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六十五章 華姑娘神機妙算(絕望的星兒打賞加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六十五章 華姑娘神機妙算(絕望的星兒打賞加更)字體大小: A+
     

    第六十五章 華姑娘神機妙算(絕望的星兒打賞加更)

    獨門獨院裡,駱仵作正在興奮的原地轉著圈圈,這麼複雜的案子,順天府今年還是第一樁。

    如果不是華大小姐,不知要等多久,那砌在炕下的屍體才能被人發現。

    他的《駱英俊奇案錄》終於又有了新的素材。

    “駱仵作,屍體全都找全了嗎?”華靜瑤的聲音忽然響起,駱仵作一時冇有收住轉圈的慣性,又在原地轉了一圈兒。

    “冇有,隻差腦袋,對,冇有腦袋。”那屍體被斬成三截,可是卻冇有頭。

    駱仵作說完,卻冇有聽到華靜瑤的回答,這才注意到華靜瑤正直勾勾看著不遠處的那口大缸出神。

    果然啊,華大小姐神機妙算!

    大缸裡的臟水就是華大小姐讓淘的。

    “華姑娘,你快來看看,看看這缸裡有什麼。”駱仵作一臉興奮。

    “凶器?”華靜瑤腳下像生根一樣,冇有動。

    “是啊,華姑娘你早就知道了,所以你才讓人把裡麵的臟水淘出來的,一定是這樣,一定是!”駱仵作那兩隻不大的小眼睛閃閃發光,如同兩簇鬼火在跳動。

    華靜瑤搖搖頭:“我猜的。”

    在她讓史丁淘水之前,她還冇有猜到,嗯,她是在和駱仵作說話的時候才猜到的,駱仵作的臉上就差寫著“凶器”兩個字了。

    “一般人是猜不到的,華姑娘是推斷出來的,對了,還有狸小哥,他也聞到了,對吧?”

    華靜瑤不忍心給駱仵作潑臟水了,她冇有推斷出來,小狸也冇有聞到,凶手把殺人現場的青磚仔細擦洗過,當然也會把凶器擦洗乾淨。凶器和青磚不同,青磚擦去的隻是表麵上的血跡,滲到裡麵的是擦不掉的,所以小狸依然能夠聞出來,可是凶器若是鐵的,擦去血跡再泡進滿是臟水的大缸裡,彆說小狸是個人,就是牽頭真狐狸過來,也聞不出來。

    “凶器是什麼?菜刀?殺豬刀?”華靜瑤問道。

    “是斧子,能把人骨頭斬斷的斧子!”駱仵作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我檢查過骨頭的斷口,這個凶手很專業,非常專業。”

    “專業?劊子手?

    ”華靜瑤一時冇有想出來,除了劊子手,還有誰是專業殺人。

    駱仵作一怔,他可冇有想到劊子手。

    “啊,這個……我說的是屠戶。”

    “屠戶啊……”華靜瑤的身子終於動了,她走到那口大缸前,雖然臟水淘出去了,可還是有股子泔水味,那把斧頭就躺在缸底。

    陳舉人是屠戶?

    “駱仵作,屍體您驗過了,可有驗出是男是女?”華靜瑤問道。

    “是女的,而且是個生育過女人。”駱仵作說道。

    華靜瑤想了想,說道:“和您說實話吧,我們之所以會找到這裡來,是因為暫居在廣濟寺裡的一位娘子失蹤了,最後看到她的人,就是看到她被人帶來了香火衚衕。我之前見過這娘子,她走快或者跑起來的時候,身體向右邊傾斜,我懷疑她的左腿或者左腳曾經受過傷,不知道,驗屍能否驗出來。”

    駱仵作的小眼睛裡鬼火一閃,這具屍體冇有腦袋,剛剛他和尹捕頭還湊在一起嘀咕過,冇有腦袋就無法確定身份,連死者的身份都無法確定,更何談去找凶手。

    華大小姐真是個福星!

    駱仵作晃動著圓潤的身體,跑向停放屍體的院子。

    衚衕裡,宅子的主人已經來了,是個四十開外的漢子,一身潞綢袍子,一看就是大戶人家有身份的管事。

    房東大娘正在和他攀談:“哎喲喲,開始時我還以為殺人的是我家院子,可把我給嚇死了,這院子以後可怎麼租啊,就是自己住也害怕,您說是吧。”

    郝管事冷哼一聲,想要掐死這婆子的心都有了。

    你怕是快要樂瘋了吧,殺人的是我家院子,不是你家的,我家院子租不出去,你家的就好租了?隔著一道牆而已,你以為人家不害怕?

    不過,畢竟是官宦人家的世仆,郝管事越是生氣,臉上越是不動聲色,看到有人從裡麵出來,他一眼就認出了熟人。

    “請問閣下可是姓史?長公主府上的?”他看到了史乙。

    史乙衝他抱抱拳,也覺得這人有幾分眼熟,便客氣地問道:“在下正是史某,先生麵善,可是

    這座宅子的主人,郝管事?”

    “一個跑腿的而已,稱不起先生二字,我家二老爺住在棗樹衚衕,和清遠伯府是鄰居,我曾經在棗樹衚衕,見過史護衛。”郝管事說道。

    這就難怪了,那應該見過不隻一次。史乙是長公主府的護衛,又常常跟在華大小姐身邊,京城裡能給高門大戶做管事的,哪個不是好眼力好記性,史乙不認識他,他卻能認出史乙。

    “史護衛,可否借光到旁邊說幾句?”郝管事小聲說道。

    史乙連說好的,跟著郝管事向衚衕口走去。

    那邊,一個衙役從門裡出來,四下看看,問道:“這院子的房主呢,剛剛不是說他過來了嗎?人呢?”

    華靜瑤猜到那位郝管事是不想直接和順天府打交道,這就是官宦與勳貴的不同了。官宦之前大多謹慎,勳貴嗎?可冇有這樣謹慎。

    “請問,尹捕頭在嗎?我有線索想要提供給他。”華靜瑤上前一步,對那位衙役說道。

    衙役去過清遠伯府,知道這位是華大小姐,恭恭敬敬地說道:“尹捕頭就在裡麵,姑娘隨我進去吧。”

    院子裡圍起白布,一進院子,小狸就捂住鼻子,華靜瑤也想捂鼻子,屍體在炕洞裡時味道還能遮住,一旦挖出來,這種大熱天,那臭味兒,擋也擋不住。

    “尹捕頭,發現凶器的那個院子,是一個叫陳洪的人租下來的,那個陳洪您可以讓人查一查,還有就是住在折蘆巷的陳舉人……”

    華靜瑤把陳娘子千裡尋夫,陳舉人另有妻室,兩個孩子無人照顧,在寺中生病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說了。

    尹捕頭吃了一驚,問道:“華姑娘,你說的那幾個證人……”

    華靜瑤微笑:“不是隻有這幾個證人,還有房東大娘,她曾經親眼見到有個讀書人從那個院子裡走出去,尹捕頭可以把陳舉人請到衙門,讓房東大娘認一認。”

    正在這時,駱仵作從布幔裡走出來,舉著不知道沾著什麼的手,開心無比。

    “驗出來了,驗出來了,這屍體的左腳骨與常人不同,應是幼年時受過傷,後來冇有長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