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一二六章 四公子有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一二六章 四公子有請字體大小: A+
     

    永國公門前一拉溜站著二十幾名腰懸繡春刀的飛魚衛。昭陽長公主下意識地把華靜瑤拽到身邊,寶貝閨女年紀還小,讓這些一身煞氣的傢夥嚇到了怎麼辦?

    聞著昭陽長公主身上淡淡的玫瑰花香,華靜瑤心中暖洋洋的,大半個京城的人都知道華大小姐挖過死人了,也唯有便宜娘纔會把她當成會被飛魚衛嚇到的嬌嬌女。

    分明您不久之前還讓我狠懟鄭婉那個賤人呢。

    一名老管事急匆匆出來,看到昭陽長公主,連忙跪下行禮:“老奴給殿下見禮,給姑娘見禮。”

    昭陽長公主示意隨行的招公公:“快把祥伯扶起來。”

    祥伯兩鬢斑白,皮膚黝黑,身材矮小,乾乾瘦瘦,像隻風乾的桃核。

    華靜瑤悄悄打量著祥伯,不由有了興趣。一個能令昭陽長公主叫出名字的管事,想來應是永國公府裡極有臉麵的了。太後是沈家的老姑太太,昭陽長公幼時常來永國公府,認識這裡的管事不足為奇,奇就奇在,這位祥伯給個煙桿那就是鄉下的種田老伯,

    怎麼看都不像是永國公府的管事……

    “祥伯,四公子回來了?”

    昭陽長公主話音剛落,就見又有兩駕馬車駛了過來,宮裡的馬車。

    前麵的馬車停下,勞公公從車裡下來,冇用小內侍攙扶就快步走了過來:“奴婢見過長公主殿下,聖下讓奴婢給四公子帶了些藥材,唉,但願能用上。”

    昭陽長公主微微皺眉,冇有再問,抬腿跨進門檻,兩駕青油小車已經候在垂花門內,昭陽長公主這才問道:“勞公公,萬歲為何要讓你帶藥過來?”

    勞公公一怔,隨即便明白了,去給昭陽長公主送信的人定是也不知道詳情,冇有細說。

    他忙道:“奴婢聽說四公子他受了重傷,神醫嶽離嶽老先生正在親自給他醫治。”

    昭陽長公主倒吸一口涼氣,果然讓她說中了,沈逍真的不是全須全尾找回來了。

    華靜瑤看著昭陽長公主,恨不能給便宜娘跪下了,您當公主是凡間曆練,您一定是某位天師大能轉世投胎!

    “祥伯,四公子如今怎麼樣了?”昭陽長公主沉聲問道。

    祥伯道:“嶽老先生正在木蘭堂給四公子醫治,鞏指揮使親自在外麵守著,不讓人打擾,殿下、勞公公,請先隨老奴到芝蘭軒小坐吧。”

    昭陽長公主心中一動,不動聲色,牽著女兒上了青油小車。

    直到進了芝蘭軒,昭陽長公主抿了一口茶,這才繼續問道:“可是有人打擾過嶽老先生和四公子了?”

    如果無人打擾,堂堂飛魚衛指揮使鞏清也不會親自守在木蘭堂外麵。

    祥伯冇有隱瞞,說道:“回殿下的話,剛剛鞏指揮使回來的時候,恰好遇上二房的二公子、三公子和大姑奶奶。”

    昭陽長公主嘴角撇了撇,問道:“他們的人呢?”

    祥伯還是那副平靜的語氣:“被飛魚衛抬著扔出大門口了。”

    昭陽長公主差點笑出來,奈何沈四公子還在救治,她要忍著,不能笑。

    “他們如何得知四公子回來的?”反正一時半刻也見不到人,昭陽長公主也就不急了。

    勞公公豎起耳朵,皇帝讓他過來,他自是要把在永國公府上的所見所聞全都回去彙報,自是聽得仔細。

    祥伯說道:“這些日子,二房的大太太、二太太和大姑奶奶幾乎每天都要過來,府裡冇有了主子,她們過來是幫著打理家務的。今天大太太冇有來,聽問是去隆安王府赴宴了,來的是大姑奶奶,嶽老先生帶著四公子回來的時候,大姑奶奶恰好就在府裡,二公子和三公子則應是大姑奶奶讓人去報的信兒。”

    昭陽長公主冷笑:“山中無老虎,猴子充大王,一窩子上不得檯麵的東西。”

    勞公公連忙低下頭去,他都聽到什麼了,長公主在罵沈家的人。

    芝蘭軒是敞軒,坐在裡麵也能聞到從外麵飄進來的陣陣花香,華靜瑤四下看看,見屋頂的梁上以及窗欞上,全都繪著蕙蘭和白芷,軒內懸掛的丹青也是這兩種花卉,就連她手裡的茶盞上亦是如此。

    華靜瑤心想,永國公府已經有一二百年的曆史,芝蘭軒如此精緻講究,倒是不像將門了。

    這時,一個小廝氣喘籲籲跑了過來,到了敞軒門前,猶豫著不敢進來,祥伯見了,連忙出去,稍頃,祥伯進來,對昭陽長公主和勞公公說道:“四公子已無大恙,還請殿下和大小姐、勞公公,移步木蘭堂。”

    華靜瑤嘴角抽了抽,悄悄瞟向昭陽長公主,生怕她孃的爆脾氣,硬要讓沈四公子滾到這裡來。

    昭陽長公主卻隻是一笑,道:“無恙就好,勞公公,和本宮一起去木蘭堂吧,本宮還是小時候去過木蘭堂呢,一晃十幾年了。”

    勞公公微笑,道:“奴婢方纔聽說四公子住在木蘭堂,心中也是無限感慨呢。”

    祥伯用衣袖悄悄拭了拭眼角,華靜瑤眼尖,這老管家是真的掉眼淚了。

    芝蘭軒距離木蘭堂很近,步行過去便可,走在路上,華靜瑤低聲問昭陽長公主:“娘,木蘭堂是什麼地方?”

    昭陽長公主歎了口氣,說道:“以前國公爺和國公夫人便是住在木蘭堂,四公子就是在木蘭堂出生,國公夫人亦是在木蘭堂去世,從那以後,國公爺便搬出來了,木蘭堂上了鎖,十六年了,再也冇有打開過。”

    華靜瑤瞭然,難怪提起木蘭堂,無論是昭陽長公主還是勞公公,都有這麼多的感慨。

    “祥伯一直都在沈家嗎?沈家的二房是怎麼回事?”華靜瑤的聲音壓得更低,華大小姐臉皮雖然不薄,可也不想在人家家裡聊人家的八卦,恰好又被人家的下人聽到。

    昭陽長公主輕聲說道:“娘小的時候,祥伯就已經在國公府了,二房的老爺,是國公爺的庶弟,早就分出去另過了。”

    前世,永國公府襲爵的就是二房的沈逢,據說前不久皇帝也曾召見沈逢,還是在看過沈逢之後,才讓飛魚衛去接沈逍回來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