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27章打賭輸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27章打賭輸了字體大小: A+
     

    這張照片只顯示了一半,不完整。

    伊言卻是看了又看,看了足足五分鐘。

    只有一半的於世卿讓伊言悵然若失,伊言突然靈光一現。

    這種國際比賽,一定會有完整的影像記錄。

    時間雖然久遠一點,但是耐心點,還是可以查到的。

    往年的視頻都有留檔,只有那年的不見了。

    崩問,資本下場了。

    於世卿有錢后第一件事就是挨個銷毀。

    伊言坐在那想著他暗搓搓銷毀胖照的畫面,想著想著,嘴角浮上一抹淺笑。

    就像是那春寒料峭乍暖還寒時,冰凍小溪漸漸消融,清新冷冽的空氣里,聽到第一聲碎冰的聲音,心裡那細水長流的喜歡,一點點的疊加。

    怎麼辦,她想到於世卿的時候越來越容易有這種淡淡的喜歡。

    不是狂風暴雨的猛烈,就是一點點,一層層,不斷地累積。

    等她意識到他的一舉一動都能影響到她,再抬頭時才發現,那一點點的喜歡加在一起,已經有山那麼高了。

    無論他做了什麼,都覺得很可愛,想到他就很甜。

    意識到這點后,伊言再看當年那合影,又有無限遺憾湧上心頭。

    手指輕輕滑過那上面的自己,呢喃低語:

    「如果那時的你能預感到此刻你有多喜歡他,當時就應該衝過去才是。」

    抱著他的水桶腰就不撒手,這樣也不會有此刻這般遺憾和惆悵。

    還沒來得及抱住打大白一樣的他,他就變瘦了...

    「我當時怎麼不長點心多看他幾眼呢,要是我當時就看了,說不定就沒周記里那不明生物什麼劇情了...」

    伊言覺得自己錯過了於世卿一整本周記的讚美,失落。

    她試圖回想自己那天看到他是怎樣的心情,使勁回憶對這個胖嘟嘟的高個子男生的記憶碎片。

    卻發現,關於那段記憶,她是空白的。

    只能模模糊糊的想著她白色的西裝上沾了血,那畫面一閃而過。

    那天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但她竟然不記得。

    伊言察覺到不對勁了。

    她的記憶存儲方式跟普通人是不一樣的,除了丟失的那些記憶碎片之外,所有經歷過的事兒她都能想到一些。

    如果那天,她看到台上有於世卿這種體型很特別,琴技高超的人,一定能想起來。

    他能跟葉琳二重奏得冠軍,說明水平一定是非常高的,伊言記得那一屆普遍水平很高,可是她竟然一點印象也沒有。

    想要解開這個謎,就得找葉琳。

    葉琳那一定留有當場比賽的影像資料。

    如果她看下那天於世卿台上的表現,說不定可以想起一些回憶。

    伊言直覺她丟掉的那部分記憶很重要。

    正待她打電話時,有人先把電話打過來了。

    是肖藍,葉琳的前任...藕斷絲連,隨時都可能破鏡重圓的那種前任。

    伊言為人豪爽仗義,在外結交了不少能人異士,肖藍就是其中之一。

    「言哥,你能幫我個忙嗎?」肖藍的聲音聽起來很是焦急,「我知道你現在退出江湖了,再找你有點強人所難,但是這件事只有你能幫到我,條件隨便你開。」

    「出什麼事了?」

    伊言聽她聲音焦慮,猜到這是出大事兒了。

    「阿琳被綁架了,綁匪指名點姓要你過去,葉家的人跟你們管家聯繫,被你那管家掛了...」

    肖藍本來還在更葉琳冷戰,之所以過來找葉琳,也都是伊言從中穿針引線。

    伊言上次跟葉琳喝酒後,感覺葉琳對肖藍不是沒有感情,回來就跟肖藍說了。

    肖藍過來,剛好趕上。

    伊言接電話,謝甜甜敲門,看來是要跟她彙報葉家的事兒,伊言示意讓甜甜進來等著。

    「葉家現在聯繫不到於世卿,又沒辦法直接聯繫到你——言哥,我是真不想麻煩你,可是阿琳——」

    電話那頭傳來肖藍哽咽的聲音。

    「我知道,你先別急,我可以幫忙,阿琳是你朋友那也就是我朋友,我可以把她平安帶回來。」

    「少奶奶!!!」謝甜甜在邊上聽的一口氣好懸沒上來。

    她好不容易才把葉家推開,少奶奶這就答應了?

    伊言對她比了個噓的手勢。

    「時間緊迫,我就不到現場了,但是我會把信號切到葉宅,綁匪還會打電話過來的,至於葉家那邊——」

    「我知道的,我不會提你的。」肖藍也是聰明人,明白伊言的難處。

    葉家那邊繼承人之戰還沒結束,雖然葉琳以絕對優勢暫時坐在了太子的位置上,但底下還有一群人盯著呢。

    有人希望葉琳回來,也肯定有人不希望葉琳回來,世卿跟葉家關係又是微妙,綁匪點名要伊言,葉家那邊難免會多想,伊言如果貿然過去,人救不救回來都會給於世卿埋下隱患。

    不出面救人這就是最好的選擇。

    伊言掛斷電話,坐在電腦前開始切信號,謝甜甜跟個唐僧似得站在她邊上念叨叨。

    「少奶奶,你摻和這個渾水幹嘛?做好了沒人領你情,做不好了落下一身不是,再說葉琳當初還覬覦你男人呢?」

    「他本身就是個男人,他覬覦誰?」伊言手速飛快。

    「就是男人也不行——男人?!!!」

    謝甜甜下巴要掉了。

    葉琳是...男人???

    這是個什麼情況,那傢伙天天穿著小細跟,比伊言打扮的還妖嬈,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那都是個女人啊?

    「他難道是有什麼心理隱疾,好好一個大男人,穿成那樣...」謝甜甜凌亂了。

    她總算是明白耿熾當初那欲言又止,讓自己離葉琳遠點是因為什麼了。

    這特么就是個女裝大佬啊!!!

    「他出生的時候有人給他算過,如果他20歲以前穿男裝就會橫死,他媽媽又是個迷信的,對外就說生了個女孩。」

    因為性別原因,家族其他人對他放鬆警惕,也的確是平安長大了。

    「他跟少爺同屆,早就過了20了吧?!」

    謝甜甜一想到上次看到葉琳披著風衣儀態萬千,渾身一激靈。

    太可怕了,還化妝呢。

    「真亦假時假亦真,具體是因為什麼不穿男裝我不太清楚,但肖藍說過一嘴,好像是跟什麼人打賭輸了...」

    「說到底,還是那個算命的缺德,好端端的瞎說什麼?給人都整心理扭曲了——哎,少奶奶你敲我頭幹嘛?」



    上一頁 ←    → 下一頁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