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23章多少錢都不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23章多少錢都不行字體大小: A+
     

    「結婚有什麼好的,又麻煩又折騰,家裡都辦了那麼多場婚禮了,還沒消磨掉他們的熱情,一個個還那麼熱衷,嘖。」

    回程路上,伊言吐槽,於世卿專心開車,全當沒聽見。

    作為一個得到她娘家官方認可的准女婿,他此時心情正好。

    「等會——為什麼我又收到這麼多零?棒槌爹你是不是偷摸給我打錢了?!」

    伊言拿出手機,這才看到有個未讀簡訊。

    點開后,一排耀眼的零,好懸沒晃瞎她的眼。

    「那是給你的彩禮一部分,用來給你買衣服買包的,還有——」他無奈的嘆了口氣,「你一定要執著地叫我們孩子棒槌嗎?!」

    於世卿努力為沒出世的孩子爭取,「兒子叫棒槌已經跟很難聽了,女孩子叫棒槌——你是想讓她從小就記仇我們?」

    「嗨呀,棒槌就是人蔘啊,多好,人蔘的好處多多啊。」

    「再多也是個棒槌。」於世卿一想到自己閨女小名叫棒槌,渾身無力。

    伊言哼了聲。

    掏出手機打給最疼她的爺爺。

    「爺爺啊,是我,他們欺負我啊,集體欺負我!」

    「誰欺負我家伊言了?告訴爺爺,我這就收拾他!」

    「就於世卿啊!還有你閨女,你女婿...集體欺負我啊。」

    「太可惡了!!爺爺這就給你姑姑加點工作,我讓她以大欺小——因為啥事欺負你啊?」

    「我給孩子起了個超級好聽的小名,又好聽又好養,爺爺你說棒槌這個名字咋樣?爺爺,爺爺?」

    伊言喊了兩聲,電話那頭沒動靜了。

    隔了五秒,電話那頭換了個年輕一點的聲音。

    「伊言啊,你跟你爺爺說什麼了?給老頭氣得臉通紅,正喝水消氣呢。」

    「...」伊言瞥嘴,要不要那麼誇張?

    於世卿就冷眼看她作妖。

    「棒槌很難聽嗎?」

    「非常難聽。」電話那頭傳來爺爺吼聲。

    「哎,爺爺,你吼我的時候精力挺充沛的么。」

    「總之,爺爺你快點養好身體啊,小棒槌出生了,還要你教育呢。」

    漆爺爺掛斷電話,又好氣又好笑,這個古靈精怪的丫頭,當了媽媽也不老實。

    倒是真想再堅持幾年,看看小棒槌...呸,被她帶跑偏了,什麼棒槌!漆爺爺抓起一把葯放嘴裡,指揮他的大徒弟。

    「把今天他們談結婚的錄像給我看看。」

    他因為身體原因沒有趕回去,可早有貼心的全程錄像,包括伊言是怎麼上躥下跳作妖的。

    「您還是好好吃藥吧,伊言倆月後就結婚了,您要是不能到場,那丫頭能把房蓋掀了。」農曜勸道,「倩總現在已經起身往這邊飛了,她要是過來看你不配合治療,又該發脾氣了。」

    「我這身體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都習慣了,你們這些大驚小怪的。」漆爺爺話還沒說完,眼皮已經慢慢合上了。

    跟伊言打個電話已經耗費了他的體力,睡著了。

    農曜滿臉憂傷。

    師傅的身體一年不如一年,但這次看來是真的不行了。

    倩總讓瞞著伊言,也不知道那猴精的丫頭能不能從電話里聽出問題來,哎。

    伊言掛了電話,原本還是笑著,笑著笑著眼圈就紅了。

    於世卿從沒看她這麼傷感。

    「人生在世不稱意,我們這種極鼎盛的家庭,也有很多不圓滿,龍哥打死也不結婚,我爺爺隔三差五就要病危通知,他是為了我們一次次撐下來,這次情況卻是真的不好,我學醫就是為了他,可是,哎,關鍵時刻掉鏈子,怪沒用的。」

    「爺爺到底是什麼病?」於世卿問。

    這個他的信息庫里沒有。

    只知道漆雨軒是倩總的父親,七畝農場前任班主,這些年已經處於退休狀態,只是在家族中,依然是說話分量最重的一個。

    「一種心血管罕見病,發病率極低,治癒率幾乎是零。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經得了,我們家族裡,有一個旁支,專門是學醫的,就是為了救我爺爺,你應該注意到了,今天小唯姐沒在現場,還有咱們家族唐姓的那支也沒來。」

    小唯是倩總的女兒,大名於伊人,她此時就陪伴在大洋彼岸的爺爺。

    漆雨軒最疼的兩個孫子輩的,一個是他親手抱著長大的大唯,另一個,就是古靈精怪的家族老小陳伊言。

    「我姑騙我說唯姐忙工作過不來,我一看三伯和他家的孩子一個沒到,我就知道她騙我。」

    三伯全名唐苕,他和他的後人全都是頂級的醫生,這一家子沒到,那就說明爺爺病的嚴重。

    伊言什麼都看在眼裡,卻什麼都不能說。

    歡樂的聚會結束后,心裡只剩下凄涼。

    「聚會時,我姑看著很淡定,其實我讀到了她眼底的焦慮,我猜聚會結束后,她就會迫不及待地飛過去看爺爺。」

    伊言看向天空,幻想自己也生出一雙翅膀。

    「我打電話通知謝甜甜,讓她申請航線,你也過去,我陪著你。」於世卿當機立斷。

    伊言搖頭,閉著眼仰著脖子靠在座椅上。

    「沒用的,你看不出來嗎?所有人都瞞著我,就是怕我過去,我過去除了讓我爺爺擔心我,一點作用沒有,他這輩子最鬧心的就是沒能治好我,我能有什麼用?廢人一個,哎...」

    伊言差的,不是那一張機票。

    不止於世卿有私人飛機,她娘家也有。

    她差的,是精湛的醫術。

    「我爺爺的病是不能根治的,只能是根據情況隨時改變醫囑控制,我三伯一家要麼主攻製藥,要麼是內科或是中醫,就我一個可以動刀的,我還廢了...」

    最悲哀的是,她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廢了。

    「我有時也在反思,是不是上天覺得我太順了,就非得拿走我點什麼,我學醫就是為了我爺爺,偏偏救不了他。」

    伊言眨眨眼,讓眼底的液體憋回去,賓利的真皮座椅真是討厭,都把人眼睛嗆出水了呢。

    「我要是過去看爺爺,爺爺看我這沒出息的德行肯定會心疼我,他一定是告訴了全家所有人,不要告訴我他病情加重了。」

    而她,也只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除了你,沒有別人可以做手術嗎?」於世卿努力想找補救辦法。

    只要有人能動刀,多少錢都可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