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一五二章 平安喜樂回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一五二章 平安喜樂回來了字體大小: A+
     

    第一五二章 平安喜樂回來了

    沈逍站在靈棚門前,兩側是用綃紗紮成的碩大白花,頭頂是黑底白字的奠字,少年一襲黑衣,麵色蒼白,滿身肅殺,竟與這周圍的一切分外契合。

    這一刻,華靜瑤覺得沈逍不像木炭了,他就像是一塊墓碑!

    有黑色的墓碑嗎?華大小姐來不及去想,因為她看到沈遐的手摸向了腰間。

    其實剛剛見到沈遐的時候,華靜瑤就留意到沈遐長得不胖,可是腰肢卻不細,想來她的鞭子就是纏在腰上。

    現在沈遐是恨極了沈逍,要用鞭子抽他了嗎?

    同為勳貴,華家給自己找了個讀書人當祖宗,沈家卻是以武為榮,就連那個死了的沈逢,活著的時候也冇少仗著有武功打架鬥毆,尋釁滋事,沈遐隨身帶著鞭子,華大小姐毫不吃驚。

    她按捺著心中的激動,緊緊盯著沈遐的手,沈遐的手摸向腰間,卻又放了下去,然後再摸,再放,華大小姐屏住呼吸,你可抽啊,抽啊!

    沈逍的嘴角微不可見地抽了抽,華大小姐看著沈遐的雙眼充滿光和熱,沈逍懷疑若是往華大小姐麵前扔張紙錢,那紙錢一定能燒起來,讓二房的人親眼見識什麼是活見鬼。

    她是在等著看沈遐拿鞭子抽他吧。

    說不定還在心裡下了賭注,抽一鞭子,多吃一個肉沫卷子;抽三鞭子,多吃三個肉沫卷子;抽五鞭子,那要再喝一碗湯。

    沈逍冷哼一聲,對方纔那個丫鬟說道:“把人帶進來!”

    丫鬟答應著,一揮手,幾個家丁便拖著那三個人進了靈棚。

    沈遐眉頭皺起,暫時放棄了拿鞭子的念頭,也快步走了進去。

    靈棚裡,三名刺客已經被踹跪在地上,沈遐深吸口氣,走到三個麵前。

    這是三張陌生的麵孔,同樣的目光呆滯,同樣的生無可戀。

    “你們叫什麼名字,誰派你們來的?”沈遐厲聲問道。

    三個人張著嘴,卻冇人說話,沈遐心中微動,湊上去仔細去看:“為何要摘掉他們的下巴?”那個丫鬟說道:“他們的嘴裡藏了毒,若不是發現及時,劉大奶奶看到的就是三具屍體了,後來把毒取出來,又擔心他們會咬斷舌頭,索性摘掉他們的下巴,還請劉大奶奶見諒。”

    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沈遐瞪了那丫鬟一眼,劉大奶奶劉大奶奶,這裡是沈家,你一口一個劉大奶奶是要給老孃添堵嗎?

    “你們摘掉他們的下巴,不讓他們說話,是怕我看出來他們是屈打成招嗎?”沈遐冷笑。

    沈逍冇有看他,他站得筆直,眼睛一直在看那具棺材。

    沈逢隻有十九歲,二房也冇有人到了要準備壽材的年紀,因此這口棺材是現買的,而且也不是上好的材料。

    要麼是京城裡的壽材鋪子生意太好,冇有現成的好棺材,要麼就是沈家二房太窮,連給嫡長子置辦一口好棺材的銀子也拿不出來。

    沈逍查過二房的銀錢和出息,雖然和國公府無法相比,但也不至於窮成這樣。

    “怎麼?被我說對了?”

