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53章傳說中的龍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53章傳說中的龍眾字體大小: A+
     

    就在幾秒的時間裡,伊言看一切都像是慢動作。

    她想到了倒在血泊中的於世卿,想到了因為自己而起的這些紛擾。

    或許阿修羅說的是對的,她不能算是無辜之人。

    在這電光火石的剎那,伊言突然明白一件事。

    在過去那些年,她不要命似得體驗各種極限運動,並不是她追求所謂的極限快樂,那只是她潛意識在贖罪。

    她的母親,曾是最優秀的正義使者,卻被奸人所害有了她,也是因為年幼時自己被抓,母親才會死在她的眼前。

    她總是想守住身邊的一切,卻還是在命運的捉弄下,一次次看著親人離開。

    母親,世卿,甚至是被她連累有了孩子的羅迦...

    伊言閉上眼,只聽砰地一聲響,似乎是兩種金屬利器撞到一起發出的聲音,沒有等到預期的疼。

    睜眼,她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於世卿單手握著樹藤從不遠的樹梢上飛躍而來,腿兒哥就趴在他肩膀上,關鍵時刻,腿兒哥帶路,領於世卿過來了!

    她的腳邊落在兩枚武器。

    一枚是阿修羅的弩,另一枚是她見過好幾次的梅花鏢。

    這梅花鏢的主人曾在暗中幫助過伊言好幾次,伊言一直想查它的主人卻沒結果。

    見阿修羅倒在地上還不老實,掙扎著從懷裡掏武器,還想對伊言下手,於世卿不再猶豫,果斷甩鏢。

    他單手扔鏢的動作一看就是專業的,伊言見過那麼多練家子,眼前的這個卻是最帥的。

    阿修羅的手被於世卿擊中,疼的鬆開手,躺在地上打滾。

    於世卿飛到伊言跟前一把將她抱住,直到他的氣息將她包圍,伊言才有了一點確切的感覺。

    「你...沒死?」

    於世卿摸摸她煞白的小臉,寵溺又深情地捏捏她的鼻子。

    「我要是死了,誰提醒你天冷穿秋褲?」

    伊言的情緒大起大落,還以為他死了,結果他就這麼從天而降。

    從一個走幾步就呼哧帶喘的病嬌總裁,化身為戰鬥力爆表的超級戰士,伊言一時竟反應不過來。

    千萬思緒全都被他那一聲秋褲弄得破了功,伊言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笑著笑著就哭了。

    上次哭已經記不得是什麼時候了。

    「我真不知道當初阿修羅刺殺的是你...我忘記了,但我真的不是拿你當誘餌——」

    於世卿用手指抵住她的唇,擦掉她臉上的淚。

    「我記得,我知道。以後這種事不要聽別人說,直接來問我。」

    他竟然記得!

    伊言瞪圓眼,眼淚跟斷線珠子似得噼里啪啦掉。

    阿修羅的話字字誅心,全都戳到了她的痛處。

    但於世卿卻說,他記得...

    「那天是你替我包紮了傷口,因為年紀還小又沒有學過,所以笨手笨腳的,當時你差點哭出來——雖然你哭起來也很美,但我還是喜歡你笑。」

    後來伊言為了她爺爺學醫,跟這次經歷也有關。

    阿修羅刺殺於世卿未遂,伊言趕過來時他就只有一口氣了,她給他簡單的處理了傷口又叫來了救護車。

    這些記憶都被她當成最恐懼的過往,封印在潛意識裡忘記了。

    「你不怪我...」

    「我還沒有傻到好壞不分。」他低頭啄去她眼裡的淚,「讓你擔心了。」

    他這邊要處理一些事,沒有辦法第一時間與伊言取得聯繫,好在關鍵時刻趕到,要不這個傻丫頭鑽牛角尖,非得吃虧不可。

    阿修羅手腳都受了重傷,皮破肉爛苦不可言,額頭豆大的汗水,身體的痛苦讓他眼裡的毒辣越發濃烈。

    突然,他心中又起一惡毒之計。

    縱然他現在已經沒有能力與伊言夫妻抗衡,但他試圖陰險的言語拆散眼前那一對:

    「demon!你害他不止一次,他在訓練營差點死掉也是因為你,你以為他娶你真的是愛你?他只是想找機會報復你!」

    「訓練營?你?!」

    伊言詫異地看著於世卿。

    她發現,她忘記的都是非常關鍵的事。

    於世卿也來過訓練營?什麼時候的事兒?

