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一零三章 二十年前的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一零三章 二十年前的事字體大小: A+
     

    “小人的嶽家姓孫,孫家祖傳的接生手藝,小人的婆娘是家中獨女,小人是上門女婿”,唐順歎了口氣,繼續說道,“孫家雖然做的是三姑六婆的生意,上不得檯麵,可是卻能經常出入大戶人家。小人也不吹牛,二十多年前,除了宮裡的貴人以外,京城裡數得上的大戶人家,都是請孫家穩婆來接生的。”

    唐順又歎了口氣,像是有歎不完的氣:“那年剛剛開春,小人的婆娘從外頭回來,又是歡喜又是擔憂。歡喜的是有個大戶人家的太太快到日子了,出了五十兩銀子的高價,讓她提前進府,照顧產婦等待接生,還說隻要大小平安,不論生男生女,另給五十兩的封紅。這可是京城裡一等一的價格,我那婆子臉上有光,自是歡喜;可是讓她擔憂的事也不小,原來那位太太身子不好,先前已經夭折過兩個孩子了,都是落草不久就嚥氣的,我婆娘有經驗,她說這種情況其實怪不得穩婆,這是孩子的爹孃的原因,要麼是爹孃兩邊的家裡有遺傳的隱疾,影響到了子嗣,要麼就是爹孃自身的體格不行,孩子從孃胎裡就弱,即使生下來也活不了。可這話她不能和主家說,說了人家也不信。”

    唐順的話說到這裡,堂上堂下所有人都猜到那家人是誰了。

    張若溪的妻子,接連生下兩個兒女,全都夭折,張太太為此一病不起。

    黎府尹沉聲問道:“唐順,你妻子所說的那戶人家是誰?”

    唐順轉過身來,一雙不大的小眼睛看向張若溪,他依然畏畏縮縮,但是卻已經挺起了背脊。

    “回大人的話,請小人婆娘去接生的,就是這位張山長的家裡。小人去他家找過我婆娘,自是認識他!”

    “一派胡言,張某從未見過此人,請大殿下和黎大人勿要聽此宵小亂語。”張若溪冷冷地說道。

    大皇子乾咳一聲,冇有理會張若溪,他對唐順說道:“唐順,你繼續說吧,你妻子可有接下這宗生意?後來又如何,她為何冇有與你同來?”

    唐順忽然趴到地上,連磕了幾個響頭,他再次抬起頭來時,額頭一片青紫。

    “小人的婆娘很是躊躇,那家產婦已經連折兩胎,這一胎難免也是這個結果。於是她就去找自家嬸子商量,她那嬸子比她經驗豐富,手裡還有幾招絕活,因為上了年紀,多了個手抖的毛病,這纔不再接生意。小人還記得,那天我婆娘歡天喜地的回來,說這單生意能接了。小人仔細問她,她說嬸子教給她一個秘方,如果孩子命大自是無妨,若是那短命的,也能活過滿月。隻要出了滿月,孩子是生是死,那也怪不到穩婆頭上。”

    “後來呢?”唐順的話剛一停下來,外麵圍觀的百姓便異口同聲地衝他喊起來。

    唐順朝外麵看了看,繼續說下去:“小人的婆娘提前七天住進張家,對了,這個張家不是荷花池的張家,也不是寶相寺前街那個張家,而是柳樹衚衕的張家。”

    唐順說的有點繞,可是但凡熟悉張家的人,卻是一聽就能明白。

    荷花池張家是老宅,住的是張家嫡房,如今的通政使張二老爺就住在那裡。

    寶相寺前街的張家,是張家二房,張四老爺張若溪和張五老爺張若穀就是二房的,二房這一代的當家人是張三老爺,十年前張三老爺病故後,張三太太和三個兒子住在那裡,如今那邊當家的是張四少爺張弢,張五老爺外放回京後,暫時冇有置辦宅子,一家人也住在寶相寺前街。

    柳樹衚衕的張家,則是張若溪的宅子,眾所周知,張若溪是在妻子死後,他致仕出任鳳陽書院的山長後,才搬到山水巷的,在此之前,他家就是住在柳樹衚衕。

    “有一天,我婆娘托了一個小廝來我家報信,說張進士家生了個閨女,母女平安,我婆娘還要在張家多住幾天,過了洗三禮就回來,讓我放心。我聽說以後也很高興,至少張家的閨女冇有一落草就死掉,這當然是好事了。轉眼又過了三天,我便去張家接人,大家應該全都知道,大戶人家洗三禮時賞的金錁子銀錁子,全都是穩婆收了的,這張進士是荷花池張家的子弟,那可是一等一的富貴人家,賞的東西一定少不了,我婆娘一個人拿這麼多東西回來,萬一被偷兒盯上,那可就麻煩了,因此,我去的時候,還帶上了我家大小子。

    大小子那年十四歲,小牛犢子似的。我們爺倆兒歡歡喜喜去柳樹衚衕接人,在路上我還許給大小子,他娘拿錢回來,就帶他到狀元樓吃頓好的。可是我們到了柳樹衚衕,門子聽說我們是來接人的,就告訴我們,說我婆娘早在一個時辰前就走了。那時我們還真相信了,還以為是兩相走岔了,我擔信她獨自回去遇到搶錢的,就急匆匆帶著大小子回家去了。可是家裡卻隻有我那五歲的小女兒,她娘壓根兒冇有回來過。

    我一聽就慌了,帶著兒子出去找,可是我們找到天黑了,也冇有找到人。冇有辦法,我隻好又來到柳樹衚衕,那門子一口咬定,說我婆娘早就回家去了。我半信半疑,忍不住就和他爭吵起來,剛好巡城兵從這裡經過,問我們為何爭吵,我就把我婆娘不見了的事全都說了,巡城的便又問那門子,冇想到那門子卻說我婆娘八成是和野男人跑了,對我百般羞辱,我那大小子年少氣盛,聽那門子這樣說他娘,一氣之下,當著巡城兵的麵,就把那門子給打了。

    這一下就驚動了張進士,就是這位張老爺張山長,我還以為他出來後會解釋我婆孃的事,冇想到他卻讓巡城的把我兒子抓走,他是當官的,再說巡城的又親眼看到我兒子打人,於是就真的把人抓進了五城兵馬司。

    我擔心大小子,塞了幾兩銀子,請他們照應著一點兒,彆讓那些犯人欺負他,自己則又繼續找我婆娘。找了整整一夜,又被巡城的抓住,冇辦法,爺倆兒都進了五城兵馬司,次日,他們打發我回家拿罰銀,可我一進家就發現我那小女兒不見了!我剛跑出家門,就聽到有人說井裡撈出個死孩子,我過去一看,那井裡撈出來的,就是我閨女!”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