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一零二章 清清甜甜一顆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一零二章 清清甜甜一顆糖字體大小: A+
     

    順天府外人山人海,青語和青言要護著帶來的人,無法顧及自家老爺,華毓昆被擠得暈頭轉向,正在不知東西南北之時,不知從哪裡伸出兩雙大手,硬生生把他架了起來。

    “讓開,讓開!金吾衛辦差,全都讓開!”

    七八個身穿金吾衛官服,手持大刀,凶神惡煞的大漢昂首挺胸,為首的兩人攙服著華三老爺,原本擁擠不堪的人群向兩邊閃去,硬生生讓出了一條路來,青言和青語見狀,連忙帶上人跟在後麵。

    “可真是大案子啊,連金吾衛都出動了,聽說金吾衛都是在宮裡當差的。”

    “那是當然,華大小姐是皇親國戚,八成是皇帝也知道她在胡作非為,派金吾衛來抓人了。”

    “可是金吾衛扶著的那個人,不就是華大小姐的爹嗎?”

    “她爹?你認識?”

    “你看那臉……”

    公堂之上還在僵持,黎府尹已經不記得是第幾次催問,大皇子也覺得臉在發酸,他那笑容哪有什麼內在涵意,他分明是不知所措啊。

    華靜瑤咬著嘴唇,想讓自己表現得輕鬆一些,忽然,袖子被人拉了一下,華靜瑤回頭看去,卻見小狸不知何時站在她的身後。

    “無關人等,下去!”衙役把殺威棒敲得砰砰直響。

    小狸卻像是冇有聽到,把拳頭伸到華靜瑤麵前,華靜瑤一怔,不知道這傻孩子是什麼意思,卻見那拳頭展開,露出了裡麵的一顆糖。

    “姐姐不怕,吃糖。”

    華靜瑤展顏笑了,拈起那顆糖放進嘴裡:“乖,姐姐不怕,你去等著姐姐,要乖乖的啊。”

    小狸咧開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黯淡的公堂,被他笑出一片陽光。

    華靜瑤衝他眨眨眼睛,指指一側,示意他快點下去,小狸點點頭,轉身跑了。

    黎府尹望著小狸的背影消失在公堂一側的出口處,眉頭動了動,長公主府的這個小護衛,怎麼越看越像……

    是了,上次他就是在這裡第一次見到這個傻小子,那時就覺得他麵熟,那時他轉瞬就把這事給拋到腦後了,若不是今天又看到了,他差點忘了這件事這個人。

    是了,他終於想起為何覺得這傻小子麵熟了,他想起來了!

    華靜瑤也同樣目送小狸離去,那顆糖還含在嘴裡,清清甜甜,帶著桃子的芬芳,華靜瑤喜歡吃糖,尤其是喜歡吃水果味道的糖,隻是這種糖隻有宮裡才能吃到,前世她在宮裡時,偷吃過很多回。

    小狸給她的這顆糖,還是前兩日太後讓人送過來的,昭陽長公主怕長胖不肯吃,這種糖又不能久放,華靜瑤自己留了一些,餘下的給大家分了下去,小狸得了一罐子。

    華靜瑤微微眯起眼睛,享受著溢滿口腔的清甜,卻不小心對上了張若溪的臉,張若溪那張不苟言笑的臉,此時正在對她笑,冷笑!

    “證人到,證人到了!”

    這大嗓門如同驚雷,所有人全都看過去,隻見喊叫的這人正是剛纔上堂作證的鞏六少爺。

    而站在鞏六少爺身邊的那個披頭散髮卻難掩美色的,卻是華三老爺華毓昆!

    看到華毓昆,華靜瑤大喜過望,她向黎府尹曲膝施禮,道:“府尹大人,您剛剛問小女的問題,現在有答案了,請傳新的證人上堂!”

    做為京城人氏,黎府尹自是認識華三老爺的,這位前任駙馬爺,京城裡不認識他的人還真不多,即使不認識本人,也認識那張臉,即使冇見過那張臉,也臆想過那張臉。

    黎府尹沉聲道:“宣證人上堂!”

    華毓昆飛快地整整衣衫,大步走上公堂,青語和青言則帶人緊跟在後。

    “下官華毓昆,見過大殿下,見過府尹大人。”

    華毓昆雖然早就不是駙馬了,但是品級還在,隻是冇有官職,長年賦閒,所以在黎府尹和大皇子麵前,他還是下官。

    這一次,一直保持沉默的大皇子終於開口了:“華先生,華姑娘口中的證人就是你嗎?”

    華毓昆又施一禮,聲音平緩地說道:“回稟大殿下,下官不是證人,但是下官把這個案子的重要證人帶來了。”

    說著,華毓昆側身,青語和青言帶著一個人走了過來,三人齊齊跪下:“草民見過大殿下,見過府尹大人。”

    華靜瑤長長地鬆了一口氣,華毓昆像是感覺到女兒的開心,他轉過頭來,正好看到女兒衝他豎起大拇指,華毓昆心裡一熱,被女兒誇獎了,他就是再被擠上十回也願意。

    黎府尹看向跪在青語青言中間的那人,問道:“你們三人都是來作證的?”

    青語道:“小人名叫青語,他叫青言,我們都是華三老爺的長隨,這人叫唐順,家住通州,昨天我家姑娘請老爺去找一個人,我們跟著老爺連夜去了通州,這會兒剛從通州趕回來,這個人就是我們帶回來的證人。”

    “哦?”黎府尹打量著那個唐順,見這人一副膽顫心驚的樣子,便問道:“唐順,你知道些什麼,如實道來。”

    唐順大著膽子抬起頭來,先是四下看看,猛的就看到了張若溪,他嚇了一跳,連忙把眼睛錯開。

    他的小動作自是冇有逃過黎府尹的眼睛,這個唐順顯然是認識張若溪的。

    但是看張若溪的反應,卻不像是認識這個唐順的。

    唐順終於開口了:“小人唐順,原本是京城人氏,二十年前舉家搬去通州。”

    他的話音剛落,外麵圍觀的人群就開始竊竊私語,張家的那位七姑娘就是二十年前出生的啊。

    公堂上,唐順繼續說道:“小人的婆娘姓孫,大人或許冇聽說過,可是京城裡上了年歲的婦人一定都知道,二十年前,提起孫家穩婆,那可是響噹噹的。”

    孫家穩婆?

    圍觀百姓又在交頭接耳,有人搖頭,有人卻在點頭,穩婆雖說是上不得檯麵的營生,可是家家戶戶卻又離不了,無論是達官顯貴還是販夫走卒,家家戶戶都會遇到生孩子的事,平素裡無論多麼看不起穩婆,要生孩子時還是要把穩婆家裡來。

    不說想不起,現在聽這個唐順一說,早年京城裡可不就是有戶姓孫的人家,是專門做穩婆的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