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27章未解之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27章未解之謎字體大小: A+
     

    盆里有事先準備好的麵糰,放在竹竿下,甜甜一條腿騎上去,有節奏地壓面,跳得相當有韻律感。

    耿熾明白了。

    哦,小綠豆這是要做竹升面?

    竹升面口感爽滑富有彈性,全靠著竹竿壓打,一碗地道的竹升面至少要壓1個半小時,沒點體力是做不了這個工作的。

    耿熾見謝甜甜在那壓得愉快,那個不懷好意的安然竟還掏出個竹笛,坐在謝甜甜邊上給她伴奏。

    有幾個遊客圍觀,還有拍照的,一些對話順著風飄入了窗子內。

    「老闆好福氣啊,老闆娘看著真活潑。」

    耿熾放下茶杯,他看不下去了。

    這個安然是欺負小綠豆體力好,糊弄她免費做工嗎?

    讓小姑娘自己在那幹活,他悠哉地吹笛子?hetui,他耿熾就見不得這種惡勢力!想要做一碗爽口彈牙的竹升面,離不開手藝人辛勤的汗水。

    甜甜雖然是頭回壓面,但因她體力不錯,運動方面又有技巧,幾下就掌握了敲門,跟著安然的笛聲節奏一下下地跳。

    安然吹罷笛子,又把自己的手鼓拿出來,隨著歡快的鼓點聲,倆人默契配合,周圍遊客一片叫好。

    就在這其樂融融得的氛圍下,黑著臉的耿熾登場了。

    「別跳了,歇會。」耿熾過去,直接按著竹子。

    謝甜甜玩的正是高興,被打斷有些不悅。

    「我沒事兒。」

    「你那寶貝少奶奶一會過來找不到你會擔心。」耿熾為了達到目的,把忙著「圈地」的伊言拖下水。

    果然,提起少奶奶,謝甜甜不蹦躂了。

    遊客們掃興,紛紛散去。

    安然也不惱,站起來對謝甜甜笑道。

    「謝謝你了師傅,接下來我來。」

    師傅?耿熾聽到后嗤之以鼻,這傢伙是神鵰俠侶看多了,想當那過兒是吧?

    咋不來一隻大雕給他膀子卸下來,讓他當獨臂大俠,那多生動!

    謝甜甜回以微笑:「哪兒的話,是我想要吃竹升面給你添麻煩了,你這明明沒有會做這個的師傅,還要麻煩你。」

    甜甜聽保鏢隊長說過這地方特產竹升面好吃,安然店裡沒有會做的師傅,倆人就想著合作試試。

    劇情急轉直下,耿熾聽到是甜甜想吃,一把推開準備上桿的安然。

    「安老闆那麼忙還是不要麻煩他了,你想吃我也可以做。」

    「...你??」謝甜甜滿是懷疑。

    並不是她看不起耿少爺,實在是這傢伙在家從不做家務,倆人共同生活的時候,甜甜眼看著他十指不沾陽春水,一切家務都靠鐘點工。

    耿熾在於氏地位等同副總裁,甚至幾個常務副總也要看他臉色行事,能夠配合於世卿的人,工作能力絕對沒得說。

    但生活方面...謝甜甜真不是看不起他,嚴重懷疑這傢伙連最簡單的煮麵條都不會。

    耿熾被謝甜甜懷疑的眼神傷到了,在加上安然在邊上拱火。

    「耿先生,這個不是玩的,如果掌握不好竅門會受傷的。」

    男人的尊嚴豈容質疑!就算是不行也得行!耿熾衝動之下直接把腿搭上去了。

    不就是單腿壓著竹竿勻速的運動嗎?這有什麼難的,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耿熾就不信了,安然這傢伙都能做的事兒,他耿熾會做不到嗎?

    在謝甜甜驚訝的眼神中,耿熾猶如戰士跨上了戰馬,滿臉威風。

    安然吹了個口哨,哎呦不錯哦。

    晚飯時,伊言的院門依然緊閉,兩個紫銅門環在落日餘暉下蒙上一層淡雅之色。

    謝甜甜端著煮好的竹升面敲門。

    穿著浴袍打著哈欠的伊言過來開門。

    「少爺呢?」

    「睡著了。」伊言接過托盤,佯裝淡定道。

    謝甜甜被內涵到了。

    再看伊言,眼神都不一樣了。

    不愧是少奶奶啊,這體力就是不一般!

    「少奶奶,少爺那體格也禁不起折騰,你...悠著點。」

    「嗯,我有分寸。」伊言說得好像是那麼回事似得,「對了,耿熾哪兒去了?」

    「耿特助他...受傷了。」

    「???」

    「說來,都怪這些面...」

    謝甜甜耿熾受傷的悲慘過程說了出來。

    耿熾這長期坐辦公室的都市新貴,體力根本不行,又沒有做拉伸運動熱身,直接騎桿上了,沒壓幾下就閃了.腰.,見識了竹升面的險惡...

    「現在他還趴在那,哎,少奶奶啊,你說這些上班族是不是體力都不行啊,你看耿熾,你看少爺——爺?!」

    謝甜甜驚訝地看到內個被少奶奶單方面宣布「累睡著」的男人,正神采奕奕地站在伊言身後。

    從這個站姿和精神狀態看,哪兒見得半點虛弱?

    「耿熾腰閃了啊,那我過去給他看看。」伊言聽到耿熾閃了腰,表情瞬間微妙起來。

    「有醫生會管他,你自己還沒好,就不要隨便下來走動了。」

    隨著大鐵門合上,謝甜甜滿頭問號。

    所以,到底是少奶奶把少爺撂倒了,還是少爺把少奶奶累倒了?

    這倆人到底誰說的是真的?

    真是未解之謎。

    謝甜甜看不到的地方,伊言卸下強裝的淡定,齜牙咧嘴,扶著腰艱難踱步。

    「都讓你不要亂走了。」於世卿無奈,她這要強的性子可如何是好。

    「你還有理了?」伊言想踢他,一動牽扯著腰疼,於世卿無奈,彎腰背著她,手裡還要端著托盤。

    「我以後要告訴甜甜以及我認識的所有女孩,找男人就不能挑著想象太過豐富的——你那亂七八糟的玩意都跟誰學的?」

    打死伊言也不會相信,一向以體力和柔韌度為傲的自己,有天竟會閃腰。

    但這並不能怨她,都怪這個於世卿。

    這病嬌一副心愿未了可憐巴巴的樣子,伊言最是寵妻...夫,一時心軟就答應配合,言哥怎麼也想不到,大風大浪都見過,跟野豬單挑都沒怕過,竟然會栽倒在霸總過於豐富的想象力里。

    伊言過後也反思,她好歹也是學醫的,怎麼就一時糊塗跟著胡鬧,最後只得出一個結論:被美男沖昏了頭腦,昏庸了...

    於世卿微赧然,更多是愧疚。

    理論和實踐是有差距的,他理論是學了不少,但實踐經驗還是欠缺的厲害,出師不利還把夫人傷著了,還好伊言脾氣好,不跟他計較。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