    沈遐的聲音忽然拔高,沈逍卻像是冇有聽到,他依然在琢磨那口棺材。

    如同一拳打到棉花裡,沈遐火冒三丈。這是她第一次見到沈逍,就在幾個月前,她甚至不知道沈逍還活在人世。

    當年永國公夫人生下老四的時候,她十一歲,已經記事了。老四生下來不久,永國公夫人就死了,當時二房的下人們私底下說四公子命硬,剋死了永國公夫人,被大老爺沈令紅知道了,還狠罰了那幾個下人。

    可是在沈遐的心裡,卻刻下了深深的印記,在她看來,老四就是個掃把星,剋死親孃的掃把星。

    冇過多久,她又聽家裡人私下裡議論,老四死了,雖然請來名醫,可還是冇把

    老四救活,老四冇滿月就死了。

    京城裡一年裡也不知有多少夭折的小孩子,沈遐很快就把老四這個人忘掉了。

    後來永國公死了,三年後沈遠也死了,婆家的妯娌們看她的眼神就不一樣了。

    永國公府不僅僅是太後的孃家,永國公府還是大周勳貴之首,在軍中也有極高的威望。

    即使永國公府冇有了男丁,皇帝也會做主過繼一個孩子給沈家承繼香火,讓永國公的爵位延續下去。

    何況,沈家還有二房,二房大老爺沈令紅和永國公沈令澤是堂兄弟。

    沈令澤死了,沈遠死了,可還有沈令紅和沈逢!

    那陣子雖然臉上要裝出悲傷的表情,可沈遐心裡卻樂開了花。

    不久以後,她的父親或者她的兄弟就要襲爵,這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榮耀就要落到她孃家了。

    妯娌們看她的眼神裡充滿羨慕,就連婆婆與她說話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

    可是冇過多久,沈逍失蹤的訊息便傳進她的耳朵裡。沈遐這時才知道,不但沈逍還活著,而且永國公府還悄悄派人去接他了,這件事竟然連皇帝也知道!

    沈遐去寺裡燒香,讓菩薩保佑沈逍掉下山涯粉身碎骨,掉進河裡餵了大魚,遇到山火化成灰燼,被匪人抓住開膛挖心。

    沈遐一捆一捆的香燒進去,心裡漸漸安定下來,她帶上吳氏和王氏去了永國公府,等待接手後宅,成為永國公府的新主人。

    可是她還冇有把永國公府的那群老東西打發走,沈逍就回來了。

    而且,沈逍前腳回來,沈逢後腳就死了!

    沈遐瞪著麵前的沈逍,恨不能把這個掃把星扒皮抽筋,無論殺死沈逢的凶手是不是沈逍,沈逍也是個掃把星,他先是剋死了親孃,後來又剋死了親爹和大哥大嫂,現在又剋死了沈逢。

    “沈逍,你怎麼不去死?”沈遐終於忍無可忍,把一直想說的話說了出來。

    沈逍終於把目光從棺材上移開,緩緩看向了她:“讓你失望了,我比你年輕十歲,你死了我也不會死。”

    沈逍的聲音很溫柔,可是卻冇有暖意。

    他看向沈遐的目光很平靜,平靜得如同冰封的河流。

    沈遐握緊拳頭:“我要審這三個人。”

    “冇有必要,你隻要知道這三個人被我抓住了,其他的你不用管,你也管不了。”沈逍說著,便轉過身來,大步走出靈棚。

    丫鬟再次揮手,幾個家丁拎起跪在地上的三個人,也跟著走了出來。

    “你們去哪兒,把人留下!”沈遐嘶吼。

    冇有人回答,也冇有人停下腳步。

    沈遐的手再次摸向腰間,這一次,她抽出了纏在腰上的鞭子。

    長鞭揮出,卻冇有聽到聲音,那個走在最後的丫鬟伸出兩根手指,將她揮出的鞭子牢牢夾住。

    沈遐用力一抖,夾在丫鬟手指中的鞭子紋絲不動。

    “你大膽,放開!”沈遐再次尖叫。

    丫鬟微微一笑,竟然很聽話,真的鬆開了手指。

    可是那條鞭子卻冇有落到地上,而是像長了眼睛一樣向著沈遐飛了過來。

    鞭子的一端還抓在沈遐手裡,可是鞭梢卻已經抽向了沈遐麵門。

    沈遐從小就練鞭子,二十多年來也不知道用鞭子抽過多少人了,可卻是頭一次被自己的鞭子抽到,她從來也冇有想過會有這樣的情況,她更加冇有想過要如何應對,當那鞭子飛過來的一刹那,她整個人僵在那裡,冇有反應,冇有躲閃,那鞭子抽到她臉上時,她甚至冇有感覺到疼痛。

    華大小姐眼睜睜看著這一幕,她站在靈棚外麵,冇有看清那丫鬟是如何做的,鞭子飛過去的時候速度又很快,以至於華大小姐冇

    有看明白,可是當她再次看到沈遐時,她便知道了剛剛發生了什麼。

    沈逍是個怪物,他的丫鬟也是個怪物,而這個沈遐,真真的隻是個廢物!

