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逍遙章 » 第四章 偷不到人那就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逍遙章 - 第四章 偷不到人那就搶字體大小: A+
     

    第四章 偷不到人那就搶

    下午的時候,史家三兄弟便回來交差了。

    史丙說道:“紫蘇姑娘說的那地方,小的仔細檢視過了,滑下去的痕跡是真的,石頭也是真的,您的帕子也給撈上來了,這也是真的。”

    “都是真的?”華靜瑤笑了,問道,“就冇有不真的地方了?”

    “有”,史丙頓了頓,說道,“咱們長公主府立府也不過十來年,府裡除了七八歲的小廝小丫頭,就冇有家生子了。大傢夥兒都一樣,就看在長公主和您麵前的體麵了。紫蘇姑娘是您身邊的一等大丫鬟,那自是體麵的,她爹和她娘也都在府裡領著差事,兄弟也去了鋪子裡當學徒,她家的日子是後巷子裡不是最寬裕的,也是數得上的。可是這陣子不知是怎麼了,她娘悄悄去了當鋪好幾回,小的去當鋪裡查了,卻見當的東西冇有一樣是珠寶首飾,竟然全是些衣裳被褥,雖說料子不錯,可也值不了幾個銀子,還有一床五斤重的蠶絲被,小的也回府裡查過,這床蠶絲被是前兩年府裡賞的。小的覺得,紫蘇家裡一定是缺錢了,而且是很缺,所以纔會連這些東西也拿出去典當。”

    華靜瑤看向史乙和史丁:“你們呢,都安排好了?”

    “回姑孃的話,全都安排好了,尤管事和尤順才都是七竅玲瓏心的人,一點就透。眼下紫蘇姑娘住的那屋子,就連隻蒼蠅也飛不進去。”史乙和史丁說道。

    華靜瑤滿意地點點頭,道:“那咱們明天一早就回府,史乙,你安排人看好了紫蘇,並且要把我回府的訊息告訴她。還有那個尤順才,我記得他是個機靈的,這事就讓他去辦吧。”

    前世她和史家兄弟回到京城,那時的京城早已物是人非,他們兩眼一抹黑。尤順才已經做了幫閒,也多虧了尤順才,他們才找到一戶人家,花了銀子頂替那家的女兒進了宮。

    華靜瑤又問:“趙謙如何了?”

    史乙一怔,二皇子雖然是所有皇子之中最冇有存在感的,可是姑娘一向也不會直呼其名啊。

    他忙道:“二殿下冇有性命之憂,就是肋

    骨斷了兩根,要有些日子不能出府了。”

    華靜瑤冷哼一聲,問道:“他不是落水了嗎?怎麼就肋骨也斷了?他說是怎麼斷的了嗎?”

    史乙看一眼兩個弟弟,不動聲色地道:“聽說是上岸的時候不小心撞到岸邊的石頭上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這個理由不錯,真不錯。”華靜瑤嗬嗬直笑。

    史乙帶著兩個弟弟出來,越想越覺得奇怪,姑娘這次落水以後,好像和以前真的不一樣了。

    還有尤順才,他是尤管事的侄子,尤管事是彆院的管事,也隻是逢年過節纔會回長公主府,尤順纔跟著尤管事在彆院裡,即使姑娘過來,他也湊不到姑娘麵前,姑娘說起他來,怎麼倒像是很瞭解他呢。

    三人出了屋,還冇到月洞門,史丙一拍腦門,說道:“我剛想起來,姑娘還給了我一份差事,二哥、老四,你們先走吧,我還得回去向姑娘交差。”

    說完,史丙便一溜煙地跑回去了。

    史乙和史丁麵麵相覷。

    史丙當然不是剛剛想起來,他一直記著,隻是姑娘說了,這件事要悄悄的,就連自家兄弟也不能說。

    華靜瑤剛剛換了一杯新茶,正悠閒自在地等著史丙。

    “找到人了?”華靜瑤問道。

    史丙抹一把額頭上的汗珠子,搖頭道:“回姑孃的話,冇有找到人。”

    冇有?

    華靜瑤蹙起眉頭,是那個人在她走後就醒過來自己跑了,還是被人先她一步帶走了?

    如果自己跑了倒也就罷了,可若是落到趙謙手裡……

    “繼續打聽,看看有冇有人見過他,嗯,至於為何要找他,理由隨你編。”華靜瑤說道。

    “好哩,小的這就去打聽”,史丙說著就要向外走,可是隻走了兩步就又停下了,他轉過身來,問道,“姑娘,甘石橋這一帶都是京城各大府第的彆院,萬一那人是哪家的下人……”

    “萬一是哪家的下人,那就更好了,打聽清楚了,

    把人討過來,嗯,討不了那就偷,偷不了那就搶。”華靜瑤輕搖羅扇,把最後那個搶字咬得極重。

    史丙眼睛一亮,姑娘這話說的……極合他的心意。

    偏僻的小院裡,紫蘇聽了尤順才的話,愣愣地坐在炕上。

    尤順纔沒有理她,轉身便走,紫蘇這才反應過來,她顧不上受傷的腿,從炕上滾落下來,趴在地上哭喊道:“順才哥,我冇病,我隻是傷了腿,過兩天就好了,不礙事的,勞煩你和姑娘說一聲,讓我一起回府吧!”

    尤順才歎了口氣,說道:“你是姑娘身邊的大丫鬟,你難道不知道嗎?我一個彆院裡跑腿的,是能給姑娘帶話的人嗎?你要求也是求史家那四位爺。”

    “那史……”紫蘇心裡有數,史家兄弟若是想見他,就不會讓尤順纔來和她說了。

    “你就安心住在這兒吧,你放心,除了每天兩頓飯,冇人過來打擾你,隻要彆出這間屋子,你想乾啥都行,唱歌也行,跳舞也行。”尤順才笑嘻嘻地說道。

    紫蘇抹一把眼淚,她又不是歌姬舞姬,她一個大丫鬟,她唱歌跳舞做什麼。

    “我要做針線,你讓小艾給我把針線筐拿過來。”紫蘇試探地說道。

    “不行不行”,尤順才把腦袋搖得像撥郎鼓,“萬一你拿針把自己紮死了,或者你拿剪子把自己的脖子鉸斷了,我這罪過可就太大了,哎喲,你不說我還真冇想起來,我這就吩咐下去,給你送飯來的碗碟也不能是瓷的,就是筷子也不能有,我聽人說,把筷子插進鼻孔裡也能死人。”

    冇等紫蘇繼續說下去,尤順才便大步流星地走了。

    紫蘇的臉色由白到黃,再由黃到綠,剛剛她說要做針線,就是想要試探試探,姑娘對她是什麼心思,是真的讓她在這裡養傷呢,還是要把她看管起來。

    現在試出來了,這不是養傷,這是坐牢啊!

    “你等等,我要見姑娘,我要見姑娘!”

    尤順才把門從外麵落了鎖,還能聽到紫蘇聲嘶力竭的聲音。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