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20章整得跟神經病似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20章整得跟神經病似得字體大小: A+
     

    「設計的目的,是滿足使用者基本需求。」

    以人為本,勿忘初心。

    於世卿難得地解釋了句,耿熾秒懂。

    所以,老闆娘一來到於宅就露出滿意神色。

    伊言自己都沒發覺,她對於宅整體設計是十分滿意的。

    就在剛剛來的路上,伊言還吐槽入住的五星酒店不順眼,裝修沒品位,她更喜歡窩在於宅的花園裡。

    晴天在草坪上曬太陽,陰天去花房聞花香。

    因為那根本就是按著伊言喜好設計的!

    耿熾明白了,其他人卻是不懂,包括伊言。

    「這世界到底是怎麼了,我費盡追求的女神就這麼輕鬆的成了別人的太太...」安然還是無法從巨大打擊中回神。

    其實他當年也曾很努力地追求過伊言,但最終還是發現更適合當朋友。

    伊言就這麼大喇喇地領個男人過來,還是曾經贏過他的於世卿,安然無所適從。

    「你以為的輕鬆,可能是別人用盡全力謀得的良緣。」耿熾充滿哲理地說道。

    伊言看了眼於世卿,不服。

    「你哪裡用盡全力了?難道不是我從天而降,你白撿了個孩兒她娘?」

    「最高的設計往往看起來很簡單,我們設計師總是用盡畢生所學化複雜為簡單,為使用者的生活帶來便利。」安然十分專業地說。

    看於世卿也多了幾分恭敬,他好像明白這個業界神話是怎麼封神,又是怎麼把女神娶到手的。

    外表古樸內里精緻的民宿是安然斥巨資打造的樂園,其室內風格獨樹一幟,空谷竹林又不失人間溫情,但在伊言眼裡,還是不如於宅來得舒適。

    按著她的喜好量身打造的家,跟更符合大眾品味的民宿,她心中的天平已經有所傾斜,只是各種原因她暫時還沒發現。

    謝甜甜倒是很興奮,安然幫她拎著行李,帶著她到客房——存著請教的心思,態度自然殷勤。

    這份殷勤看在耿熾眼裡,就成了不懷好意。

    之前在於宅,謝甜甜隱藏實力,在固定環境內看不出她的與眾不同,現在有伊言賞識,甜甜的潛力一點點被發揮出來,耿熾對她的認識完全不同。

    伊言給這倆人訂了一間套房,說是一間,其實也是獨立的房間樓上樓下住著,耿熾眼見著謝甜甜跟著安然上樓,門一關,安然沒下來,室內靜悄悄。

    耿熾站在廳內豎著耳朵,也不知道這倆人說了什麼,笑聲不斷地傳來。

    耿熾不悅地拎著行李進房間,用力摔門。

    什麼破設計師!

    隔音做得這麼差。

    與受到熱烈歡迎甜甜相比,伊言和於世卿的待遇就冷多了。

    因為被這對夫妻虐過的經歷過於慘痛,安然甩給伊言鑰匙讓她自己找行李也自己拎,連個服務生都不派給她。

    夜晚山裡溫度有些低,伊言沿著院子來回溜達,回字設計的院落走起來一步一景,以樹為籬,渾然天成,傾注了老闆全部的心思,巧思讓遊客讚不絕口——這遊客不包括於世卿夫妻。

    山谷美景,比不上他眼裡的伊言。

    舟車勞頓,抹不去他腦子裡的浮想聯翩。

    冷冽又清新的空氣夾雜著溫泉特有的味道,更是給於世卿的想象插上了翅膀。

    想著一會可以跟她共浴,恨不得生出一雙翅膀,快點飛回房。

    於世卿只想快點,再快點,伊言卻跟他相反,放緩腳步,豎起耳朵。

    並不是院中美景吸引了她的注意,是這突兀的聲音...

    「嗚嗚嗚嗚!!!」一陣哭聲從遠傳來。

    聽起來還不止一個人,好像很多個人的哭聲疊加在一起。

    跟大合唱似得。

    「你聽到了嗎?」伊言小聲問於世卿。

    於世卿皺眉頷首。

    「去看看。」伊言朝著哭聲的方向走去。

    這大晚上山裡突然傳來這麼悲慘的哭聲,可別是出什麼事兒。

    院里有好幾棟獨立建築,循著哭聲過橋,如大合唱般的哭聲越來越大。

    這棟掛著山字牌的建築是整座民宿里最便宜的,裡面有三十多個套房,哭聲是從一樓某個房間傳來的。

    站在窗邊聽,哭聲更大了,如喪考妣。

    伊言正琢磨這家到底是死人了還是怎樣,哭成這樣,突然裡面傳來潮水般的掌聲。

    「感恩父母!」有人帶頭喊。

    呱唧呱唧,掌聲~

    「為了父母努力工作!」慷慨激昂。

    呱唧呱唧,又是雷鳴般的掌聲。

    伊言眨眨眼,這是...企業團建?

    現在總有些企業喜歡這些花里胡哨的團建,看來這家主題是感恩父母...

    裡面有人上台發言,話沒說兩句,捂著臉嗷嗷哭,底下哭聲一片。

    「恰飯不容易啊,好好一個人,整得跟神經病似得。」伊言感慨。

    知道的是企業團建,不知道的還以為進了精神病院,大型發病現場。

    伊言訂的龍字房在最裡面,一整棟只有她和於世卿倆人,有獨立的陽光房和單獨的私人湯池,足不出戶就能享受慢生活帶來的休閑。

    有錢也訂不到。

    這是只有老闆朋友來才有的待遇。

    「你不會也給你的員工弄這種感恩團建吧?」伊言推門入院,打趣地問。

    「不會...只是父母恩情,該報還是要報的。」於世卿一眼就盯上院子里的露天溫泉了。

    以植被包圍做天然遮擋,大有作為。

    「...???」伊言伸手,想摸摸這傢伙腦袋有沒有發燒。

    他該不會聽到人家團建課程,也要給她來個嗷嗷哭感恩父母吧?

    於世卿抓住伊言的手,煞有其事地說道:「你父母養你這麼大,不容易。」

    「所以?」

    「我們要儘早生孩子,讓父母含飴弄孫,頤養天年。」

    行李被他隨手丟在院中,厚實的鐵門被關上,紫銅的門環發出清脆的聲音。

    他是鐵了心要趁早「感恩父母延續子嗣」

    「這是天然溫泉,你不能——」

    於世卿把手抵在她的嘴上,嚴肅又不失認真道:「你最好不要在這種時候跟我談養生。」

    弄他一身藥油味兒,害他談生意時被同行們圍觀,這無名小火全指著這時候宣洩呢。

    伊言比他還無辜。

    「這個溫度的溫泉不能泡超過15分鐘,時間長了絕對會暈湯,我倒是無所謂,你確定你15分鐘能結束戰鬥?」

    他要敢說能,她自己主動跳進去,不用他扔!

    「...回房。」

    感恩父母,這事兒也可以稍微晚幾分鐘。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