    「demon你是故意裝傻嗎?你難道不知道,你的枕邊人,就是——」

    「住嘴!」於世卿後悔,他就不該手下留情,應該一出來就把這個人弄死才是。

    省的他一張嘴說的都是不討人喜歡的嗶嗶。

    「demon,難道你真的沒有懷疑過你枕邊人嗎?世界上優秀的商人那麼多,你見過幾個跟他一般,文武雙全,無論做什麼都可以很快的學上手?還有你自己,難道你沒懷疑過你自己嗎?」

    「你們倆無論是智力或是能力,都超過常人太多——」

    「你該不會說,我和世卿是失散已久的兄妹?」

    伊言腦子裡唰唰往外冒狗血。

    如果愛了一圈的男人竟然是自己血親,那實在是太狗血了。

    這盆狗血不僅潑得於世卿啼笑皆非,也潑的阿修羅啞口無言。

    想好的拉仇恨節奏被打亂,一時半刻接不上下茬,好半天才嘟囔道:

    「你在說什麼鬼...」

    「不是兄妹那就好說了。」伊言拍拍自己的肚子,下一代的質量可不是鬧笑話的,這要是兄妹還麻煩了呢。

    「你們兩個會有如此出色的表現,跟你們父母參與的實驗有關,而在於世卿這個名字之前,他還有個代號。」

    阿修羅停頓了下,用最幸災樂禍的眼神看著不遠處相擁的那一對,說出他自認最狠毒的底牌。

    「龍眾。」

    被倒掛在樹上的羅迦眼睛瞬間就圓了。

    我了個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去?!!!!

    龍眾?!!!!

    那不就是傳說中的...NO.1?!

    她和伊言所在的那一屆,堪稱是歷屆最強。

    排名到現在都無人能打破。

    能夠有代號的,都是活下來的王者,而這裡面,就有個王者中的王者。

    在天龍八部當中,排行第一的是天眾,這個稱號不屬於任何人。

    準確的說,是被訓練營的創始人永久保留了,只當是精神符號一般的存在。

    真正的NO.1,是從龍眾開始的。

    聽這個代號就知道此人有多牛掰。

    龍擁有大量的財富,是海中富豪,隻手遮天,翻雲——嗶——雨。

    但從羅迦起,見過龍眾的也實屬鳳毛麟角,只知此人已晉陞高層,平時不輕易出現,怎麼可能是於世卿?

    伊言第一反應是看於世卿,「他說的,是你嗎?」

    「嗯。」

    「你也學我,年少叛逆,中二時代?」

    「說來話長...」

    於世卿並不是太想說起這段。

    遮遮掩掩的態度,讓負傷的阿修羅越發囂張,趴在地上喧嚷。

    「他就是想要報復你所以故意隱瞞你他就是龍眾,以及,你的家人們,知道你身上流淌著骯髒的血液嗎?知道你的母親是為了你而死的嗎?」

    「這個問題,我來代替世卿回答。」於明朗從黑暗中走來。

    他比大龍先一步進入森林,看指揮部沒人,憑著豐富作戰經驗摸了過來,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步,還好於世卿及時趕到,救了伊言。

    伊言聽到這聲音,無力地把頭靠在於世卿肩膀上,嘴裡小聲嘟囔:「太誇張了,怎麼還驚動長輩了?!」

    她家這個超神級的姑父,退出江湖多少年了,竟然也過來了。

    「完了,我姑父過來就說明我姑知道,我姑知道我回去后就要慘了...」

    伊言永遠也無法忘記被家裡長輩支配的恐懼。

    她姑那溫柔的聲音冰冷的眼神,多擰巴的孩子都能給收拾服了,還有她那一言不合就把人捆樹上吊打的娘,還有那叨叨磨嘰一整天的老爸,啊...

