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一一四章 且聽我細說從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一一四章 且聽我細說從頭字體大小: A+
     

    第一一四章 且聽我細說從頭

    “華姑娘,你喜歡破案是吧,真是巧極了,我也喜歡,我五歲那年,我娘丟了一串珠子,那串珠子是太後審的,你說她能不急嗎?把府裡挖地三尺,就差到順天府報案了,你猜怎麼著,最終這串珠子還是我給找到的,原來是我被娘養的那隻貓叼到窩裡了,你說我是不是破案的天才?我六歲的時候,我二哥揍我,我爬到假山上,你猜怎麼著,我在假山上往向一看,正好看到我二哥的長隨正在假山後頭偷吃,偷吃的還是我娘屋裡的丫鬟,我二哥的耳朵差點被我娘揪下來,再也顧不上揍我了,哈哈哈!”

    麴院風荷著實是寬敞,寬敞到能容下六名舞姬齊跳胡旋舞。

    不過今天冇有胡旋舞,華大小姐在場,江南春的東家若是還敢讓那露胳膊露肩膀的舞姬進來,那就是嫌命太長了。

    冇有舞姬,也冇有絲竹聲,可是卻有鞏六少年那震破蒼穹的笑語聲。

    秦崴冇臉看了,鞏六今年不是十六就是十七,這是要從他小的時候說起嗎?

    他彆過臉去,卻迎上了大皇子投過來的眼神。

    大皇子眉頭動了動,瞥了秦崴一眼,昨天你把這二貨也叫過去了?

    秦崴揚眉,攤了攤手,昨天他在彆院裡宴客,明明請的是張家的十一和十二,張十二的確是來了,可是張十一卻換成了鞏六。

    後來他讓小廝悄悄去打聽,這才知道是鞏六死乞活咧要跟著一起來,張十一和鞏六小時候打過架,鞏六打爆了張十一的腦袋,直到現在,張十一看到鞏六就腦袋疼,因此,鞏六要來,張十一鐵定是不會來的。

    昨天鞏六去了秦家彆院,又去了山水巷和鳳陽書院,所以今天鞏六就進了順天府,又屁顛屁顛跟到了江南春。

    秦崴來氣,大皇子這是怪到他頭上了?他真比竇娥還要冤!

    大皇子看著在自家小表妹麵前大獻殷勤的鞏六,越看越辣眼,小表妹養在深閨,偶爾露露臉,就讓狼崽子給盯上了。

    大皇子從小表妹

    聯想到了自己的親妹子三公主,再過幾年,京城裡的那些狼崽子,又會盯上佳卉了吧,佳卉可冇有瑤瑤這麼機靈,萬一被人騙了,那可如何是好?

    那邊鞏六少爺已經說到了七歲那年:“我七歲時,我爹讓人送回一車好皮子,我挨個去聞,你猜怎麼著,我硬是從皮子上聞到了石灰的味道!我娘嫌棄得不成,死活不肯拿那些皮子做衣裳。我爹聽說以後,寫信給我三哥,讓我三哥替他收拾我,我在恭房裡藏了一天。”

    聽聽,恭房都出來了。

    大皇子忍無可忍,宮裡有個鞏惠妃,現在這裡又有個鞏六少爺,他們趙家的人該他們欠他們的,宮裡宮外不得安寧。

    “表妹,你不是想要向駱仵作請教嗎?駱炯,快問問我表妹要向你請教什麼?”大皇子的聲音宛若七月裡的一股涼風,硬生生壓下了鞏六那如火如荼的童年往事。

    華靜瑤正聽得入神,彆說,她還挺喜歡聽鞏六說話的。

    前世在衙門裡,每天都要和那些衙役們一起喝喝小酒吹吹牛,就是在宮裡時,她身後一眾小內侍小宮女們的大姐頭,唯一的樂趣就是聽人吹牛了。

    反倒是重生回來,她想找個能吹牛的侃大山,真比登天都難。

    鞏六一定是猴子派來的!

    不過,大皇子提醒了她,哎喲,她差點忘了今天來這裡的主要目的。

    “駱仵作,我還真有問題想要請教你。”華靜瑤索性走過去,坐到駱仵作旁邊。

    鞏六正說到興頭上,一回神華大小姐竟然去找駱炯那胖子了。

    鞏六擰著眉毛,同為勳貴子弟,他從小就認識駱炯。駱炯和秦崴差不多大,和他們玩不到一起,他之所以對駱炯記憶深刻,是因為駱炯身上總有一股子味道。

    以前他不知道這是什麼味兒,從昨天開始,他知道了。

    丫的,那是屍體的味道!

    算了,念在駱炯臭氣熏天的份上,就不跟著華大小姐坐過去了。

    鞏六招招手,一名親隨跑過來。

    “你去把那個啥啥,就是我娘買香露的那家鋪子裡,把每種香露各買上十瓶八瓶,全都送到梧桐衚衕。”鞏六下意識地壓低了聲音,他可不想被人聽到,學著他去給華大小姐買香露。

    那邊華靜瑤正在向駱仵作虛心請教。

    “駱仵作,我一直想不明白,張若溪這般聰明的人,為何生下的孩子要麼天殘,要麼地缺,就連張七姑娘也不靈光,這是巧合嗎?”

    鞏六立刻來了精神,是啊,他也想不明白,華大小姐是問到他的心檻裡去了。

    “對啊,老駱,你說說看,該不會是那張四太太真的偷人了吧,否則連生三個都有毛病?再或者是張若溪壞事做得太多,老天爺對他的報應?”鞏六問道。

    這個問題其實縈繞在很多人的心頭,就連大皇子和秦崴也不由看向這邊,聚心會神地聽他們說話。

    “咦,華姑娘為何有此一問,莫非令尊冇有告訴你?”駱仵作有些不解。

    華靜瑤錯愕:“我爹?他知道嗎?他既不是大夫,又不是仵作,他是如何知道的?他冇有告訴過我,不過我也冇有請教過他。”

    駱仵作點點頭,道:“原來是華姑娘冇有向令尊請教,這就難怪了。今日在順天府,我和令尊都在堂下候著,聽到劉伯的供詞,我便也有同樣的疑惑,並且不由自主說了出來。令尊聽到後,便向我解釋,張若溪之所以三個兒女皆有殘疾,那是因為他與太太是表親,血緣太過接近,這纔會有此劫數。”

    “啊?”麴院風荷裡的幾個人不約而同發出疑問。

    這怎麼可能呢,張若溪與張四太太的確是表親,可這明明是親上加親的美事,如何會遭到報應?

    大皇子禁不住問道:“張若溪與張四太太乃是姨表親,不在五服之中,二人並非同姓同族,又怎能算是血緣接近呢?再說,各家各戶如張家這般婚配的不計其數,為何彆人家裡冇有這種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