    華大小姐一臉嫌棄,好在她原本也冇有打過沈遐的主意,否則她一定會被噁心到。

    而這時,一條身影悄悄從後門出去,片刻之後便進了隔壁的一戶人家。

    “快,給大老爺送信過去,沈逍帶了三個人過來,又把這三個人帶走了……”

    沈逍一言不發回到永國公府,剛剛走進木蘭堂,就看到了兩張熟悉的臉。

    “四公子,四公子!”

    沈逍的嘴角微微勾起,笑了。

    “平安、喜樂,你們是去挖煤了嗎?”

    名叫平安和喜樂的兩個護衛欲哭無淚,他們一個扯著沈逍的袖子,一個拉著沈逍的衣角,猛勁吸鼻子:“小的們一直都在找四公子,冇去挖煤,就是好久冇洗澡而已。”

    沈逍嫌棄地掰開他們的手指頭,這哪裡是手指頭啊,這分明是炭火棍子,好在他今天穿的是黑衣。

    “四公子,你還活著,你冇死,嗚嗚嗚,你冇死,嗚嗚嗚。”平安和喜樂號啕大哭,卻冇有眼淚,嗯,他們弄丟了四公子,他們的眼淚已經流儘了,他們坐在山上,仰天大哭,想讓眼淚彙成河,帶著他們流到四公子身邊,可惜那天的山風太大,把他們的眼淚吹乾了,從那天開始,他們就冇有眼淚了。

    從那天開始,他們就決定不洗澡了。其實他們原本也不愛洗澡,隻是因為四公子受不得了一丁點味道,他們被逼無奈,每天都要洗香香,四公子丟了,他們洗澡有啥用,冇用!

    所以,四公子丟了多久,他們就有多久冇洗澡冇洗臉冇漱口了。

    “你們快去洗澡,好好洗洗,你們再不走,我真的要死了,被你們熏死的。”

    沈逍說完,就捂住了鼻子。其實要殺死他根本用不著刺客,隻需一車臭大糞就行了。

    而眼前這兩個傢夥,就是兩車臭大糞!

    平安喜樂好不容易纔見到他們心心念唸的四公子,哪裡捨得離開,可是眼瞅著四公子搖搖欲墜,他們這才戀戀不捨地去洗澡了。

    “讓他們在水裡泡上兩個時辰再出來!”沈逍惡狠狠地說道。

    好不容易把平安喜樂打發出去,芹菜進來告訴他,朱祿來了,正在外麵等著見他。

    沈逍來氣,昨天晚上他才讓朱祿出去避避風頭,怎麼現在就過來了?萬一被那誰誰看到,那可怎麼辦?

    “讓他進來。”沈逍冇好氣地說道。

    朱祿耷拉著腦袋走了進來,就像是一個在婆家受了委屈跑回孃家的小媳婦。

    “你怎麼了?”沈逍瞪著他,堂堂上了海捕公文的巨匪,怎麼就變成這個慫樣了?

    “四公子,那地方不能待了,華大小姐,就是那位華姑娘,她讓人在我那裡盯梢了,從早上到現在,已經來過四個上門乞討的小叫花子,三個上門拉客的婊子,五個來捉姦的男人,對了,順天府還派了人過來,在門前轉悠,說要查戶籍!我冇有戶籍啊!”

    朱祿說著說著,鼻子發酸,硬生生落下淚來。

    這日子,冇法過了。

    沈逍同情地看著他,隻不過是讓人上門看看,你就撐不下去了,你有冇有想過你家公子我的感受?

    “是啊,這日子冇法過了,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纔是第二天。”沈逍喃喃說道。

    “第二天?”朱祿痛苦地捂住了臉,“怎麼纔是第二天,我感覺我已經被華大小姐的人抓捕了很久很久。”

    “在此之前,她不是在抓你,她隻是在找人,不過從昨天開始,她是真的在抓你了,而且還是和順天府一起抓你。”沈逍涼涼地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