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51章光的種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51章光的種子字體大小: A+
     

    伊言家人用盡全力培養出來的品質,在阿修羅看來,就是伊言唯一的軟肋。

    「沒用的妹妹,你終究是被這些無聊的情感所束縛,你的懦弱是你前進路上的桎梏,現在我命令你,馬上到中卡樹下等著,一小時內必須到,到不了就等著給這崽子收屍!」

    穆雲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接受到伊言的信號了,他把這個消息反饋給本次營救行動負責人陳子龍。

    「龍叔,伊言是不是進入衛星覆蓋不到的區域了,她的信號消失了。」

    「她用的是二爺旗下的衛星,不存在信號不穩定的情況——」大龍稍加思索,知道這事兒怕是要大,面色一凜,忙下了緊急命令。

    「伊言那情況有變。」

    除了陳子龍,伊言的姑父於明朗也進來了。

    於明朗無論是指揮能力還是實戰經驗都遠超陳子龍,但他是獨行俠,深入虎穴,跟眾人還沒取得聯繫,不知道他在哪兒。

    陳子龍只能孤軍奮戰,到底是擁有多年經驗的,遇到突發事件馬上做出反應。

    「穆雲,信號是什麼時候斷的?」

    「五分鐘前。」

    「五分鐘前的事,你特么現在才說?按著伊言的最快速度,五分鐘的時間她大概能前進...」

    大龍快速做了計算,從伊言失聯前的位置,按著伊言教程算出她五分鐘內能走多遠,馬上就在聯絡器上標註了幾個點。

    「她很有可能出現在這幾個地方。小地你去A點,思白去J點,我去C點,其他人去F點,我分析我姐夫可能去敵方指揮部了,但願我們心有靈犀。」

    大龍快速部署完,加快步伐朝著目標前行,C點,正是伊言跟阿修羅約好的中卡樹下。

    其實中卡樹並不是樹的名字。

    是因為伊言那屆,有個非常優秀的學員叫中卡,他在這個地方被同屆KO了。

    死亡的地點,也就成了約定俗成的名字,成為學員心裡一個地標式的存在。

    伊言一邊前往約定地點,一邊在心中判斷阿修羅話的真假。

    阿修羅說於世卿死了,伊言並不完全相信。

    但於世卿肯定不在他手裡,這是一定的。

    如果於世卿在,阿修羅肯定不會放過於世卿這枚旗子,他會利用於世卿要挾伊言。

    但他選擇了羅迦母子,這就說明世卿不在他手上。

    這對伊言來說,並不算是個好消息。

    她寧願被掌控的是於世卿,這樣她起碼知道,他還活著。

    世卿到底在哪裡,如果你還活著,能不能給我一個信號...伊言抬頭看蒼穹。

    漫天星斗,不知哪一顆是他。

    中卡樹的方向在西北。

    伊言響起大唯之前告訴過她的,姥姥說她不利西北,那是死門。

    懷著孕還朝著死門走,怎麼看都不像是聰明人該做的事。

    伊言看著星空,掐指算了算,什麼都算不出來。

    無論是於世卿的未來,還是她的,都算不出來。

    這種生死攸關的時刻,玄學是不好用的,事在人為,只能靠自己。

    伊言摸著肚子立下誓言。

    「若我能帶著世卿回家,從今往後我絕不氣世卿,保溫杯里泡枸杞,大姨媽不吃冰淇淋,一切的極限運動能不做就不做...」

    做一個養生惜命的女人,帶著她最愛的男人,生養幾個於國於民都有利的好孩子。

    「若我不能帶活著的世卿回家,我就化身羅剎,屠光阿修羅和他的同黨,這片森林,就是埋葬他的地獄。」

    若這世上,真有因果,那於世卿必然不該死於非命,若他真遭遇橫禍,她信因果又有何用?

    伊言佛系了這麼多年,從沒有過此刻這般真正動了殺意,此時她腦子裡就一個念頭。

    斬草除根,殺!

    中卡樹下,一個身材瘦高的男人劫持著小飛,羅迦被倒立著捆在樹上。

    在男人的身邊,有一個巨大的沙漏,計算著時間。

    「祈禱你的『少年郎』能夠在規定時間內趕來吧,嘖,這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麼蠢的人?」

    阿修羅拿手裡的刀扒拉著羅迦的頭髮。

    「如果demon知道,你當初是把我當成她,才會有這個小崽子,不知道她那活菩薩一樣的心腸,會不會崩潰?」

    羅迦的嘴被堵著,沒辦法說話,只能用仇視的眼眸狠狠地瞪著他。

    這個男人跟伊言十分相似。

    當年無論是輪廓還是身高都很接近,只是生長期后,身高有了明顯差距,臉倒是很像。

    羅迦只恨自己那年因為中招,神志不清時誤把這狠毒之人當成心中少年郎。

    若她神志清明,只看眼神便知道不一樣的。

    無論長得再像,伊言的眼神永遠都是帶著光,能照亮每一刻黑暗。

    就算她會頑皮惡作劇,眼裡始終是柔光。

    看到小動物死她的光會黯淡,看到同伴去世,她會取帶露水的花朵放在旁邊,伊言就是這黑暗之地長出向陽的花朵,無論身處多大困境,只要看到她,便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羅迦之前總覺得她對年少時的伊言是男女之情。

    直到多年後再相見,羅迦才恍然。

    伊言活成了她想活得樣子,那種愛已經超越了男女之情,是對生活的渴望和命運的抗爭。

    甜甜會對伊言有近乎狂熱的崇拜,也是如此。

    活不成光的樣子,便做那追光之人。

    阿修羅跟伊言完全是兩個極端,此人陰險無情,血管里流淌的血都毫無溫度。

    阿修羅拎著小飛的領子,對著消費陰森地笑著,小飛張嘴咬在他的手上,他毫不猶豫地抓著小飛的肩膀,將他摔在樹上。

    「你個小兔崽子,竟然敢咬我,信不信我把你牙掰下去?」

    「你是個壞人!伊言阿姨會打敗你的!」小飛對著他喊道,阿修羅伸手掐在他脖子上,急得羅迦直哼哼卻沒有辦法。

    直到小飛臉都紅了,阿修羅才鬆開手,陰冷道:「她永遠也鬥不過我的,你是我的兒子,你未來就要做跟我一樣的人,而不是她那種滿身是拖累的廢物。」

    「我才不要跟你學!我以後要做一名醫生,我要救很多很多的人!」小飛雖然還小,卻明白什麼是好壞。

    在伊言三伯那治療了一段時間,雖然病情並沒有根治,卻在心底種下了希望的小苗。

    他很希望將來能夠成為穿著白大褂的醫生,治病救人,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伊言那樣充滿陽光的人,把光芒和希望帶給更多的人。

    孩子純真的理想讓阿修羅放聲嘲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
    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