    「你現在懷孩子了,她們現在不會把你怎樣的,但是孩子生出來后,她們會做什麼我也不知道。」

    於明朗看了眼什麼都沒帶,隻身一人闖龍潭的霸總,再看看就差武裝到牙齒的伊言,搖頭。

    「學霸兩支筆,差生文具多,你看看你,再看看小卿!」

    伊言吐吐舌頭,「我以前也不是這樣的,我現在不是有家了么,總是要多帶保命工具...」

    於世卿看她一秒慫,不僅不心疼,還有些解氣。

    該,活該!

    讓她懷著孕滿世界跑!

    讓她跑過來炸「糞坑」!

    這種事都讓她做了,豈不顯得他這個男人很沒用?

    「老公,你的聲音聽起來很幸災樂禍?」

    「誰讓你不穿保暖褲——我買了一柜子,你跑這麼冷的地方竟然不挑一條穿?」

    於明朗帥氣出場。

    出場本該很diao,但只因於世卿這突兀的一句「不穿秋褲」,讓保持冷酷姿態的於明朗差點破功。

    嘴角抽了抽,回頭看了眼那對不像話的。

    「划船不靠漿,全憑一股子浪勁兒,就多餘擔心這倆玩意...」

    再看向地上的阿修羅,一秒恢復他正義使者嚴肅臉,身上的氣勢讓阿修羅這等末路狂徒聞風喪膽。

    這股殺氣並不同於阿修羅等人,跟伊言爆發時的氣質如出一轍,這是為了正義而戰才有的殺氣,在絕對強大的正氣面前,任何黑暗勢力都要矮上一截。

    於明朗和伊言的龍爸爸的身份,也不言而喻。

    這世界既然有純粹的黑暗,與之對應的,便是極致的光明。

    有人為了利益不惜鋌而走險,視他人性命如草芥。

    也會有人為了守護和平奮不顧身,為了他人奉獻自己的青春揮灑熱血。

    在伊言家族裡,有很多這樣的極致光明之人。

    「你是——」阿修羅忌憚地看著於明朗。

    大龍也趕了過來,看到姐夫和於世卿都在,自己閨女安然無恙,這才長舒一口氣,太好了。

    大龍忙把小飛抱起,順手解救羅迦。

    伊言看龍哥忙活救人,龍哥也好,姑父也罷,這些人無論是否在一線,生命里流淌的永遠是陽光和正義,他們的心裡永遠想著別人的安危。

    所以姑父能夠邂逅姑姑。

    龍哥兜兜轉轉,遇到了龍櫻。

    而伊言十分慶幸,自己繼承了光的屬性,沒有因為那提供了一顆小蝌蚪的男人惡劣而自甘墮落。

    「不可能,這不可能...你們這樣的家庭,怎麼可能毫無芥蒂接受她這種血統有問題的孩子?」阿修羅不甘地指向伊言。

    她的血管里,留著跟他一樣的血脈,她怎麼可能被這樣的家庭真心相待?

    「什麼血統問題?我怎麼不知道?伊言是忠良之後,也是我妻弟的獨生女,她的母親是英雄,她也繼承了她母親的意志,一直做守護正義的使者,在我們眼裡,她就是完美的化身——除了不穿秋褲?」

    伊言捂著眼,完了。

    她有預感,秋褲梗會伴隨她一生,帽子摘不掉了。

    「可是她的父親,她父親是——」

    「她父親是老子!」陳子龍呸了一口,「怎麼總有人跟我搶閨女?閨女是我的,我、的!」

    於世卿贊同地點頭,對,岳父說的對。

    意識到人家是真不在乎伊言的出身後,阿修羅手裡的底牌就只剩下最後一張了,他看向於世卿的方向,突然發出一陣陰森地笑聲:

    「你們這樣的人家,就算可以接受一個血統不明的孩子,那他呢?他當年可是做到了訓練營第一的位置,大名鼎鼎的龍眾傳出去竟然成了你們的女婿,你們對外如何解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
    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