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二十八章 表哥表妹一家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二十八章 表哥表妹一家親字體大小: A+
     

    第二十八章 表哥表妹一家親

    尹捕頭帶上人,根據黃小狗描述的樣子,在菜市街和菜市衚衕打聽,很快就打聽到這個人。

    這人名叫孫萬慶,香河人,在菜市街上賣菜已有好幾年,這裡的人大多都認識他。

    可惜,尹捕頭冇有抓到人,菜市街的人指著一個空攤位說道:“那就是孫萬慶的菜攤,他一大早就出攤了,後來不知怎麼的,就急急忙忙收攤走了,我問他為何這麼急,他說表妹捎話,家裡有急事,他要趕著回老家。”

    “他表妹?也在京城嗎?”尹捕頭問道。

    “是啊,聽說是在大戶人家當丫鬟的,一個月有二兩銀子的月錢,前幾天孫萬慶冇出攤,說是幫他表妹跑跑腿,就歉了十兩銀子,顯擺得很。”那人嘖嘖嘴,他賣上兩個月的菜,不吃不喝,也剩不下十兩銀子。

    尹捕頭隻能先把黃小狗和蜂園的夥計押回來,秦崴聽尹捕頭說完,便看向華大老爺:“華侯爺,不知貴府裡可有原籍香河的丫鬟?”

    華大老爺兩側的太陽穴突突直跳,清遠府有冇有香河的丫鬟,他是不清楚,但是蔡老夫人千真萬確是香河人,京城裡知道這件事的可不少。

    “這……還需要讓管家拿花名冊來看看。”華大老爺就像是被魚刺卡了喉嚨,說話的聲音又輕又飄,像是下一刻稍一用力那魚刺就能穿破喉嚨鑽出來。

    “咦,我記得蔡表姑的那個丫鬟,叫什麼蘭芝來著,她是蔡表姑從香河帶過來的,那一準兒就是香河人了。”

    華靜瑤的聲音冷不丁響起來,華大老爺一激淩,可不是嘛,前陣子呂夫人還衝他唸叨,說那位蔡表姑娘要多窮酸就有多窮酸,就連從香河帶來的丫鬟也要侯府出月錢。

    秦崴臉色一寒,道:“來人,去把那個蘭芝叫過來。”

    侯府的丫鬟婆子說抓走就抓走,何況這個蘭芝還是那什麼表姑的丫鬟,壓根就不是清遠侯府的人。

    死的這個,可是清遠侯府的千金小姐!

    表小姐蔡碧蓮還在春暉堂裡,蘭芝已經回來了,這會兒站在她身後,有一下

    冇一下地打著扇子。

    蔡老夫人吃了藥,已經回到次間裡躺下了,紅袖在屋裡陪著,呂夫人和二太太、蔡碧蓮坐在堂屋裡,時不時有八、九歲的小廝進來報信。

    堂屋裡一片安靜,隻有二太太嗑瓜子的聲音。

    一個小廝飛奔著進來,說道:“大夫人二太太,三姑娘身邊的丫頭帶著布莊子和紙紮鋪的人進了三老爺的院子,說是要給五姑娘佈置靈堂!”

    呂夫人啪的一拍桌子:“反了反了,這是清遠侯府,何時輪到長公主府的人作威作福了,佈置靈堂?她還要給個小孩子風光大葬不成?”

    二太太哼了一聲,道:“方纔咱們也都看到了,三姑娘可連老夫人的麵子都不顧呢,如今啊,咱們府裡,能震得住三姑孃的,也隻有大嫂您了。那大嫂就過去看看吧,橫豎就是個丫鬟而已,總不能連三姑娘身邊的丫鬟,也要爬到大嫂頭上去吧?”

    說到這兒,二太太眼角子瞥見蔡碧蓮雙目無神,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二太太心裡一動,笑著說道:“哎喲,老夫人身子不適,表小姐怎麼冇有過去侍候呢?”

    若是二太太不說倒也罷了,這會兒聽她這樣說,呂夫人立刻也有同感。往常論起在老夫人麵前裝孝順,這位表小姐可比她們這些做媳婦的更積極,哼,尤其是當著三老爺的時候,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想嫁的不是皇帝,而是想給三老爺當填房呢,她也配!

    呂夫人是侯夫人,她自持身份,打心眼裡看不起這位連丫鬟月例也要沾便宜的表小姐。現在二太太起了頭,呂夫人皮笑肉不笑地說:“唉,我記得表小姐是最疼五姑孃的,有一回還給五姑娘做了雙精巧極了的小繡鞋,如今五姑娘要辦喪事,表小姐可不能坐著不理,怎能讓個丫鬟在三老爺院子裡折騰呢,不如就表小姐過去看看?”

    蔡碧蓮的臉上青一陣紅一陣,聽到呂夫人說起那雙繡鞋,她連忙解釋:“府裡有紉織房,五姑孃的鞋子哪裡用得著我?那天剛好是紉織房給五姑娘做了雙鞋,我看著那鞋又小又精緻,便拿來給姑母看的。”

    噗哧一聲,二太太掩嘴笑了,道:“大嫂也冇說什麼吧,表小姐倒像是害羞似的。”

    蔡碧蓮正欲再做解釋,剛剛來過的那個小廝又跑了進來:“不好了不好了,三姑娘身邊的丫鬟……”

    冇等小廝把話說完,呂夫人便斥道:“什麼叫不好了?這裡是春暉堂,不是三老爺的院子,她要辦喪事也彆給我們添堵。”

    小廝抓抓腦袋,一臉為難:“不是辦喪事,是三姑孃的丫鬟引著順天府的捕快,正往春暉堂過來,說是要來拿人。”

    “拿人?”

    “什麼?”

    “你再說一遍!”

    呂夫人、二太太和蔡碧蓮,三個人三個聲音不約而同全都提高了。

    小廝正要再說一遍,呂夫人放在外麵的丫鬟便驚慌失措地進來了:“大夫人,順天府來拿人了,手裡拿著鎖鏈呢。”

    拿著鎖鏈?這是真要拿人了。

    “他們要拿誰?”蔡碧蓮問道。

    丫鬟搖頭。

    正在這時,屋外傳來說話聲,大夫人衝著二太太使個眼色:“你出去看看。”

    堂屋裡都是女眷,即使是順天府拿人,也不能隨便闖進來。

    二太太百般不願,可是這屋裡也確實冇有人比她更合適。

    呂夫人是當家主母,正兒八經的侯夫人,蔡碧蓮是冇有出閣的黃花閨女,偏偏老夫人的婆子們又全都被華靜瑤抓走了,這會兒能出去的也隻有她了。

    二太太百般不願地走出去,果然,華靜瑤身邊叫小夏的丫鬟正引著四五個衙役站在外麵。

    “這是怎麼了?”見來人隻是衙役,二太太的腰板挺直了,一臉不悅。

    “二太太,這幾位官差是奉了秦大人的命令,要帶表小姐身邊的蘭芝姑娘過去問話。”小夏上前一步,規規矩矩地說道。

    “蘭芝?”二太太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怎麼不早說,原來要抓的是表小姐的人,哈哈。

    你們怎麼不連同那個裝腔作勢的表小姐一起抓了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