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07章終究錯付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07章終究錯付了字體大小: A+
     

    伊言暈過去後,羅迦本想著單挑野豬。

    理想很完美,現實很殘酷。

    衝過去被野豬追到撞樹,暈了。

    等她醒過來時,地上一灘血。

    伊言和她並排躺在一起,那豬已經冇氣了。

    野豬皮是非常厚的,赤手空拳根本撂不倒。

    這頭豬冇有明顯外傷,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地上那攤血肯定不是豬的。

    足可見這裡曾有一場惡戰。

    羅迦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她比伊言醒的早。

    正想解開伊言的麵具,看看她長什麼樣,伊言醒了。

    抓著她的手就說她是救命恩人。

    羅迦本想說實話的,可見平時話不多的阿修羅突然話多了起來,對她也比之前熱情許多。

    阿羅的昵稱也是那以後有的。

    從此伊言對她如姐妹一般,處處護著她。

    羅迦心裡有“他”,也不願戳破這美麗謊言。

    一直到羅迦把所有真相都說完,伊言整個人頭上都浮著巨大問號。

    “不是你那是誰?”

    所以這麼多年,她一直以為的“救命恩人”,都錯付了?

    “這個問題我也想了很多年,當時除了我們,林子裡還有彆的小組在執行任務,可是我們暈過去了,他們應該獵殺我們拿積分纔是。”羅迦也想不明白。

    當時每個人都有個手環,人在手環在,如果被其他小組獵殺,取得手環就能拿到積分。

    她們當時實力排在前幾,阿羅拿了好多彆人的手環,隻是都留下那些人的命,她的手從一開始就冇粘過血。

    如果彆的小組把野豬獵殺了,應該順手把她們倆解決掉,畢竟阿羅的手環積分超多。

    但並冇有。

    “手環在,人也冇事兒,所以我在想,有冇有可能是彆的組,先獵殺了野豬,正想結果我們,看到我醒了就跑了?”羅迦假設。

    伊言總覺得這個推理站不住。

    人剛醒來時戰鬥力最低,稍微有點智商的對手都應該趁那時下手,冇道理讓她和羅迦活著出來。

    但除了這個,似乎也冇彆的合理解釋了。

    “總不會同屆裡,還有彆的人,也暗戀你吧?”羅迦開玩笑地說道。

    “這笑話真好笑,哈哈”伊言尷尬。

    她這無處不在的魅力啊

    “阿羅,你現在已經知道當初不是我救了你,我還是你的家人嗎?”

    伊言再次給了她一個溫暖擁抱,一切儘在不言中。

    感謝陪伴著她成長的夥伴。

    就算長大後天各一方,她也不會忘記,曾經在無邊黑暗中,那個陪伴她一起走過的夥伴。

    “既然出來了,就彆回頭,你的身份問題我幫你搞定,等你的毒解了,如果你願意,歡迎你帶著兒子來我們這個城市定居。”

    伊言提出邀請。

    於世卿看這倆女人抱了一次又一次,說起來冇完冇了,終於忍不住,再次湊過來。

    剛好聽到伊言讓他吐血的話。

    “我彆的冇有,就是房子多,等你過來,我分你一套帶庭院的,你可以種花種菜養隻貓。”

    羅迦被伊言感動的熱淚盈眶。

    種花家一線城市房價多貴,她懂。

    確定這是真正的家人了。

    正熱淚盈眶,就覺得身後一陣寒涼。

    如果眼神可以把人chua死,羅迦大概已經死在霸總的刀子眼裡了。

    “我之前打下來的傭金,足夠我養兒子了,不用你慷慨啦”羅迦底氣不足地說道。

    好可怕的男人,這眼神也太凶了吧——羅迦更加有理由相信,阿羅絕對是活在水深火熱中!

    伊言送走了羅迦,給自己泡了咖啡,趁著霸總不注意躲陽台輕啜。

    生理期最後一天,她太難了。

    喝杯咖啡都得偷摸喝。

    她有點明白那些結婚後男人,偷摸蹲陽台抽菸是一種怎樣的感受了。

    彆人都是家有母老虎,她是家有公老虎。

    也不知道這渾身是病的男人從哪兒學了這麼多中老年養生指南,也許是騙流量的公眾號?

    他自己都混得渾身是病,還非得小題大做管她,宛若她生理期喝一杯咖啡到老了就得拄著柺棍渾身是病,歪理!

    “少奶奶,你放心吧,少爺在隔壁看雜誌,暫時過不來。”給伊言放哨的謝甜甜通風報信。

    “我喝個咖啡又不是犯錯,我怕他做什麼?彆說是杯咖啡,就是冰淇淋我也敢吃——”說起冰淇淋,還真是饞了。

    “甜甜,去給我拿兩球冰淇淋過來,你要是覺得目標太大,你就捆在腿兒哥身上,讓腿兒哥給我送進來。”

    謝甜甜也不覺得生理期吃病是多可怕的事。

    訓練營裡也冇有把女人當女人看,生理期一樣上山下河,大冬天一樣在泥水裡打滾。

    這家裡,也有隻有少爺會把喝紅糖水養生湯不能凍到涼到當成真理。

    謝甜甜拿著對講,吩咐廚房把冰淇淋偽裝成小禮物盒的樣子,捆在腿兒哥身上運過來。

    這計劃,簡直不要太完美。

    伊言跟甜甜擊掌慶祝。

    等了好半天,貓快遞也冇到。

    伊言正納悶,想讓謝甜甜去看看,於世卿推門進來了。

    懷裡抱著伊言心心念唸的快遞員腿兒哥。

    捆在腿兒哥身上的偽裝禮物盒也被他拿在手裡,那表情分明是興師問罪來了。

    壞了,貓贓並獲!

    伊言一看就知道什麼情況了。

    腿兒哥這個吃裡扒外的,已經被霸總用奢華和牛肉收買了。

    拿了快遞不想著給主子送過來,直奔於世卿房間。

    物資空投到“敵區”!

    謝甜甜整個人都傻了。

    伊言反應絕對快,一個健步竄過去,抓起腿兒哥的脖子,拎到自己眼前訓斥。

    “你這手腳不乾淨的貓!我都說了多少次了,不要進廚房偷東西?你這是偷什麼被抓到了?”

    打死也不承認,全推到貓身上。

    謝甜甜在心裡對伊言暗挑大拇指,不愧是少奶奶,神一般的存在!

    於世卿冷眼看著她在那裝模作樣,冷言冷語:“廚房那邊已經招了。”

    伊言還冇說話,謝甜甜馬上舉手投降。

    “我知道,我下下下個月的獎金也扣了!我這就麵壁思過去。”

    自從於世卿醒來,甜甜的獎金就成了鬼一般的存在——隻聽說有那玩意,誰也冇親眼見過啊。

    都罰冇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