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90章哲人應該有共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90章哲人應該有共鳴字體大小: A+
     

    光憑這女人偽造的親子鑒定就能判她偽造證據,最少也是要罰款的。

    如果按著伊言平時的習慣,沒有造成實質傷害的,她一般不會起訴,警告完了就把人放走。

    主要是嫌麻煩,左右也沒幾個人敢在她動真格后還捲土重來找虐。

    老禿頭這種屢次犯賤的,純粹是沒見過伊言正正發火。

    但此刻,伊言卻不打算放這女人走了。

    「把她送到警局。」

    「不要啊!求求了,我以後不犯了!」這女人聽到要去警局,嚇得整個人都哆嗦了。

    她家裡也是做生意的,雖然生意不是很大,卻也是有頭有臉,就這麼留下案底還得罪了於氏,以後怕是沒立錐之地了。

    「我說,我全都說,是葉氏的CEO葉琳派我來的,她讓我用這個長得像於總的孩子騙您,我都說了您放過我吧!」

    謝甜甜聽到葉琳的名字炸毛了,看!她就說吧,那個女的不是好餅。

    伊言卻並不驚訝,好像早就猜到似得。

    「把人送去吧——甜甜,親自去。」伊言特意叮囑了句。

    謝甜甜驚訝,她深知伊言從不會多說一句廢話,讓她親自送這女人,一定是有講究。

    伊言動手整理了下甜甜的.腰.帶,用只有倆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路上小心。」

    謝甜甜汗毛孔都豎起來了。

    她的腰帶里有貼身軟劍,少奶奶這是提醒她,這一趟可能會有危險嗎?

    只是押送一個碰瓷的去警局,不至於這樣吧?

    「我都說了主謀,也知道自己錯了,為什麼不放過我?!」那女人絕望地捂著臉痛哭。

    「世上沒有後悔葯,敢做就要承擔代價,帶走。」伊言揮手,謝甜甜押著人離去。

    此時的小區門口已經恢復了平靜。

    明明是深秋,天空卻飄起了小雪花。

    伊言仰頭看飄雪,對著已經安靜下來的街道自言自語:「早晚有天會感謝我,救一命。」

    說的就是那個碰瓷的女人。

    伊言伸出手,接住落下的雪花,冰涼的雪花碰觸到她溫熱的手馬上融化。

    就算那女人帶著孩子碰瓷她,她還是想救那女人一命。

    所以才會把甜甜放出去,憑甜甜的身手,保護那女人進局子應該沒問題。

    伊言眼看著甜甜開車離去,站在原地給亞秋打了個電話。

    「我送進去一個人?無論以什麼理由,多關她幾天。」

    「為什麼?」

    「為了救她一命,有人要滅她口。」

    伊言掛斷電話。

    白皙修長的手緩緩地接著潔白無瑕的雪花?透過朦朧的路燈?伊言彷彿看到了自己手上的曾經沾染的血。

    在她還不能做選擇的時候?她的手沾染了很多無辜動物的血,現在她能選擇了,能救一個是一個。

    貪婪的人命?那也是命。

    於世卿驅車歸來?隔著很遠就看到她了。

    穿著單薄的薄衫,站在路燈下,伸手接著雪花?像是墜入人間的小仙女。

    任誰看這都是非常唯美的一幕。

    只有於世卿覺得血往腦袋上撞?腦瓜仁嗡一下。

    一腳油門開過去?匆忙下車將那個穿著單薄的女人摟入懷中。

    帶著他體溫的大衣將她包裹?伊言抬頭對他微笑。

    「世卿?看?今年第一場雪。」

    此情此景多浪漫,哲人應該很有共鳴吧。

    「傻不拉幾站在這幹嘛?!」哲人此刻盡顯庸俗,老婆這穿著單褲短袖站雪地里的造型,讓他心驚肉跳。

    去他的狗屁雪!

    伊言是很認真地想跟他欣賞今年的第一場雪。

    而於世卿此刻,只想咆哮這個大晚上不睡覺穿著單薄衣衫跑出來的女人。

    管它第幾場雪?不過就是99%的H20外加一些亂七八糟的氣體和塵埃混合出來的玩意。

    就這些?不足以讓他老婆冒著挨凍的危險站在這看。

    將她的手握在掌心?碰觸到那冰涼的質感后?臉更難看了。

    用十分強硬的口吻怒道:

    「外套呢?」

    「我這不是準備馬上回去了嘛,沒關係的。」她把外套給那個孩子了。她年輕火力壯,那孩子凍到就麻煩了。

    他說最狠的話?做最暖的事兒,把她凍得冰涼的手放在自己熾熱的心口,用體溫將她一點點焐熱。

    伊言噗嗤一聲笑了。

    「我搬出來住就是不想聽我娘追著我讓我穿秋褲喝熱水。」

    找了個對象,有種找了個爹的感覺。

    她本來是吐槽一下,卻給了男人無限靈感。

    「是該給重新訂一些保暖的打底褲了。」

    她那麼排斥秋褲,一定是款式問題。

    伊言想給自己倆嘴巴子,好端端的,她提什麼秋褲啊!

    於世卿把伊言推上車,以最快的速度帶她回家。

    剛進家門,伊言就把手擋在嘴上,做了個噓的手勢。

    「我不問這一晚跟葉琳在哪裡,也不管跟她做了什麼,也別問我今晚發生的事。」

    於世卿聽她說出葉琳的名字,神色一凜。

    「好奇我怎麼知道跟她在一起是嗎?」伊言比了下鼻子。

    「身上有她的香水味,Toord烏木沉香,很中性的香。」

    於世卿心裡劃過大寫的淦字。

    中計了。

    葉琳這個可惡得傢伙,竟然在他身上留了香,於世卿感冒嗅覺正是弱的時候。

    「都是成年人了,我懂。」伊言拍拍他肩膀,跟個哥們似得。

    走向書房,關上門,竟然還落了鎖。

    於世卿手握成拳又鬆開。

    他這一晚,的確是跟葉琳在一起。

    本來沒想過要告訴她的,但伊言已經知道了。

    所以,她現在這種態度,是吃醋了嗎?

    又或者,她已經生氣,不肯原諒他...

    於世卿腦子裡閃出各種各樣可怕的信息。

    離婚兩個字加大加粗在腦中跳動,彷彿看到了盛怒之下的伊言帶著腿兒哥對他丟下這冷冷二字,翩然離去。

    「空空,我有話對說。」他敲敲門。

    「我需要安靜。先休息,不用管我。」

    她的聲音聽起來沒有任何情緒起伏,就像是平時說話那般,不高不低不快不慢,卻是讓於世卿驚出了一身冷汗。

    他此刻有了偷吃被抓包的男人一般心虛,真怕她會丟下他頭也不回的跑路。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