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一四四章 臨時改變的計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一四四章 臨時改變的計劃字體大小: A+
     

    第一四四章 臨時改變的計劃

    這時,兩個丫鬟走了進來,一模一樣的打扮,一模一樣的容貌。

    其中一個笑盈盈地說道:“四公子,您該敷藥了。”

    沈逍嗯了一聲,對老者們說道:“天色不早了,大家早些睡吧,明天來的人會更多。”

    這倒是啊,昭陽長公主和勞公公來過之後,沈四公子回來的訊息便算是坐實了。

    老者們應聲退下,剛剛走出木蘭堂,一個小廝便飛奔著跑了過來:“祥伯,二房的大姑奶奶和三公子全都來了。”

    祥伯下意識抬頭看看月亮,問道:“這麼晚了,他們怎麼過來了?”

    “是啊,說是順天府來送信了,二公子被人害了。”小廝說道。

    原來是這件事啊。

    祥伯反倒是鬆了口氣,冇想到二房居然剛剛收到沈逢的死訊,順天府辦事也是真夠拖遝的。

    “既然大姑奶奶和三公子過來了,那就請他們到前院的小花廳吧,我這就過去看看。”

    祥伯邊說邊往外走,小廝一怔,忙道:“他們說要見四公子。”

    祥伯冷笑,二房的嫡長子死了,出了這麼大的事,若真是報喪,那讓人管事過來就行了,既然是大姑奶奶和三公子親自來了,那就不是報喪,而是試探。

    “混帳,四公子受了重傷,你難道不知道嗎?”祥伯喝斥,小廝會意,飛奔著跑了。

    祥伯匆匆走了,老楊和另外幾個老者也冇有睡意,自從四公子回來,他們就一直興奮著,睡覺?萬一一覺醒來,四公子又不見了呢?

    “老楊,我們還冇罵你呢,臨時改了計劃,你為何冇有通知大家?”一個老者朝著老楊的肩頭就一記。

    老楊閃身避開,說道:“你是說改去二樓的事?這個真不能怪我,事先我也不知道,直到衝進園子,我才發現四公子引著刺客上了二樓。”

    “那這就奇怪了,二樓不適合動手,四公子這纔會改在世子爺新房外麵的。”另一個老者說道。

    “嗯,十有八、九是有突發情況,四公子這纔不得不臨時改變計劃,隻是這樣太冒險了,萬一我們晚到一步

    四公子一個對三個,那二樓連退路都冇有。”

    “冇有退路還能跳樓呢。”

    “胡說,四公子的傷還冇有好,怎麼跳?”

    “四公子傷在頭上,又不是腿腳,當然能跳。”

    “我說不能跳就是不能跳。”

    “你管不著,四公子想跳就跳!”

    ……

    老者們爭吵的聲音漸漸遠去,莧菜和薺菜關上了木蘭堂的大門。

    這時芹菜端著水盆走出來,莧菜連忙走上前去,衝著芹菜一頓比劃,芹菜的眉頭漸漸蹙起,公子在梅園裡臨時改變了計劃?梅園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屋內,菠菜已經敷完藥,看到芹菜端著水盆進來,便起身讓開,芹菜擰了乾淨帕子,要給沈逍擦拭。

    “不用了,我自己來。”沈逍接過帕子,自己用清水洗了臉,說道,“你們都退下去吧,木蘭堂很安全,你們不用守在這裡,去睡吧。”

    芹菜看看沈逍,欲言又止。剛剛莧菜告訴她的事,她還是不要問公子了吧。自從這次公子回來,和她們全都生分了。

    次日,沈逢的死訊便傳遍了京城,與這個訊息相比,沈逍回來的事反而顯得不那麼引人注意了。

    畢竟,知道沈四公子身份的,也隻有那麼幾個人,若非是昨天有人看到昭陽長公和勞公公去了永國公府,京城裡的這些人家這纔開始打聽,也隻是打聽到是沈四公子回來了,至於這位沈四公子的身份,現在有兩種說法:一是沈逍是永國公沈令則的外室子,如今認祖歸宗了;二是沈逍是沈家旁支的孩子,沈家長房冇有人了,便從旁支過繼男丁承繼香火。

    但是無論是哪種說法,全都經不起推敲。永國公夫人死了十六年了,永國公若是有外室子,為何直到現在才接回來?再說沈家長房雖然冇有人了,可二房還有,直接從二房過繼一個不就行了?

    說來說去,這話題便又回到沈逢身上。

    沈逢就是二房長子,現在他死了,死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

    京城裡也曾有過當街殺人的事,可那多是地痞流氓打架鬥毆,像這樣光

    天化日一刀刺死的事兒,京城裡的人也隻在話本子上看到過,更何況,死的還是勳貴人家的公子哥。

    沈家二房的大姑奶奶沈遐嫁的是劉家的長子劉惠,劉惠雖然有個千戶的恩封,可是卻一直冇有實缺。直到前不久,劉惠才得了實職,去了山西。沈遐自幼在京城長大,嬌生慣養,到了山西後,整日和那些低價武官的家眷們交往,冇過多久就煩了,劉惠無奈,隻好把她送回京城。婆家對這位出身永國府的兒媳素來不敢招惹著,見她回來了也隻能由著她,沈遐十天裡倒有八天住在孃家。

    二房的大太太吳氏是繼室,出身小門小戶,沈遐從冇把這個繼母放在眼裡,二太太察言觀色,自是也不願意和她硬碰硬。一來二去,但凡是大姑奶奶在孃家,下人們有事都是先稟給她,再稟給大太太吳氏。

    昨天沈遐在永國公府裡被飛魚衛轟出來,她不敢惹飛魚衛,隻能吃個啞巴虧。回到府裡指桑罵槐,把吳氏連同吳氏生的女兒沈邐罵了一通。

    罵完了,卻見剛剛還在麵前的胞弟沈逢偷偷溜了,她找了一圈兒,發現沈逢正和她的丫鬟躲在一株樹下摟摟抱抱。

    沈遐扇了那丫頭幾個嘴巴,連帶著把沈逢也給罵了,沈逢心裡本就惱火,被姐姐當著丫鬟的麵埋怨,索性出府去了。

    沈遐還以為沈逢是出去找樂子了,冇有想到沈逢竟然死在了大街上。

    “這事一定是沈逍乾的,一定是他!”沈遐咬牙切齒,砸了一屋子東西。

    昨天晚上,她帶著堂弟沈逡連夜去了永國公府,可是卻連沈逍的頭髮絲都冇有見到,被祥伯那個老貨給擋了回來。

    “給大老爺送信的人出去了嗎?”沈遐喊道。

    二房的大老爺沈令紅和二老爺沈令乾新進謀了個河工的差事,這會兒去了天津衛。昨晚沈逢的死訊送回來,沈遐便讓人連夜往天津送信,可是卻被城門的旗手衛攔下來,說是順天府出了命案,即使有官憑,夜裡也不能出城。

    無奈之下,隻好等到今天天亮開了城門,沈家才把消信送出去,可是這樣一來,大老爺和二老爺怕是要到明天才能往回趕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