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19章一開口就是老釣魚人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19章一開口就是老釣魚人了字體大小: A+
     

    亞冬在桌子底下踹了下,示意他消停點,等會留在牌桌上收拾於世卿。

    玩不過陳伊言,還玩不過於世卿嗎?

    一個做買賣的生意人,他能囂張到哪兒去?

    不讓作弊就不作,哥幾個贏他一個還不容易么。

    「冬哥,你踢著我腿了。」於世卿微笑道。

    亞冬老臉一熱,乾咳兩聲。

    「不要在乎細節——世卿吶,我給你講講咱們家的規矩,你進了我們家的門,就是我們家的人,就得守我們家的規矩了。」

    「什麼規矩?我怎麼不知道有規矩了?」伊言替自己男人說話。

    「你閉嘴,這裡沒你這種孕婦說話的份——哎,姐你幹嘛砸我?」亞秋的腦袋又被砸了,這次換做是橘子。

    「砸亞冬這個嘴欠的,偏了,你讓開點,我再砸一個。」一直坐在邊上看熱鬧的穆雨心摸著肚子說道。

    這是倩總那邊的親戚,也是跟伊言等人一起長大的。

    她一摸肚子,亞冬才想起來,人家也是孕婦啊。

    說孕婦就得罪了一票人,嚇的他忙在嘴上做了個拉鏈,示意不說了。

    亞秋摸著頭,委委屈屈。

    他英俊的頭顱已經挨了兩下打了!還替弟弟挨了一下呢。

    這筆賬自然要記在於世卿頭上——妻債夫還,一切都源自陳伊言,讓於世卿還這三觀再正常不過。

    「說到規矩,咱們家的規矩就是牌桌無父子,賭場無兄弟,你坐在這個桌子上,彼此就是某得感情的路人了。」亞冬冷酷地用牌敲桌子。

    「一會輸的求饒,可別說我們幾個欺負你個新過門的——啊,媽你幹嘛又打我?」亞秋捂著頭抗議。

    「你罵誰是上門女婿?」伊言娘指揮小兒子把她二進宮砸兒子頭的拖鞋再撿回來,一扭頭對於世卿就是笑得慈孝和藹,宛若剛動手的不是她。

    「小卿吶,你別跟這個缺心眼的一樣啊。」

    「沒關係,開玩笑而已。」於世卿的回答讓幾個長輩很滿意。

    於世卿現在已經深得長輩們的心了,幾個長輩看他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

    那一番停不下的彩虹屁誇伊言,還是挺有效果的。

    被三連擊的亞秋燃燒起熊熊鬥志。

    跟他弟倆人交換了個眼神,今兒必須要贏於世卿,讓這兩口子拎著拖布去他們家擦地!

    一直沒開口的地哥給倆弟弟使了個眼色,收斂點,讓於世卿看出大家那麼想贏,跑了怎麼辦?

    「規矩其實很簡單,咱家風嚴,不讓賭錢,你不用擔心褲衩都輸在這,咱們賭做家務的,真的很容易。」地哥一開口就是老釣魚人了。

    「咱們牌桌上不講身份,無論是誰,哪怕是我爸,輸了也是要刷馬桶的。」

    言下之意,你丫再有錢,輸也了也不能賴賬。

    這屋裡有權的人不少,有錢的也不缺,可進了屋關係都是平等的,裝大拿耍大牌可不行。

    「是,我平時很少玩牌,還要幾位承讓了。」於小綿羊的回答讓眾人十分滿意。

    要得就是少玩牌的!

    要是老手拿什麼贏他?

    哥幾個交換了心照不宣的眼神,賊兮兮地開始摸牌。

    有伊言這個護夫狂魔盯著,幾個人倒也算是規矩,沒人出千,於世卿開局連輸了兩把,白白貢獻出2次家務勞動欠條。

    幾個哥哥已經露出志在必得的表情了,興緻高漲。

    「我身體不好,也不能久坐,不如我們一局定輸贏,把彩頭拉大一點,如何?」於世卿說道。

    伊言看他似乎疲憊了,伸手給他捏脖子。

    嘴裡還抱怨道:「老爸你整這種硬邦邦的紅木傢具,坐著忒累。」

    「???我剛從拍賣會拍下來時,閨女你可不是這麼說的?你還誇我品味超凡脫俗,這椅子要求挺胸收腹,最是能顯示出我們民族的氣質!」被吐槽的老爸委屈了。

    「氣質是顯示出來了,可也累啊,坐著打麻將一點也不舒服。」

    伊言的吐槽再次迎來一陣揶揄。

    「是你不舒服還是心疼你男人了?」地哥說到關鍵點了。

    這些古董椅子從哥幾個有記憶開始用到現在,伊言玩牌的時候勁勁兒的,也沒見她說不舒服過。

    於世卿坐上來半小時沒到,她就在那嚷嚷。

    「我那有一套明代的的圈椅,坐起來體驗感更好,我讓人給爸送來。」於世卿不放過任何一個討好岳家的機會。

    「行了,速戰速決!」伊言催促,心說霸總要再輸一次,她就代替於世卿挨家打掃衛生去。

    她看誰敢用孕婦。

    「這一局我們直接梭哈,我媳婦剛剛輸的那次,算我這。」於世卿開口。

    贏的滿面紅光的亞秋和亞冬都同意了,小地到底是不一般,敏銳地察覺到不對,抬頭看了眼一直隔岸觀虎鬥的雙胞胎哥哥於伊天。

    這麼會功夫,於伊天一直沒下場,坐在沙發上悠哉地給他媳婦剝桔子,看熱鬧。

    地哥想知道他的直覺有沒有錯,在看到哥哥的眼眸后,地哥馬上會意。

    「我突然內急,有沒有人替我一局?」

    「我來。」摩拳擦掌的站起來三,分別是穆子瑜、常傑還有農樺,全都是伊言的哥。

    這三平時都不在國內,這是因為伊言有婚訊特意趕回來的。

    三人說話還帶口音呢,一開始大家操著蹩腳的普通話爭奪這個難得的「報仇機會」。

    常年海外生活,情緒一激動,滿嘴瓜啦各國語言,說出自己常用的語言。

    「我先站起來的——demon她在我車上畫小王八!」定居在M國的穆子瑜說。

    「demon把我老婆辛苦考的餅乾都吃了,一塊都沒給我留!」定居在Y國的常傑用Y語嘀咕。

    「demon她勾搭我媳婦...我媳婦現在還對她念念不忘!」說F語的農樺都要哭了,老婆心心念念的初戀是自己妹妹!!!

    最後這條一說出來,一屋子裡有三分之一的男士都開口,對對對,大家都是一樣的。

    伊言這貨當年女扮男裝,四處撩妹,幾乎所有人的媳婦都被她撩過。

    這麼多種語音交流起來竟也沒什麼障礙,作為罪魁禍首的伊言望著天花板,假裝沒看到於世卿投過來的視線。

    「demon是誰啊,哈哈哈...」她好尷尬的笑。

    「就是你!」眾人異口同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