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50章親哥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50章親哥哥字體大小: A+
     

    阿修羅本尊跟伊言有些血緣關係,準確的說,他是伊言同父異母的哥哥。

    比伊言年長一些,輪廓有些相似,戴上面具一般人是分辨不出來的。

    伊言為了更加形似,甚至瞞著家人弄了個紋身。

    「你這個盜用別人名號的騙子,竟還敢自投羅網。」阿修羅咬牙道。

    當年伊言糊弄他,說要投靠父親,他信以為真去接她,出了訓練營就被這小魔女抓了個正著。

    那段回憶被阿修羅視為奇恥大辱。

    直到現在,他都想不明白,自己這種從小就接受正規刺客訓練的專業人士,怎麼折在了比他小兩歲的「非正規」小丫頭片子手裡。

    「哎呀,你能抓到我才可以用『自投羅網』,要是你被我抓到,那我這般舉動就是深入虎穴抓了個禿子——哎,你在裡面剃光頭那麼多年,我說你禿子你沒意見吧?」

    「demon,你這樣對待自己的親哥哥,不怕遭到天譴嗎?我是你現存在世唯一的親人,不是嗎?」阿修羅陰險地說道,企圖用親哥哥三個字,勾起伊言的怒火。

    高手過招,誰先有情緒波動誰就已經落了下風。

    「從血緣的角度講,還真是呢...阿修羅,你也知道我最人美心善,見你一人孤獨在世倍兒可憐,我決定大發慈悲,送你下去,跟你那萬惡的父親團聚。」

    伊言的親媽運氣也是夠差的,拿錯誰的基因不好,非得拿到了阿修羅父親的,也就是訓練營的創始人。

    「你這個手刃生父的女魔鬼,我不會放過你的。你難道不好奇,我是怎麼切入你的設備的?」

    「你這種人渣,也只能威脅女人和孩子了,你把羅迦怎麼了?」

    「阿羅,你別過來,你千萬別過來!」羅迦的聲音傳來,緊接著是一聲悶哼聲。

    邊上有孩子的啼哭聲。

    「不要打我媽媽!」是小飛。

    「阿修羅,你我恩怨何須牽扯到孩子?放了她們母子,我給你留一條活路。」

    那邊是一陣囂張笑聲。

    「怎麼?你也有怕的一天?愚蠢的妹妹啊...情感是人類最無用的拖累,若是幾年前你與我對峙,我未必是你對手,但現在,你渾身都是弱點,拿什麼跟我斗?」

    「於世卿,羅迦,以及你身邊的每一個人,全都是你的軟肋,我隨便抓一個就能扼制住你,想想看,若沒有於世卿做誘餌,你怎麼可能不遠萬里過來?若沒有羅迦母子,你又怎麼可能任我擺布?」

    阿修羅踹了一腳小飛,小飛的哭聲夾雜著羅迦的咒罵,聽在伊言耳朵里,就成了最殘忍的存在。

    「阿修羅你還是人么?小飛是你兒子,你竟然這麼對他?!」

    伊言吼道。

    羅迦的兒子,父親是阿修羅。

    這個秘密伊言一開始並沒有發現。

    羅迦帶小飛找伊言的時候,伊言並沒有發現,也沒往那塊去想。

    直到羅迦抱怨小飛後背突然長出個胎記來,伊言一下就想到了。

    阿修羅就是小飛的生父。

    她只在阿修羅身上看到過那個胎記,那是遺傳的,傳男不傳女。

    伊言當初為了模仿阿修羅,也曾想弄個胎記紋身,但實在是太丑了,像翔...

    最後只用特殊墨水弄了一團,到時間自己就掉了。

    為了挾持伊言,阿修羅竟然挾持了自己的親生骨肉。

    聽到伊言的控訴,阿修羅不僅沒有半點羞愧,甚至頗為得意。

    「人類的情感最是沒用,父親如果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在地獄也是大失所望的,我們家族不需要沒用的情感拖累,你就因為這些沒用的東西而停滯不前,原本你該有更好的選擇,繼承父親的訓練營,將它發揚廣大,而不是像個沒用的蛀蟲似得苟延殘喘。」

    阿修羅的生父,就是訓練營的創始人。

    阿修羅在同期表現一直出眾,如果不是伊言把他換下來了,他的代號絕不只是排行第五的阿修羅。

    並非伊言不如他,伊言雖然是女孩,但體能一點不遜色男生,她雖然沒有從小接受訓練,卻也是在七畝農場那些超能打的能人陪伴下長大,武力值不遜色,智商又非常高。

    之所以拉低排名,就是因為伊言手太乾淨。

    從她換下阿修羅后,拒絕一切屠戮行為,能智取的絕不武力豪奪,能力有餘狠戾不足。

    這也是阿修羅最不齒伊言的地方。

    「demon,看在一奶同胞的份上,我給你個機會,你投靠我,我們兄妹一起完成父親的遺願,掌控黑暗市場,憑我的實力和你的能力還有於世卿的財力,我們完全可以做到這點。」

    「你把我男人怎麼了?讓他過來。」

    「他死了。很可惜,本來想用他來威脅你的,但他並不配合,所以我們只好——砰——嘍,說起來,妹妹你該高興才是,你是他的妻子,他偌大的家業都是你的。」

    於世卿死了。

    伊言眼前一黑。

    她費了這麼大勁兒,深入虎穴,只想找到他,告訴他自己的心意。

    現在他距離她只有一步之遙了,阿修羅卻說,於世卿已經死了。

    這幾秒,對伊言來說無疑是黑暗一分鐘。

    她足足沉默了一分鐘那麼久。

    久到阿修羅以為信號不好,扯著羅迦的頭髮,強迫她過來修。

    「死了也好,我有那麼多錢可以揮霍了不是嗎?」伊言祈禱阿修羅聽不出她聲音里的干啞。

    她不能讓阿修羅讀到她的情緒,就算心中已經是暴風雨龍捲風,也要裝作平靜如初。

    阿修羅被她過於淡定的反應弄的微愣,就在他質疑伊言是否真的對於世卿沒有感情的時候,一旁哭泣的小飛引起他的注意。

    阿修羅一把揪住小飛,將他幼小的手掌按在桌上,抽出隨身帶的刀,羅迦發出尖叫。

    「不!」

    阿修羅一把將她推開,對著話筒叫囂:「我現在就切斷這個小崽子的手!」

    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已經被那群打著正義旗號的傻子養廢的妹妹,是否真如她表現的那麼冷血。

    「住手!說出你的要求,別傷孩子。」伊言終究是無法眼睜睜的看著小飛被阿修羅剁。

    不僅是羅迦是她朋友,也不僅是小飛是她親侄子,就算今天阿修羅劫持的是別人家的小孩,伊言還是會做出妥協和讓步。

    或許阿修羅說的對。

    她始終無法變成跟他和生父那般的人。

    七畝農場在她心底種下的陽光,影響了她的一生。

    無論她身處在什麼黑暗之下,心中總有一團光陪著她往前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
    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