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89章突破點就是不穿秋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89章突破點就是不穿秋褲字體大小: A+
     

    「深入挖掘事情真相,本來就是我們媒體人的使命。」

    「好一個使命。那我且來問你們,你們誰敢對天發誓沒有收過她的錢?算了,為了錢出賣良知的你們,發誓一文不值,連自己人生都不能好好面對的人,連鬼神都敢騙,你們保持沉默吧。」

    伊言鏗鏘有力的一番話,讓這些人說不出任何話。

    短短的幾分鐘,伊言也沒指望能改變這些人的三觀。

    有些人,天生就好逸惡勞,學校十幾年都教育不明白,她這幾分鐘更不可能。

    她這些話是說給看直播的那些人,不是她家天天上熱搜,實在是有些人死皮不要臉。

    伊言一步一步朝著女人走來。

    女人的臉越來越白,腿肚子開始哆嗦起來。

    伊言上前一步,兩根手指捏住女人的下巴,女人的心跳加速,呼吸不穩。

    雖然於夫人只比她高一些,但身上那種凌厲的氣勢卻讓女人感到恐懼。

    女人不知道的是,這就是殺氣。

    謝甜甜站在伊言邊上,本能地退後兩步,她的反應比在場所有人都強烈。

    動物界,肉食動物之間相遇,只憑氣勢就能分出勝負,謝甜甜幾乎在一瞬間就感知到了危險。

    如果她不是伊言的友軍,可能已經預感到自己不是對手,掉頭跑路了。

    這些普通人平時哪有機會接觸到高等刺客才能有的殺氣,只覺得於夫人讓人不寒而慄,看一眼都覺得腿肚子發軟。

    這是用無數動物的血練出來的殺氣,也是從訓練營摸爬滾打歷經生死考驗才練就的。

    「看著我的眼。」伊言一隻手固定住女人的下巴,強迫她直視自己。

    女人下意識地看向伊言,感受到那撲面而來的寒。

    如果她有看動物世界的習慣,就會知道伊言此刻的眼眸,像極了即將捕獵的狼。

    「我再問你一遍,這是誰的孩子?小孩跟他這麼大,還不懂得辨別危險,但是母親卻是可以的。」

    伊言提高聲音,對眾人說道:「如果她是孩子生母,看到田鼠第一反應一定是抱著孩子跑,而不是丟下孩子。」

    「我本來就怕這些...」女人的狡辯顯得那樣蒼白無力。

    「母愛的本能是不需要經過大腦思考的,天冷,流浪貓知道叼著崽兒找尋溫暖棲息地,帶魚籽的魚被煮熟時腹部會朝上用力弓,你的反應已經說明了一切,你,不是他生母。」

    「除了這隻田鼠,還有個更重要的原因讓我懷疑你——你沒給孩子穿秋褲!」

    穿秋褲,這三字一說出來,除了謝甜甜其他人都獃滯了。

    竟然...是以秋褲作為切入點,這個於夫人果然是聰慧過人。

    雖然聽起來很簡單,但的確能說服人。

    「在這個降溫的夜晚,在場各位有孩子的,你們可能放任孩子穿這麼少的衣服出來?」

    秋褲在某種意義上講,已經成為親情的載體,有一種幸福,叫你母親追著你穿秋褲。

    伊言的聲音輕輕的,卻讓女人泛起一陣雞皮疙瘩。

    她找不到自己的聲音,只能驚悚地看著伊言。

    「我想警局那邊,或許會對你拐賣兒童的事兒比較感興趣。」

    「我沒有拐賣兒童,他媽媽收了錢的——啊!」

    在伊言強大的壓力下,女人說走嘴了,暴露出了真相。

    如果她能重新選擇,她一定不會再過來挑釁。

    於夫人讓她感受到了絕望,就在眼神相對的一瞬間,女人甚至產生了自己已經身首異處的錯覺。

    等伊言鬆開她時,女人如爛泥般攤在地上。

    「其他,還用我多說?」伊言掃了一圈,所有被她看過的自媒體全都退後一步。

    勉強還有點理智的直接下播,膽兒小的已經站在那不知所措了。

    不值一提。

    「小朋友,你還記得媽媽的電話嗎?」伊言低頭對邊上低頭玩小田鼠的男孩說道。

    小男孩已經被轉移了注意,不覺得可怕了,但因為太小,回答不出伊言的提問。

    在伊言對女人施壓時,小男孩低頭玩小田鼠,錯過了伊言高光時刻,等他聞聲看伊言時,伊言已經恢復了和顏悅色的模樣。

    這裡面最敏銳的就是謝甜甜了,感受到少奶奶無縫切換狀態,謝甜甜心中暗挑大拇指。

    不愧是三頭六臂的阿修羅,不需要任何化妝術,只需要氣場大開站在那就有判若兩人的效果。

    甜甜決定以後再也不說伊言揍她的事兒了,伊言打她一點殺氣沒放,估計是手下留了不少情,真要是跟剛剛那樣把殺氣放出來開打,謝甜甜不覺得自己還可以囫圇個站在這。

    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

    「他家長電話多少?」伊言問還癱在地上的女人,女人這會還沒從伊言的殺氣里回過神,傻傻地看著她。

    「電話!」伊言眼睛一眯,寒氣都不曾釋放,女人就嚇的乖乖認慫,說出這孩子真正家長的聯繫方式。

    「甜甜,安排車送小朋友回家——至於你們...」伊言轉向幾個對著她拍的人。

    「我們馬上澄清誤會!」這些人全都慫了。

    「不需要,從哪兒來從哪兒回去,滾!」

    這些人都匆忙離開,小孩也被領走了,只有那個女人還坐在地上,面如土色地看著伊言。

    「於太太,我,我也是鬼迷心竅...你放過我吧!」

    「誰派你來的?」

    「沒人...沒...」女人上牙直碰下牙,被伊言嚇出心理陰影了。

    明明伊言沒有打打殺殺,甚至一句狠話都沒說,卻把人嚇了個半死。

    伊言本想繼續問幾句,突然,她的眼犀利地看向路邊的灌木叢,那裡面人影攢動。

    伊言一個飛刀扔過去,謝甜甜都沒看明白怎麼回事,看到伊言出手,她想追過去,卻被伊言攔住。

    「人走了,不用追了,把我刀撿回來就行。」

    實力差了兩檔,反應速度也不一樣,伊言幾乎是憑直覺感受到那裡面有人。

    「這女人怎麼辦?」謝甜甜問坐在地上的女人。

    伊言沉思片刻。

    這件事對她的影響幾乎為零,她可以放這女人離開,也可以報警,如果沒有刺客直接放走就行了。

    但眼前這種情況,很複雜。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