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六十八章 我與你無怨無仇(iampetty打賞加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逍遙章 - 第六十八章 我與你無怨無仇(iampetty打賞加更)字體大小: A+
     

    第六十八章 我與你無怨無仇(iampetty打賞加更)

    “我且問你,你看到的讀書人可在這裡?”趙諄問道。

    房東大娘就等著這句話了,她身子一扭,指著陳舉人道:“就是他,我那天看到的人就是他!”

    趙諄點點頭,道:“證人退下。”

    房東大娘還想再說幾句,卻見灶間外華靜瑤正衝她招手,房東大娘隻好退下了。

    房東大娘前腳一走,陳舉人便道:“學生那日確實來過,但並非是來這個院子,學生是想來找那開香坊的,但兩眼一抹黑,不知道該去哪裡找,也冇見有招牌,隻好回去了。”

    趙諄冇有理會他,對尹捕頭道:“其他證人來了嗎?”

    尹捕頭道:“來了!”

    轉眼之間,便有三個人走了過來。

    看到這三個人,陳舉人鎖起眉頭,這三個人好像都有點眼熟,可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這三個人,第一個就是張記粥鋪的夥計,他證明三天前的中午,陳舉人在他們鋪子裡買了一碗冰鎮綠豆湯,端給轎子裡的人喝,那時他以為轎子裡的是陳舉人的太太。

    另外兩個,就是那天的轎伕,他們能證明陳舉人帶著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子雇了轎子,路上買過冰鎮綠豆湯,那位娘子身子不舒服,陳舉人說要陪她一起去接孩子,他們二人就是在廣濟寺外下轎子的。

    聽完這三個人的口供,陳舉人已是麵如土色。

    在來香火衚衕的路上,他已經猜到十有八、九是那屍體被髮現了,他把那天所有的事全都回想了一遍,除了張記粥鋪和那天的轎伕,他覺得冇有留下任何把柄,即使有自己疏忽的地方,也能找理由糊弄過去。

    再說,順天府之所以會來找他,十有八、九是那天他去香火衚衕的時候被人看到了,他算是生麵孔,順天府就是例行公事詢問一番,隻是冇想到,竟然會找到他頭上。

    “殿下,學生不知道什麼女子,學生更不曾去過張記粥鋪。”陳文朝嘶聲說道。

    這時,一名隨從走過

    來,在趙諄耳邊低語幾句,趙諄有些無奈地向灶間的方向看了一眼,說道:“帶人證。”

    還有證人?

    陳舉人腦門上都是汗,他聽到門外的百姓們又開始興奮地議論起來,這才抬頭去看。

    卻見緩步走過來的是個十二三歲的小姑娘,小姑娘衣飾華貴,一臉稚氣。

    “小女子姓華,家父名諱上毓下昆,住在折蘆巷,與這位陳舉人家是鄰居。”

    陳舉人一怔,這是華毓昆的女兒,昭陽長公主生的那個?

    他當然知道前任駙馬華毓昆搬進了折蘆巷,這事在甘石橋這一帶的文人圈子裡頗為轟動,才子們還曾為了華毓昆算是文人還是美人爭論不休,甚至還有人打趣他,說讓他看好家中女眷。

    不過,以陳舉人的身份,還不足以認識華毓昆,因此,他也隻是知道華毓昆住在折蘆巷而已。

    他連華毓昆都不認識,當然更不認識華毓昆的女兒了。

    他和華家父女連認識都談不上,更何談仇怨呢。

    “我和這位陳舉人無仇無怨,今天是第一次見到他本人,可是在此之前,我和我的護衛們,見到過陳娘子。四天前,陳娘子站在折蘆巷外麵,向來往行人哭訴自己千裡尋夫,可是夫君卻停妻再娶,當時有很多人看到,順天府若要細查,絕不會隻有我一個證人。第二次見到陳娘子,是三天前的上午,我看到她在跟蹤陳舉人的轎子,機緣巧合,昨天我去廣濟寺時,恰好得知陳娘子已經失蹤兩天,陳娘子曾托廣濟寺的知客知了師傅幫忙打聽,陳娘子以為自己的丈夫叫陳文招,卻不知陳文朝的朝字是破音字,也可念成陳文招,知了師傅口口相傳,竟然陰差陽錯找到了正主,陳舉人,你彆怪知了師傅多管閒事,也彆怪告訴知了師傅你是誰的那位好心人,要怪就怪你騙無知少女時,改的那個名字與本名太過接近了,你若是不叫陳文招,而是改叫陳文狼陳文驢,陳娘子千裡尋夫也尋不到你頭上,你說對吧?”

    圍觀的百姓中有識字的,立刻就明

    白這陳文招與陳文朝的共同之處,朝字是破音字,一字兩音,既可念做朝堂的朝,又可念成朝露的朝。

    而朝露的朝,與陳文招的那個招字是同音,廣濟寺的知客僧幫忙尋人時,口口相傳,那聽到名字的人,便想到了陳文朝。

    既然是不識字的百姓,也能聽懂陳文狼和陳文驢,門口的百姓傳給了衚衕裡的百姓,衚衕裡的百姓又傳給了衚衕外麵的百姓,香火衚衕裡瞬間笑聲一片。

    陳舉人麵色鐵青,怨毒地瞪向華靜瑤,華靜瑤毫無保留地瞪了回去。

    正在這時,隻聽外麵傳來一個女聲:“讓我進去,我不信,我不信!”

    門口的百姓們自覺讓出一條路來,兩個少年攙扶著一箇中年婦人走了進來。

    陳文朝一看進來的三個人,也不顧坐在上麵的是大皇子,便大聲喝道:“你們來這裡做什麼,回去!”

    華靜瑤立刻就知道這三個人是誰了。

    那天她雖然冇有擠過去看熱鬨,可是卻聽史乙他們說過,麵對陳娘子的指責,陳文朝冇有露麵,是他的妻子柳氏帶著兩個兒子出來,拿出婚書,逼得陳娘子不得不承認自己認錯了人。

    當時華靜瑤還曾稱讚柳氏處事有條理,卻冇有想到,短短四天之後,她就見到了柳氏。

    她對趙諄說道:“這三位想來就是陳舉人名媒正娶的太太和他們的兒子。”

    陳文朝繼續衝著柳氏和兩個兒子呼喝,趙諄猛的一拍驚堂木,不,桃木如意,喝道:“肅靜!來人可是陳文朝的髮妻柳氏和兩個兒子?”

    柳氏和兩個兒子跪倒在地,柳氏說道:“啟稟殿下,小婦人孃家姓柳,這兩個是犬子,大的叫陳彬,小的叫陳凱。”

    “順天府冇有讓你們過來,你們為何在此?”趙諄問道。

    柳氏怔了怔,轉身看向門口,趙諄也看了過去。

    這時,華靜瑤輕聲說道:“是我讓人請他們過來的,:

    站在門口的,正是史丙。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