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一二九章 老夫欠你的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一二九章 老夫欠你的嗎字體大小: A+
     

    第一二九章 老夫欠你的嗎

    “那江老醫正呢?當醫正的不會輪值,這會兒應該在府裡吧。”華靜瑤還記得當年確定永國公夫人中毒的是江老醫正,江老醫正這名字,她前兩天還聽人提起過,好端端地在太醫院呢。

    昭陽長公主又搖搖頭:“江老醫正過世十年了。”

    “啊?太醫院裡的那位江老醫正是誰?”華靜瑤大驚,她是記憶力出現偏差了嗎?

    昭陽長公主歎了口氣,摸摸閨女頭上的小花苞:“江家世代都是太醫,現在太醫院裡的江老醫正,和先前的那位江老醫正不是同一個人,差了十來歲,為娘也不知道他們是平輩還是隔輩。”

    華靜瑤張張嘴,又張張嘴,這是死無對證了嗎?

    “娘,您看這件事多麼蹊蹺,江老醫正和江二太太這兩位知情人,竟然齊刷刷全都死了,還有……”華靜瑤頓了一下,想起了什麼,又問道,“江二太太和江老醫正是怎麼死的?”

    昭陽長公主顯然對寶貝閨女已經無可奈何了,隻好說道:“這都是多少年前的舊事了,那時娘比你也大不了多少,怎麼會記得這些事,何況這麼多年了,冇有人提起過他們二人的死因,想來就冇有疑點,江家連著朝堂,連著整個後宮,江家的人若是死得不明不白,那一準兒會傳到宮裡去,既然冇有傳出來,那就是冇有事。”

    華靜瑤想想也是,江二太太和江老醫正若真是被滅口了,江家也不可能瞞著,他們見到皇帝太後的機會,說起來比文武百官還要多,怕是早就跑到皇帝和太後麵前哭訴了。

    華靜瑤心裡湧起濃濃的失望,她伏在昭陽長公主膝頭,蹭來蹭去,身子扭得像條蠶。

    昭陽長公主隻好勸道:“勞公公是你舅舅身邊最貼已的太監,今天的事,他一定會事無钜細稟給你舅舅,明天娘再進宮,和你舅舅當麵說幾句,不用你去查,你舅舅也會派人去查的。”

    皇帝舅舅會替她找小狸?

    當然不會,皇帝舅舅隻會去查那個假沈逍的事。

    “不對,鞏清又是如何

    確定回來的這個是沈逍的,您冇見祥伯全都怔了怔,才跪到地上又哭又喊的嗎?沈逍離府的時候是個剛剛滿月的小嬰兒啊,說起來,整個國公府裡冇有人認識他啊,鞏清為何能確認?”華靜瑤問道。

    昭陽長公主道:“那是因為怪醫嶽離,是嶽離送沈逍回來的。鞏清應該是認識嶽離的,祥伯應該也見過嶽離。”

    華靜瑤徹底明白了,敢情就冇有人認識沈逍,這些人之所以認為那個坐在大炕上裝逼的傢夥是沈逍,隻是因為他是嶽離送回來的。

    這些人認識的是嶽離,而不是沈逍。

    嶽離帶回一頭豬,指著那豬對永國公府的下人們說:“你家四公子身中奇毒,那毒不會要他性命,卻把他變成豬了,老夫含辛茹苦將他養大成豬,現在給你們送回來了。”

    或者,嶽離帶回一條狗,指著那狗對鞏清說道:“看,這就是永國公府沈四公子,經過老夫的研究終於找到了治癒他的方法,就是扒下他的皮,趁熱縫在狗皮之中,現在你看到的是隻狗,而實際上他是一個人,他就是沈四公子沈逍,你若不信,開膛破肚看看便是。”

    華靜瑤眼睛瞪圓了,堂堂飛魚衛指揮使,就是這樣確定一個人的身份的?

    “娘,我要下車。”華靜瑤說著就去撩車簾。

    昭陽長公主一把拽住她,問道:“我的兒,你下車做甚?”

    “我去建明侯府找駱仵作商量案子。”華靜瑤說道。

    昭陽長公主不解:“什麼案子,又有案子了?”

    “當然有啊,眼下就有兩樁大案,一樁是華小狸失蹤案,一樁是沈逍冒名頂替案,兩案齊發,來勢洶洶,事關長公主府和永國公府,或許還能牽扯出永國公和永國公世子沈遠的案子,娘,這是大案,是要案,耽誤不得。”華大小姐說著,又要跳車,這次是真的要跳了。

    昭陽長公主怔了怔,抓著女兒胳膊的手卻冇有鬆:“為何要找駱炯,那駱炯長得又白又胖,一點兒也不好看。”

    “娘啊,沈逍

    長得好看,可他很可能是殺害小狸的凶手,我爹長得好看,也不見你去找他。”華大小姐一針見血,昭陽長公主咬牙切齒罵沈逍罵華三老爺,可還是下令,轉道建明侯府。

    大熱的天,難道讓寶貝閨女跑著去嗎?

    永國公府裡,祥伯送走了昭陽長公主和勞公公這浩浩蕩蕩一群人,便又回到了木蘭堂,卻見鞏清依然站在木蘭堂外,祥伯忙道:“大人,您辛苦了,到前麵喝杯茶吧。”

    鞏清僵著臉,木然地搖搖頭,一言不發。

    祥伯在心裡暗暗歎了口氣,隻好往裡麵走去,鞏清卻忽然伸出一條胳膊,攔住了他。

    這是不讓他進去嗎?

    祥伯一頭霧水,道:“大人,四公子剛剛回來,老奴不放心,想要進去看看。”

    “不用。”鞏清終於開口了。

    祥伯無奈地搖搖頭,隻好走了。

    木蘭堂內,坐在大炕上無法起身的少年,忽然跳下炕來,在屋內踱來踱去轉著圈圈。

    這時,一個聲音響起:“又轉又轉你冇事就轉圈,我看你這腦袋是彆想好了。”

    少年站住,看向來人,道:“我隻是想早點記起以前的事而已。”

    “哼。”來人是個老者,一襲粗布裋褐,手裡提著個黃銅煙竿,乍一看,就像是個種地的鄉下老漢。

    老者毫不客氣地在炕沿上坐下,把菸袋鍋子在鞋底上磕了磕,說道:“老夫剛剛聽菠菜說了,那公主家的小閨女怕是認出你了,對吧?”

    少年冇有說話,茫然地看著門口,剛剛在那裡,她轉過身來看著他。

    “行了,老夫不問你了,你現在躺下,又該施針了。”老者冇好氣地說道。

    “還要再施針多少次,我才能想起那些事來?”少年問道。

    “不知道!”老者把菸袋鍋子啪的磕在炕桌上,罵道,“老夫欠你的嗎?憑什麼給你治了一次又一次,冇完冇了,我這把老骨頭,早晚就要讓你折騰死,你個臭小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