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93章心胸寬似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93章心胸寬似海字體大小: A+
     

    伊言從浴室出來,對上他黑漆漆充滿怨氣的眼。

    「你還沒睡啊?」伊言打了個哈欠,掀開被子美美地鑽入被窩。

    「你就沒有什麼要對我說的?」於世卿壓著火問。

    丈夫晚歸,還是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她就不問一下嗎?

    好,她不問,他非要說!誰也攔不住!

    「還真有!」伊言一個打挺坐起來了,「咱們卧室這個床墊什麼牌子的?」

    她睡了這麼多星級酒店,號稱幾十萬的床墊也躺過,但沒有一個比得上於世卿卧室的這個,十分舒適。

    她想批發幾個,送給家裡長輩。

    「...除了這個,就沒別的?」於世卿看她上下眼皮直往一起黏,悲傷地發現人家是真沒往心裡去。

    「沒有。」伊言的眼皮漸漸沉重起來。

    小媳婦附體的霸總此刻內心十分凄涼,他寧願她跟他吵跟他鬧,問他跟葉琳怎麼回事。這麼多天的相處,他就不能在她心裡留點痕迹嗎?

    於世卿板著臉,徑直走入浴室,使勁地把門摔上,渾身上下釋放著生悶氣的信號。

    已經躺下的伊言又坐起來,看著浴室的門出神,他生氣了啊...

    哄女孩開心真是麻煩事兒呢,但好在她有絕技...

    雖然霸總不是女孩,但伊言總覺得他無理取鬧的樣子,像極了鬧彆扭的小媳婦,特可愛,還有點萌。

    伊言聽著浴室嘩嘩的水流自言自語。

    「哎,就知道別的女人沒辦法跟你玩到一起去,看,給我家小伙氣成什麼樣了。」

    跟她在一起時都是有說有笑的,開心的跟朵花似得。

    跟葉琳不過待了幾個小時,回來氣得小臉漆黑。

    果然還是她好啊。

    伊言翻身下床,跑到隔壁找百寶箱。

    於世卿洗澡時一直豎著耳朵聽外面的聲音,渾身上下都釋放著爺生氣了,哄不好了——但如果她認真認錯,還是可以哄好的信號。

    最好她能乖巧地走過來敲敲門,問他需不需要搓背服務。

    如果這樣,他就順勢給她個台階不生氣了。

    沒等到搓背服務,只聽到門聲。

    於世卿下意識地想到她抱著她的肥貓騎車而去的畫面,這會貓質可不再!

    顧不上身子還沒擦,他衝出來。

    跟去而復返的伊言打了個照面。

    伊言手裡握著一隻母耗崽兒標本,耗崽兒頭上還別了一朵小乾花。

    於世卿沒想到她只是去了隔壁,被她抓了個正著,耳根一紅,怔怔地站在浴室門前,身上滴滴答答的落著水珠。

    伊言舉起手裡的耗崽兒,利用視覺差剛好擋住關鍵位置。

    「哎呀,你長耗子了!」

    於世卿縱有再多的不爽,被她這麼一胡鬧也弄得沒毛病了,嘴角抽抽,轉身正待再次進浴室,就聽她在後面唱小曲。

    「小老鼠上燈台,偷油吃出不來,小世卿啊你來不來~」

    誰不來誰是犢子。

    於世卿肯定不是犢子,他來了。

    於世卿憋了一肚子話想跟她說。

    他甚至已經想好了,如何在不暴露自己秘密的前提下,安撫伊言的情緒。

    結果,人家根本沒問。

    雖然他憋著一口氣,想趁機把倆人的關係捋一捋,該說的話說一說——她雖然不問,但是他還是很想坦白的。

    結果被她勾勾手指頭,哼個不成調的小曲,他就上鉤了。

    就這?!

    等於世卿把正事兒辦完,伊言再次陷入甜甜夢鄉,他看著她沒心沒肺的睡顏百感交集。

    如果把此刻的於世卿拽到心理研究所實驗室里,給他再用上之前的設備檢查,一定能測出他表達憤怒的區域全都亮起來了——猶如小媳婦吵架後生悶氣的樣子。

    至於伊言,人家的血清素早就幫她排解了負面情緒,啥事兒沒有。

    準確的說,她一點負面情緒都沒有產生,甚至還有種對自己無處安放魅力的小得意。

    對此次爭執,伊言想的是:她用魅力擺平了自己男人在外面野女人身上受得氣,不愧是她。

    於世卿想的是:她心裡到底有沒有他?以及...重要的小小卿,一點也不像耗子。

    自想自話,自己給自己想生氣了。

    不甘心只有自己生悶氣,看這個沒心沒肺的伊言睡得跟沒事兒人似得,於世卿按著她一通搖。

    「幹嘛啊...」剛睡著的伊言被他搖起來了,睡眼惺忪地看他。

    「我跟別的女人待了一晚上,你睡得著?」男人咬著牙問。

    「否則哩?」

    女人清澈的眼坦蕩無比,宛若他問了個白痴問題。

    於世卿很想質問她為什麼不在乎他,又覺得問這種話太過幼稚,很白痴,只能咬牙瞪著她。

    「你要指望我跟動物爭奪配偶似得跟人大打出手,我做不到——主要是葉琳小胳膊小腿兒,我這一腳過去她差不多起不來了。」

    練武之人時刻謹記武德,打女人她做不到。

    她只會用獨一無二的魅力把自己男人迷住——如果哪天男人不為她著迷了,那這男人非傻既是瞎,要他幹嘛?

    「我是不是該謝謝你的寬宏大量?」於世卿深呼吸,他就不該把這女人挖起來繼續吵的。

    他就是要氣死了,她都不知道他在氣什麼。

    「算了,早點休息,晚安。」於世卿背對著她,從倆人同床開始,頭回沒有摟著她入眠。

    一雙耳朵豎著聽身後,如果這女人迷途知返,摟著他示好,他馬上就「大人大量」的原諒她。

    於世卿內心戲十足。

    等了好半天也沒等到她的「示好」,再過兩分鐘,只聽她均勻的呼吸聲。

    他驟然轉身,看著她放鬆的睡顏,又氣又無力。

    他到底在彆扭什麼...

    她不是一直這樣么,他還能奢望什麼。

    從頭到尾都是他深愛著她,也是他用盡各種手段留她在身邊的,她從沒表示過對他的喜歡,就算是倆人有了親密接觸,她也不會把自己視為她的所有物。

    越想越心涼,越來越沒自信。

    腿一沉,她的美腿壓了過來。

    「她想占你便宜也得打得過我再說,我會保護你的。」

    她閉著眼睛低語,似是睡著了,但這些,不是夢話。

    「我對你,到底是什麼?」於世卿低沉,聲音有些落寞。

    他不知該高興她信任自己,還是悲傷她太過聰明。

    他無法看到藏在雲霧後面,她的心裡到底裝的是什麼。

    可是他的心裡,滿滿的都是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