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八十七章 你在哪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八十七章 你在哪裡字體大小: A+
     

    如果是正常的姑娘,肯定不會這樣,可她的智商如同孩童,爹爹讓她閉上眼睛,她就真的閉上眼睛冇有睜開。

    可是如果自己去報官,該怎麼說?衙門會相信他的話嗎?不,他是秀才,衙門或許會相信他的話,可是他們卻不會相信秀秀的話,何況秀秀不會表達,她把要說的話全都畫在畫上。

    那些人會把秀秀當成傻子,當成傻子!那些官老爺如何會相信一個傻子畫出來的東西。

    苗紅輾轉反側一夜無眠,次日是書院裡休沐的日子,他冇有像往常那樣睡懶覺,而是一大早就來到常嬸的鋪子吃早點。

    早點攤子擺在門口,已經坐了四五個客人。今天是書院的休沐日,學生們不像往常那樣,吃完飯就急急忙忙回書院晨讀,而是一邊吃飯,一邊侃大山,在飯桌上擺起了龍門陣.

    “聽說了嗎?張山長病了,李宏和王雲今天要跟著劉夫子、王夫子一起過府探望。”

    “唉,羨慕不來的,李宏和王雲都是師長們引以為豪的得意門生,像我們這樣的,想去探病都冇人帶著一起去。”

    “那倒也是,上次在狀元樓的那場文會,李宏和王雲可是大出風頭,聽說那場文會連三皇子四皇子都去了,唉,早知如此,那天我也去了。”

    “你去了又如何,你能拔得頭籌,在兩位皇子麵前大出風頭嗎?”

    “算了,不說這個了,聽說張山長病得不輕,連太醫都請來了。”

    “張山長是住在折蘆巷還是山水巷來著,我記得聽人說過的。”

    “張山長住在山水巷,不過這會兒他冇有在那兒,李宏說張山長在小甘山的半山上有處山房,他現在就在那裡養病。”

    苗紅知道小甘山上的那幾座院子,有秦家的,有張家的,還有錢家和羅家的,對了,還有一座是永國公府的。聽說那幾座院子裡全都連著溫泉,因此,每年冬天這些人家都會過來小住,現在這個季節,因為經常下雨,下起雨來山路不好走,那些院子反倒是空著。不過,據說永國公府的院子一直空著,空了好幾年了。

    張家的那處院子叫掩月山房,門匾上的字是鳳陽先生張謹所題,剛來京城時,苗紅和書院裡的幾個學生,還曾專程跑過去瞻仰過聖人墨寶。

    張山長是張家的人,想來就是住在那座掩月山房裡。

    掩月山房,也不知為何會取這個名字。

    苗紅手裡的筷子忽然停在了半空,他想起來了,當年他們幾個去看掩月山房的門匾,回來的路上曾在那片山坡上站了一會兒。

    那時他們幾個都是初到京城,又考進了天下馳名的鳳陽書院,難免有幾分少年得意。

    當時,他們手搭涼篷極目四望,一個學生指著山下說道:“你們猜那是什麼地方?”

    另一個說:“那一定是先生們的住所。”

    “不對,是畫室,鳳陽書院有畫室。”

    於是大家便打賭,打賭那裡是先生住所還是畫室,賭注是小紹興的一罈女兒紅。

    他們飛奔著跑下山坡,結果發現,那裡既不是畫室,更不是先生們的住所,而是書院的大廚房。

    這件事讓他們笑了很久,直到現在想起來,還會打趣一番。

    掩月山莊旁邊有一條小路,那次他們是誤打誤撞,可也證明瞭從掩月山莊到那片山坡其實並不遠,他們是跑著下山的,用了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如果是走著下山,也頂多是兩盞茶的時間。

    苗紅想到了那幅畫上,梳著髮髻,綰著簪子,穿著文士長袍的男人。

    昨天他一時緊張,竟然冇有細看那個男人的相貌,隻記得那人有鬍子。

    秀秀的畫技不亞於他,而且尤擅工筆,對人物的相貌描畫細緻。

    想到這裡,苗紅放下手裡的筷子,快步進屋,正要去敲秀秀的屋門,卻發現那門是虛掩著的,隔著一道門簾,若不撩開簾子去看,是看不到門是開著的。

    秀秀像個孩子,喜歡睡懶覺,從不會這麼早起床的。

    苗紅心裡湧起不祥之感,他推開門走了進去。屋裡隻有一張床一個妝台和一張八仙桌。

    床上的被子攤開著,桌子上還有攤開的畫紙,可是人卻不見了。

    苗紅轉身跑出去,看到正在攤子上忙活的常嬸和常叔,問道:“看到秀秀了嗎?”

    常嬸笑著說道:“那姑娘懶著呢,一定還在睡覺,沒關係,我給她留了早飯,等她睡醒再吃也不遲。”

    “常嬸,門板是您打開的嗎?”苗紅又問。

    “不是我,是當家的打開的。”苗紅指著正往鍋裡倒水的常叔說道。

    苗紅連忙跑去問常叔:“常叔,早上你是什麼時辰打開門板的?”

    常叔一邊忙活一邊說道:“挺早的,今天不是我打開的門板,是你常嬸,我早上起來就去茅廁了,從茅廁出來,你常嬸已經打開門板了。”

    不對,全都不對。

    常嬸以為門板是常叔打開的,常叔卻以為門板是常嬸打開的。早上常叔上了茅廁,所以纔會引起這樣的誤會。

    而實際上,打開這門板不是他們二人中的任何一個,而是秀秀。

    秀秀早就起來了,自己打開門板走了出去。

    她出門的時候,可能天還未亮,也可能還是半夜,更有可能就是昨天夜裡常叔常嬸剛剛睡下之後!

    苗紅轉身又回到秀秀的房間,他要找出昨天秀秀畫的那幅畫,那幅畫著她的父親殺死她母親的畫。

    可是苗紅找遍屋裡的所有角落,翻遍了秀秀留下的所有畫稿,卻唯獨不見了那一幅。

    畫在哪裡,秀秀在哪裡?

    秀秀一個人,一個連家在哪裡都不知道的小姑娘,在天還冇有亮,頂著星星,在黑夜裡走出屋子,拿著那幅可怕的畫,獨自一個人走進黑夜,她去了什麼地方,她會遇到什麼人,遇到什麼事她是否還活著?

    苗紅不敢再想下去了,他不敢想了。

    他像瘋了一樣,找遍書院外麵大大小小的鋪子,常嬸家的鋪子就在這裡,他希望秀秀是走進了這些地方,她隻是迷路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