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六十七章 桃木如意驚堂木(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六十七章 桃木如意驚堂木(二更)字體大小: A+
     

    第六十七章 桃木如意驚堂木(二更)

    趙諄神色一凜,正色道:“多謝阿牛提醒。”

    秦崴那張潤白如玉的臉,陡然黑如鍋底。

    他肖鼠,出生那年適逢南方水患北方地動,祖母孟老太君請人算過,十二生肖中唯牛最能給他增加氣運,於是孟老太君把早就準備好的乳孃換成姓牛的,又給他準備了十幾個屬牛的小廝丫鬟,而且,還給他取了個小名叫阿牛。

    秦家的男丁,長到五歲就不再稱呼乳名,改稱少爺了,可是秦崴的乳名,卻被秦家上上下下足足叫了十四年,直到他考上功名方纔改口。

    也不知道趙諄是從哪裡聽說了秦崴的乳名,每當他想和秦崴套近乎的時候,都會稱一聲“阿牛”。

    尹捕頭帶著陳舉人過來的時候,香火衚衕外麵已經擠得裡三層外三層。大皇子府的侍衛們在維持秩序,既要保護大皇子的安全,又要讓民眾們看到大皇子的英明神武,這是技術活兒。

    趙諄原本是準備在郝家的院子裡審案的,畢竟看郝管事那樣子,這處宅子是不準備再要了。

    可是隔壁的房東大娘給急壞了,也不知道是哪個衙役告訴他的,說她家院子裡找到了凶器,那裡纔是殺人現場。

    房東大娘先是一屁股坐到地上,捶胸捶地,剛剛哭了兩聲,就看到了那位通體富貴的小姑娘。

    “姑娘啊,你要救我,你要救我們一家子。”她一把揪住華靜瑤的裙襬,鼻涕眼淚一起流。

    小狸上前一步,把房東大孃的手指頭一根根掰開,房東大娘一聲“非禮”還冇喊出來,就被華靜瑤打斷了:“行了,我知道了,請大皇子到你家院子裡審案,是不是?”

    房東大娘兩眼冒光,這姑娘怎麼這麼好呢?

    “皇上是大龍,大皇子就是小龍,小婦人這院子以後就草蓬生灰了。”

    “閉嘴,那是蓬蓽生輝,還有這大龍小龍的話,不許再說,皇上是真龍天子,大皇子是龍子鳳孫。”史乙斥責。

    “對對,小婦人就是這意思,小婦人謝過姑娘。”

    真龍天子不就是大龍

    龍子鳳孫不就是小龍,這有區彆嗎?

    公堂設在房東大孃的那種獨門獨院裡,尹捕頭帶著陳舉人走進院子時,被史乙叫過來做為人證等待傳喚的房東大娘,一眼就認出了陳舉人。

    “對,就是他,那天我看到的人就是他,他穿的是件寶藍色的袍子,杭綢的,還帶著暗紋,那料子賣二兩銀子一匹呢。”

    “胡說八道,我不認識你,這裡我也冇有來過。”陳舉人冷不丁地被一個粗壯婦人指指點點,臉色鐵青。

    趙諄是第一次審案,手邊也冇有驚堂木,恰好有個在廣濟寺前賣避邪桃木的小販回家來,他挑著擔子,華靜瑤眼尖,看到一隻桃木如意,那如意雕得又粗又壯,還帶著長長方方的底座,華靜瑤給了小販一塊碎銀子,把那隻桃木如意買下來,給趙諄做了驚堂木。

    院門敞開,外麵擠滿看熱鬨的百姓,大皇子府的侍衛們代替衙役站在院中兩側,而院子正中,擺了張八仙桌,大皇子一臉肅穆端坐正中。

    啪的一聲,他拍響桃木如意,大聲道:“帶嫌犯!”

    陳舉人被兩名衙役推搡著走過來,衝著趙諄抱拳躬身,道:“學生陳文朝,見過殿下。”

    然後跪下,再行君臣之禮。

    他是有功名的,在公堂上不用下跪,但是現在坐在上麵的是皇子,他就必須跪下了。

    趙諄嗯了一聲,道:“準你站著回話。”

    陳舉人連忙謝過,垂手而立。

    趙諄問道:“你是通州人氏?在通州可有財產?”

    陳舉人道:“學生確是通州人氏,在通州尚有田地和鋪子。”

    趙諄問道:“你有幾房妻妾,幾個兒女?”

    陳舉人麵不改色,應對自如:“學生家中隻有髮妻柳氏一人,並無妾室,膝下兩子,皆是髮妻所出。”

    趙諄道:“既然如此,那從河南孟津千裡尋夫來到京城的陳娘子,與寄居在廣濟寺的兩個孩子,與你是何關係?”

    陳舉人麵露吃驚之色,忙道:“學生不知殿下所言何意,學

    生也不認識什麼陳娘子,更是從未去過廣濟寺。”

    “是嗎?那麼這處宅院你也冇有來過嗎?”趙諄聲音冰冷。

    陳舉人想起方纔進來時遇到的那個胖大婦人,心頭一凜,在路上時打定的主意,這會兒有了變動。

    “學生確實曾經來過此處,學生的娘子素愛香料,學生聽聞香火衚衕裡有專門給廣濟寺僧人做佛香的香坊,便前來求香,無奈冇有找到,隻好失望而歸。”

    這時,外麵看熱鬨的百姓竊竊私語起來,他們就是住在香火衚衕的,自是全都知道隔壁那座發現死人的院子,確實是開香坊的人租下來的,以前也曾經有過來這裡找那幾個人定製香料的,那家香坊定製香料價錢極貴,不是一般人家能用得起的。

    “胡說,他說謊!”

    一個尖利的女聲忽然響起,眾人看過去,見房東大娘叉著腰,一副要吵架的架式。

    這個公堂太過簡陋,冇有前堂和後堂之分,做為證人的房東大娘,這會兒就在灶間裡候著,灶間開著門,陳舉人說的話一字不漏全都進了房東大孃的耳朵。

    “帶證人!”趙諄重重拍響桃木如意。

    房東大娘雄糾糾氣昂昂正要出來,耳邊傳來華靜瑤的聲音:“大娘,你隻需說這院子是陳洪租的,還有那天你看到這個人的事就行了,彆的不要說。”

    陳文朝是有備而來,這個時候萬萬不能讓證人們多說話,否則一個不留神,就被陳文朝整出一個漏洞來,反被問到啞口無言。

    房東大娘這會子已經聽那個今天找她租下這院子的人說了,這位姑娘是長公主的女兒,皇帝的外甥女,大皇子的親表妹。

    我的天呐,這身份,是吧,自己這小院裡殺過人又怎麼樣?那什麼龍子鳳孫來過,金枝玉葉也來過。

    “租下我這院子的叫陳洪,五百文錢租一個月,到今天是二十六天,就在三天前,我看到這院子的鎖頭打開了,冇過一會兒,就看到一個讀書人打扮的從這裡出來,那人穿著寶藍杭綢的袍子,那料子二兩銀子一匹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