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一五七章 又見那塊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一五七章 又見那塊炭字體大小: A+
     

    第一五七章 又見那塊炭

    “秀秀姑娘現在住在哪裡?”華大小姐關切地問道。

    山水巷的張家宅子雖然還在,但是秀秀姑娘冇有父母照顧,張家應該不會讓她獨自住在這裡。

    苗紅笑得坦蕩:“秀秀暫時在張三太太身邊,我已經請了官媒向張家提親了,張三太太和張五老爺全都應允了,但是還要等見到張四老爺之後,才能定下來,華大小姐知道的,現在這個時候,大理寺那邊不讓探監。”

    華大小姐整日出入衙門,自是懂得這些規矩。張四老爺是重犯,還冇有宣判之前不能探監,這是要避免他和家人串供,要等到正式的判決定來之後,塵埃落定,方能讓家人探望。

    華大小姐由衷地替苗紅和秀秀高興,她說:“那我要先恭喜你們二位了,等到你們成親時,記得一定要請我喝喜酒,對了,那隻貓呢?”

    秀秀一直笑眯眯地聽著苗紅和華大小姐說話,也不知道她有冇有聽懂他們在說什麼,但是聽到華大小姐問起那隻貓,她立刻搶著說道:“乖乖聽話,很聽話。”

    苗紅連忙解釋:“乖乖一直都和秀秀在一起,現在暫時住在張三太太府上,等到我們成親了,就把它接過來,令尊和華大小姐是我們的恩人,到時我一定親自登門送喜帖。”

    苗紅說話的時候,秀秀嘴邊噙笑看著他,目光裡都是歡喜。

    華靜瑤真心為他們高興,有情人終成眷屬,就是這樣的吧。

    隻是這杯喜酒怕是要過幾年才能喝到了,秀秀要守孝,張三太太寡居,性子和順,想來會把秀秀照顧得很好。

    華靜瑤知道他們是去拜訪父親的,便提醒道:“昨晚我家招了賊,把家父書房裡的一幅畫給偷走了,家父是愛畫之人,心情難免鬱悶,苗公子亦是同道中人,想來定能理解。”

    苗紅一怔,心道這享譽京城的梨香三巷還真是不太平啊,先是住了一個殺妻的陳舉人,後來又有一個同樣殺妻的張山長,現在竟然又出了偷畫賊。

    “既是如此,那我們來得還真是湊巧了,我和秀秀合作了兩幅新畫,但願能博華三老爺

    一笑。”

    華靜瑤剛剛就注意到苗紅懷裡抱著一隻長長的匣子,想來裡麵裝的是就是他和秀秀的新畫。

    她連忙謝過,目送二人進了巷子,這才上了馬車。

    馬車直奔永國公府,她要當麵質問沈逍。

    “姑娘,奴婢聽青言說三老爺的那幅畫可貴呢,值很多銀子,那這就是大案了,您看要不要讓史丁去順天府報官啊?”小艾輕聲提醒,接連跟著自家姑娘辦了幾個案子,小艾對於辦案的程式已經門清。

    報官嗎?

    官府還在通緝朱祿,若是現在報官,那也就是在朱祿的犯罪簿子上再加一筆而已。

    即使她拍著胸脯保證,無論是黎府尹還是大皇子,也不會去抓沈逍的。

    若是能有證據,證明朱祿是替沈逍做事的,那就好了。

    華靜瑤從頭上拔下一根筷子,啪啪啪地敲著大腿,小艾看得心驚肉跳,萬一姑娘一個不小心,一筷子戳下去,那豈不就要戳出個血窟窿?

    小艾索性捂住嘴巴,生怕她一開口,姑娘分了心,真的戳下去。

    華靜瑤把那筷子敲出鼓點,也冇有想出好辦法。

    這個時辰秦崴和駱仵作都在衙門裡,若是找他們就隻能去衙門。

    那麼如果她去了衙門,報不報官呢?

    想到了駱仵作,華靜瑤便就想起駱仟作那篤定的語氣:“小狸和沈逍是同一個人。”

    華靜瑤忍不住搖搖頭,不是,他們不是一個人,絕對不能把他們當成同一個人來看待,即使那個是駱英俊,也不可以!

    華靜瑤的心情瞬間就不好了,她忽然不想去永國公府了。

    她不想看到沈逍!

    她撩開車簾對外麵的史丁說道:“你現在去遞牌子,我要進宮。”

    聽說姑娘要進宮,小艾連忙找出馬車上備著的衣裳。從華大小姐八歲開始,但凡她出門,馬車上都會多備一套衣裳鞋襪。

    “姑娘,您換上衣裳吧。”小艾說道。

    華靜瑤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裳鞋

    襪,剛纔冇有留意,這會兒纔看到,鞋子臟了,衣裳也臟了,想來是她爬牆頭時不小心弄臟的。

    她在馬車裡換上衣裳,又換了一雙鞋子,小艾把臟衣裳抖了抖,正要捲起來,華靜瑤咦了一聲,扯過小艾手裡的衣裳。

    那是她的裙子,湖水藍的湘裙,下襬上繡著一串淡粉的小花,而在其中一朵小花上,沾著一塊棕色的東西。

    “是糖稀,姑娘,這是糖稀。”小艾一眼認出來了,這糖稀上還拉著絲呢。

    華靜瑤湊到鼻端聞了聞,雖然她冇有小狸的鼻子,可也能聞到麥芽糖特有的味道。

    這的確是糖稀。

    糖稀很粘,所以剛剛抖動裙子,那糖稀也冇有掉下去。

    “路上看到有賣糖稀的嗎?”華靜瑤問道。

    “冇有,肯定冇有。”小艾搖著腦袋,如果看到有賣糖稀的,她一定會告訴姑娘,姑娘說不定就會讓她去買,姑娘一個,她一個。

    “這樣啊,那就不是在路上粘到的,我爹的院子裡更不會有這個,那就隻可能是在牆頭上粘的,看這個位置,很可能是我上牆的時候粘上的。”華靜瑤笑了笑,朱祿居然會吃糖稀,不但吃糖稀,還要拿著糖稀來偷畫。

    華大小姐的腦海裡浮現出一個麵目猙獰的傢夥,舉著一坨糖稀爬牆頭的畫麵,真是不忍直視啊。

    一個時辰後,華大小姐已經坐在慈寧宮裡了。

    她打死都不會想到,她竟然會在慈寧宮裡又又又見到了沈逍。

    她就是因為不想見到沈逍才進宮的,她進宮是想抱著三公主姐妹情深的,誰能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這塊炭。

    是啊,今天的沈逍仍然是炭,剛出爐的炭。

    你見過有人在盛夏的天氣裡從頭到腳一片黑的嗎?沈逍就是。

    所以他不是炭,還有誰能是炭?

    可是華大小姐還不能對這塊炭橫眉冷對,因為太後拉著這塊炭淚如雨下。

    三公主坐在太後身邊,一動不動,華大小姐懷疑三公主是被這塊炭給嚇著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