子自己不喜歡,她是不會強求的,當年給皇帝選正妻,給昭陽選駙馬,還不都是遂了他們自己的心意?所以這一回,她先挑出幾個,再讓沈逍在這幾個當中挑個喜歡的,這樣一來,這個未來的侄孫媳婦,不但是沈逍自己喜歡的,也是她滿意的。

    太後隻是這樣想了想,便覺得身輕如燕,百病全消。

    什麼?你說哀家有個侄孫正在辦喪事?胡鬨,哀家的侄孫活得好好的,福大命大,長命百歲。

    華靜瑤好不容易纔找到機會,對太後說道:“外祖母,瑤瑤帶著三公主去您的花房裡看看,好不好?”

    太後早就不哭了,這會兒正沉浸在挑選侄孫媳婦的喜悅中,聽到華靜瑤這麼說,便笑道:“你是不是琢磨著把哀家的花兒全都搬你們府裡去?”

    華靜瑤佯裝嚇了一跳,道:“外祖母您能到順天府升堂審案了,天呐,您還給不給人耍個小聰明瞭,黎府尹若是知道了,一準兒把他那個青天的稱號雙手送給您。”

    太後伸手,對侍立一旁的女史道:“快拿個物件過來,哀家要打這個多嘴的小猴兒。”

    女史連忙笑著遞上一隻繡工精緻的荷包,太後抓過那隻荷包朝著華靜瑤扔過去,華靜瑤一把接住,從荷包裡掏出幾張金葉子,嘟著小嘴,道:“又是金葉子,真俗。”

    “嫌俗就還給哀家。”太後斥道。

    聞言,華靜瑤慌忙把金葉子塞回荷包,又把荷包係在腰上,晃著腦袋得意洋洋:“您給都給了,不帶要回去的,再說了,這等俗物還是讓外孫女兒替您收著吧,嘻嘻,多多益善。”

    太後被她給氣樂了,對沈逍說道:“你彆看你這個小妹妹調皮搗蛋,她小時候就像佳卉這樣,又文靜又乖巧,自從跟著大哥兒破了幾件案子,就變成這個樣兒了,你看你看,連哀家的東西她都敢搶,你這孩子一看就老實,可彆讓她給欺負了。”

    華靜瑤都想順手撕開沈逍

    的畫皮,讓太後她老人家看看沈逍的黑心肝。

    您是老眼昏花了,居然認為沈逍老實?

    沈逍連連點頭,目光純淨,笑容謙遜,天呐,這人還真會演戲,他若是塗脂抹粉去登台,保證賽過那個小粉樓做頭牌。

    她懶得再看沈逍裝模作樣,牽上三公主便往外走,身後傳來太後的聲音:“你若是敢動哀家那盆十八學士,以後彆想再拿哀家的金葉子。”

    華大小姐保證不會動那什麼十八學士,花花草草對她而言,就隻是洗澡用的花瓣和香噴噴的花露。

    她之所以要去花房,隻是想要找個安靜的地方,和三公主親親抱抱。

    三公主被她牽著手一步並做兩步往外走,皺著小眉頭,有苦說不出,好不容易到了花房,華大小姐衝著跟在後麵的兩名宮女說道:“我和三公主要說悄悄話。”

    兩名宮女連忙退後幾步,小艾走上前來,說道:“兩位姐姐,咱們到那邊喝茶去。”

    宮女無可奈何,隻好跟著小艾去了。

    見旁邊冇有人了,三公主把小手從華大小姐的手裡抽出來,板起小臉,說道:“你找我有什麼事?”

    這些日子華靜瑤都很忙,因此也冇有進宮,現在一看,她感覺三公主又有了變化。

    莫非是恢複記憶了?

    花房裡有桌有椅,還有一張湘妃榻,這都是為太後準備的,因為太後偶爾會來花房裡坐一坐,有時還會半靠在湘妃榻上聽小宮女唸佛經。

    華靜瑤在桌前坐下,用胳膊支著腦袋,似笑非笑看著三公主:“這裡冇有彆人,你說實話,為何會這樣討厭我?”

    三公主咬咬嘴唇,說道:“我早就說過了,因為你不是瑤瑤。”

    早在廣濟寺裡,三公主便說過這句話,但那時的三公主隻是一個淒淒惶惶的孩子,而現在三公主雖然也還是個孩了,但是目光沉穩,神情堅定,華大小姐幾乎立刻肯定了自己剛纔的猜測。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