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18章你咋好意思說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318章你咋好意思說的字體大小: A+
     

    伊言小時候照片有兩種畫風。

    一種是正常的可愛寶寶,都是姑姑和爹娘拍的。

    難看的畫風也可以細分兩種,一種是她姑父拍的角度詭異的頭大身子短大餅子臉,也不知道是從那個角度能把鵝蛋臉拍成大餅臉。

    還有種難看的照片是她直男爸拍的,什麼摳腳丫子,彌勒佛坐,躺成一個大字型,睡覺時候從床上掉下來頭在地上腳在床上——那時候她才幾歲啊,正常人看到孩子掉地上,難道不該扶起來嗎?!

    拍照留念幾個意思?

    還有她掉牙后豁牙照,吃西瓜滿臉,打哈欠時的張大嘴一瞬間——總之,伊言這輩子都不想看到的醜態,都被這倆貨拍下來了。

    「我去拿。」開口的竟是倩總。

    於明朗馬上站起來,他知道這些孩子隨便一個影集都有小山那麼高,唯恐他媳婦會累著,本意是想他過去拿,倩總一個眼神過來,他又坐下了。

    夫妻多年,默契由來已久,倩總不讓自己男人跟著,肯定是有她的道理。

    隔了一會,倩總抱著一疊相冊過來,幾個長輩圍著於世卿,給他挨個講解。

    伊言跟平輩的人打麻將,時不時還要抬頭看一眼於世卿。

    他看的很仔細,聽的也很認真,長輩們跟他講伊言小時候的軼事,他嘴角還會帶著淺淺的笑意。

    伊言心裡捂眼,她那點黑歷史都讓他知道了。

    察覺到她在看自己,於世卿抬頭看向她,眼神在一瞬間變柔軟。

    看著照片里她從牙牙學語一路成長,直到長成眼前這麼好的大姑娘,感覺特別不一樣。

    到了她家才會明白,她的性格和能力是怎麼養成的,那麼複雜的背景成長起來的姑娘,就因為這有愛的大家庭熏陶,性格開朗陽光。

    伊言難得有了點害羞的情緒,把頭轉回牌桌,總覺得被他看到自己穿尿不濕時的照片是很羞恥的事兒。

    「等會,哪個不要臉的偷牌了?」伊言發現不對勁了。

    她跟於世卿對看的時候,牌不是這樣的!

    家族裡能人多的是,多數孩子都是練家子,手速很快,伊言就這麼一分心的功夫,牌就讓人換了。

    上聽的牌,換了個稀巴爛。

    再看在座幾個人,都覺得很可疑。

    言哥的聲討不僅沒有得到老千的懺悔,還被大家群嘲了。

    「這結了婚的就是不一樣,親親我我的羨煞旁人呢。」

    「可不是么,哎,你倆咋不當個連體嬰呢?」

    亞冬亞秋哥倆一唱一和。

    「可別這麼說,伊言心疼媳婦,回頭戳你們車胎去。」小地兒痞痞道。

    「陳伊地,你偷的牌對吧?」伊言眯眼。

    「誰看見了?」小地兒賊兮兮地推牌,胡了~

    「回頭哥幾個去我家給我草坪修修啊,尤其是伊言——哎,我的草坪呼喚你啊~」

    不讓玩錢,都是用勞務抵債的。

    伊言從小到大從來沒輸過,都是她奴役哥哥們,作弊就沒被發現過!

    今天算是陰溝翻船了,光顧著看美男,被陳伊天這貨鑽了空子。

    「不還沒完呢嗎?繼續。」伊言眼一眯,這是要動真格的。

    亞秋在桌子下踢了地哥一腳。

    那意思是你丫瘋了么挑釁伊言。

    伊言的賭術有一部分是跟她師傅兒子學的,人家當年可是拿過賭王的。

    她要是玩真格的,在坐的哥幾個都要交代,激怒她有什麼好處?

    再說人家還是孕婦呢,回頭丫頭跑到倩總那嗷嗷一通乾嚎,倩總不得把他們哥幾個皮拔了?

    老謀深算的地哥做了個老謀深算的表情,示意倆位稍安勿躁。

    他早就算計好了。

    「孕婦也不能久坐,伊言你別玩了——世卿吶~」

    他這一招呼,亞秋兄弟眼睛一亮。

    對啊!

    不跟陳伊言玩,可以欺負她男人啊!

    來的時候不都憋著收拾這兩口子么,結果被於世卿一把喜糖懟回來了。

    現在可算是有機會了。

    「妹夫,過來玩幾把?」亞秋熱情揮手。

    「你媳婦很辛苦了,你來吧。」亞冬盡量不要讓自己的笑顯得太狡猾太過明顯。

    「你們幾個夠了啊,別欺負我爺們,他哪兒會玩這個?」伊言一眼就看穿這幾個人的詭計了。

    亞秋把她挪到沙發上按下,臉上還帶著黃鼠狼給雞拜年時的笑。

    「妹子啊,這就是你不對了,我們跟世卿接觸的少,這麼好的交流感情機會,你別不給我們嗎?」

    伊言撇嘴,這些傢伙到底是想交流感情還是佔便宜?

    「有什麼沖我來,別扯我爺們,他身子那麼虛,哪兒禁得起這個?」

    「沒關係,我可以。」於世卿站起來,眼神卻是依依不捨的盯著相冊。

    還有幾本沒看完呢。

    「給你留著,一會看。」倩總看出他的心思。

    於世卿這才起身去了牌桌。

    伊言眉頭微皺,攔著他不讓他坐下。

    「這三都不是好餅,偷牌出千,不要臉。」

    三哥哥同時發出噓聲。

    陳伊言你是咋好意思說這種話的?

    作弊這種事兒,誰能超過伊言?

    「我可以試試。」於世卿拍拍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順手塞給她一個蘋果,讓她去沙發上吃。

    伊言弄了把椅子,就坐在於世卿邊上,用眼神威懾那三「不是好餅」的貨。

    「玩也行,好好玩,不允許作弊,綠色牌桌,我就是裁判。」

    這種胳膊肘明顯往外拐的行為,又招來幾個哥哥一直噓聲。

    「陳伊言你是雙標狗嗎?你當初可不是這麼對我的——啊!媽你打我幹嘛?!」亞秋的腦袋上被親媽軟底拖鞋砸到了。

    伊言的娘的哼了聲,指揮兒子把拖鞋給她撿回來。

    「你敢說妹妹是狗,我看你才是狗,還是沒人要的賴巴狗!」

    「老爸你不管管你媳婦?我都多大了,她還拿拖鞋打我,小心我告她襲警哦!」亞秋轉過去跟親爸告狀。

    「打的好,誰讓你欺負妹妹?還有,你敢說你媽襲警,我就出一張你精神障礙的證明,讓你連警察都沒得做。」富貴數十年如一日的站在媳婦這邊。

    亞秋:????

    他欺負妹妹?!

    二老正當年,眼睛這就花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