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24章嘴賤一時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24章嘴賤一時爽字體大小: A+
     

    耿熾下意識地向後躲,沒看到腳后的石頭,仰面朝天地摔入溪中。

    被冰涼溪水包圍的一瞬間,耿熾總算是想明白了——這對無良夫妻,一開始的目的,就是要把他踢進來吧?

    關鍵是...為啥啊?

    噗通落水的耿熾從始至終都不明白他哪兒得罪了這兩口子。

    「我是說小綠豆她們的照片土,又不是說你,你踢我幹嘛?」耿熾對著於世卿喊,卻沒看到,小綠豆就站在他身後,眼裡滿是呵呵噠。

    哦豁,她土?!

    手起劍落,走你!

    耿熾嘴賤。

    說於世卿拍的照片土,得罪了霸總。

    霸總一開始舉起手機,看似是對準了謝甜甜和安然,其實人家是自拍。

    拍他和伊言甜甜蜜蜜地靠在一起呢。

    拍完了問伊言好不好看,伊言從來不吝嗇承認自己那無處安放的魅力,又有帥氣的霸總加持,自然是讚不絕口,誇自己和於世卿男才女貌。

    聽到耿熾耳朵里,以為她誇的是謝甜甜那對,一氣之下說於世卿拍照太土了。

    這才引來人家兩口子的合體制裁,忽悠給他拍照,起腳踹河裡。

    耿熾到這會還沒意識到一切的根源都源自嘴賤,朝著伊言喊話,說謝甜甜和安然土。

    謝甜甜就站在他身後,原本看他落水了,想發揚人道主義精神給他撈起來。

    聽這廝嘴這麼損,救人變落井下石了,直接揮劍,把耿熾的腰帶挑開了,連同扣子和拉鏈。

    職業刺客,手法就是這麼精準。

    只傷衣服不傷人。

    耿熾出糗了,從溪水裡站起來,褲子絲一般順滑,落在了地上。

    「哎,范思哲的褲衩?」伊言看了眼,還沒看清標,於世卿溫柔地擋上她的眼。

    「不用看了,沒我有品味,也沒我大。」

    耿熾:?????

    前一句已經很不要臉了,後面這句...???

    「還以為你嘲笑我們土,你自己多有品位似得,現在看...嘖!」謝甜甜丟給耿熾一記暴擊。

    那眼神十分嫌棄地掃過他的紅色褲衩,這牌子最有特色的一款,大紅色的底色,正中間一個黑色大叉,嘖嘖。

    甜甜丟給耿熾一記「就這」?的眼神,從他身邊無情穿過,轉身招呼安然。

    「安老闆,拎著魚快點,別人嫌棄咱們土,估計也不會吃咱們抓的魚,四條就夠了。」

    一人一條,沒耿熾.

    「嘴賤一時爽,一直嘴賤一直單身,真爽。」伊言對耿熾作死行為精準總結。

    耿熾狼狽地拎著褲子防止掉下來,還要看著人家幾個人圍著火其樂融融吃烤魚,突然覺得自己成了青山綠水間的一條酸菜魚。

    又酸又菜又多餘。

    伊言把魚肉挑好刺,全都放在於世卿面前,於世卿則是用煮沸的山泉水泡了新茶,吹到合適的溫度再餵給伊言。

    這倆人動作是如此整齊劃一,配合默契,安然看了看,心服口服道:「我一直在猜,贏了我的於總心上人究竟是哪一位,現在看,言哥倒是完全符合,冥冥之中註定就是你了。」

    「嗷嗚!」伊言聽到「心上人」三字,直接咬嘴上了,疼得嗷嗚一聲。

    於世卿忙幫她查看,這要不是人多,估計上嘴吹都有可能。

    「我始終記得,於總參賽的那副作品《逢.愛》帶給我多大的視覺衝擊,當時的主題是『愛』,我看到他的設計稿第一直覺就猜到這是給心上人準備的,太夢幻了。」

    「哦...」伊言覺得茶都不香了。

    這話題不怎麼討喜,她很想換點別的談。

    他參賽都是兩年前的事兒了,雖然霸總現在迷她死去活來,兩年前倆人還不認識呢。

    摳腳想也知道,那房子不是給她設計的。

    「那是一座位於m國唐人街不遠的一處私人住宅。」

    安然津津樂道地講起於世卿的作品,伊言眯眼,哦豁,距離她爺爺在國外的家很近哦?

    「借鑒了中式建築的園林設計,卻與周圍的環境融在一起,毫不突兀,融入了滿滿的情感,站在裡面能感受到滿滿的思考和愛意。」

    安然滿眼嚮往,一直以為愛為主題的作品會帶有一定局限性,不會很大氣,畢竟溫馨與磅礴不可兼得。

    直到他看到了於世卿的作品,充滿現代科技感,每個角落都是曲線的,隨處可見細小的設計都包含著濃濃的愛意,組合在一起卻像是藝術品一般大氣渾然天成。

    「總之,你看了一定會很喜歡,我相信,於總設計那套房子時,心裡想的一定是你。也只有你,才能配得上那套房子。對了,你不養了只貓嗎?於總那套房子也有一部分是關於貓,給貓獨立生活空間——」

    安然話說一半,伊言夾了塊魚肉給他。

    「辛苦你了,多吃點。」

    安然感激涕零。

    言哥夾的菜,那是普通人能吃的嗎?

    吃一口都能羽化成仙的節奏。

    滿懷期待咬下,苦得臉都扭曲了。

    「哎呀,這條魚是不是沒掏苦膽?」伊言毫無誠意假惺惺。

    「咦...沒掏苦膽的那條是我準備給耿熾的啊。」謝甜甜專心聽故事呢,聞此言下意識地看了眼她給耿熾的「愛心魚肉」。

    「哦,我的這條加料魚肉在碗里呢,少奶奶你沒拿錯——耿熾,過來喝湯啊?」謝甜甜熱情招呼。

    耿熾寬麵條淚。

    親,你要整蠱,能別當著我面說出來嗎?

    謝甜甜本就是故意這麼說的,她還在氣耿熾說她土。

    見耿熾大步走過來,殺氣凜然——如果不去看抓著褲防止下滑的那隻手,還挺有派頭的。

    「幹嘛,約架?」謝甜甜擺好造型,打架她就沒怕過誰!

    畢竟人家現在也升級成為同期第三了——眼鏡蛇被少奶奶搞進去了,那她就是順理成章地補位成第三了嘛。

    耿熾用最霸氣的姿勢接過碗,噸噸噸一飲而盡,咣當把碗摔到一邊。

    咔嚓,碗碎了。

    這造型忒像壯士斷頭前飲酒,任誰看,這派頭都像是找人打架。

    所有人都看著耿熾,只見他單手抹了下嘴角,用最豪的口吻說著最慫的話:

    「你,消氣了嗎?」

    「...」謝甜甜不知道說點啥。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