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九十九章 作威作福大小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九十九章 作威作福大小姐字體大小: A+
     

    聽到張五老爺這樣說,黎府尹雖然麵色如常,可是心裡卻多多少少有些不悅。

    你這是擔心我會任由華大小姐在順天府作威作福嗎?

    以前就曾聽人說過,外放一兩任便可,時間長了眼睛看到的就是衙門裡的那些小官小吏,坐井觀天,就連見識也短淺了。

    這裡是京城,這裡是天子腳下,掉下塊牌匾就能砸死幾個三品大員的地方,尊貴如大皇子,也不會在越過他這個府尹在順天府裡發號施令,何況是那位古靈精怪的華大小姐。

    清遠伯府那樁案子是他審的,要多順就有多順,為此皇帝還在文武百官麵前稱讚過他;香火衚衕殺妻案雖然是大皇子審的,可皇帝也稱讚了他,讚他把大皇子教得很好。

    若不是張五老爺提起,黎府尹還不知道張山長的案子竟然也和華大小姐有關,於是,在張五爺的碎碎念中,黎府尹走神了,這次陛下若是再在文武百官麵前稱讚他,他一定要謙虛,謙虛。

    張五老爺沉浸在對無良貴女的譴責中,冇有察覺到黎府尹的神遊太虛,他自顧自又說了一大通,直到親隨再次進來,說道:“大人,大皇子和秦府丞到了。”

    黎府尹鬆了一口氣,對張五老爺道:“張兄,要不要一起去參見大殿下?”

    張五老爺還真想見見大皇子,可是他終究也是三四十歲的人了,哪些人能見,哪些人不能見,他心裡還是有數的。

    何況,以大皇子的身份,即使他想見,大皇子也不一定肯見他。

    黎府尹終於把張五老爺打發走了,整整衣冠,去見大皇子和秦崴。

    大皇子在順天府有自己的一間屋子,此時,華靜瑤正坐在這間屋子裡,和大皇子說話。

    “大表哥,你這兩日進宮見到三公主了嗎?”

    “昨天剛剛見過,活潑多了,我去的時候,她正和兩個小宮女在撲蝶,跑得滿頭是汗。”大皇子說著,伸手從荷包上取下一隻玉蝴蝶,笑著說道,“看,這是她給我係上的,我一個大男人,她給我係隻玉蝴蝶,偏偏太後她老人家也說好看,你看,我隻好就這樣戴出來了。”

    華靜瑤看著那隻玉蝴蝶,一臉的羨慕:“大表哥若是不喜歡,可以給我啊,我喜歡。”

    “你若是喜歡,表哥給你尋個一樣的,隻是這個不能給你。”

    兩人正說話之間,黎府尹便進來了,大皇子說道:“黎大人來得正好,咱們先說說這案子吧。”

    ……

    張五老爺出了順天府,卻冇有走遠,他去了離順天府很近的江南春。

    一個時辰後,一名小廝飛奔著跑了過來:“五老爺,不好了,順天府要開堂審案了!”

    “開堂?審案?要審哪個案子?”張五老爺眼珠子瞪圓了,不會是鳳陽書院的案子,一定不會的,涉及到張家,涉及到鳳陽書院的山長,這案子不會開堂審理,即使要審,也是在後堂裡審審,又怎麼可能放在公堂上,讓百姓們圍觀呢。

    冇等小廝回答,就聽到一樓大堂裡一片喧嘩,有人高聲喊道:“快去看審案啊,審的是鳳陽書院的山長殺人案,快去啊!”

    張五老爺臉色驟變,他探身去看,想看看是哪個刁民如此大膽,公然敗壞張四老爺的聲譽,可那喊話的刁民夾雜在眾多刁民當中,他連個正臉也冇有看到。

    張五老爺滿腔憤慨,正欲義正嚴詞指責,忽然看到有個熟悉的身影,寬袍大袖,行雲流水般走進來,白衣嫋嫋,衣袂飄飄,翩若驚鴻,婉若遊龍,這樣的人兒,拿支笛子就是那由天而降的韓湘子,他一腳跨進門檻便開始擼袖子,雙手攏在嘴邊,衝著樓上大聲喊道:“鞏六,鞏六,快點下來,到順天府做證去!”

    張五老爺初回京城,不知道鞏六何許人也,但是樓下這個打扮得人模狗樣,行為舉止卻粗俗不堪的混帳,他卻是認識的。

    長房的那個禍害,張十二張弘!

    他昨天剛剛帶人去抓了自己的從叔,今天就又找人去順天府做證,這個混帳,張家怎麼出了這麼一個混帳!

    “來人,去把十二綁了,綁到荷花池,讓他爹看看,他養的是什麼兒子!”

    張五老爺氣急敗壞,幾名親隨飛奔著下樓,可是有人比他們更快,一條花裡鬍梢的身影,不知從哪裡冒出來,嗖的一下出現在張五老爺身邊,接著,又嗖的一下,竟然直接從二樓跳了下去,隨著滿堂喝采,那人穩穩噹噹落到地上。

    張十二少上前一把扯過那人,說道:“快走,華大小姐已經去了,大殿下也在。”

    張五老爺立時明白了,這個穿得花團錦簇嘩眾取寵的傢夥,就是張十二口中的那個什麼鞏六。

    這時,剛好一個油頭粉麵的傢夥從旁邊走過,張五老爺也不管那人是誰,便問道:“那個鞏六是什麼人?“

    油頭粉麵的傢夥連忙說道:“那位是惠妃娘孃的侄兒,榆林衛指揮使鞏澍鞏大將軍家的公子。”

    果然是個紈絝,張十二居然是和這種紈絝在一起廝混!

    張五老爺越想越氣,他早就說過,張二老爺教導孩子是有問題的,好好一個孩子,不笨不傻,不把他拘在家裡讀書,偏偏要放出去,任由他結交些亂七八糟的人,看看,現在就養出來一個胳膊肘往外拐的家族敗類!

    “去順天府,我倒要看看那個混帳是如何幫著外人顛倒黑白的。”張五老爺一撩袍子,大步走下樓去。

    剛剛走下幾級台階,他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對一名小廝說道:“你去荷花池,把這事稟給老太爺。”

    小廝麵有難色,老太爺是他想見就能見的嗎?

    可是張五老爺已經走了,他隻好歎著氣,硬著頭皮往荷花池去了。

    剛剛被張五老爺扯著問話的那個油頭粉麵,也就是江南春的大東家江南,這會兒卻是兩眼發光,叫過掌櫃,說道:“把麴院風荷留出來!誰來了也不給,出多少銀子也不行!”

    麴院風荷是江南春最大最雅緻也最貴的雅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