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04章有事兒冇事告一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204章有事兒冇事告一狀字體大小: A+
     

    羅迦以為,她兒子不過開個玩笑而已,於世卿至於小氣成這樣?

    “說的好像你能得到阿羅似得,嗬嗬。”

    “不用得到,我隻陪著她身邊就知足了,不像有的人,終究是要被送走了,嗬嗬too!”

    伊言從洗手間回來,就見花園裡甜甜和羅迦劍拔弩張的,隨時都要掐起來似得。

    “這怎麼了?”伊言問看書的於世卿。

    從剛到現在一頁冇翻的霸總幸災樂禍:“不知道。”

    於世卿隻恨伊言回來的太早,再晚回來一會,謝甜甜跟羅迦說不定要大打出手了,作為這宅子裡最大的boss,霸總不介意給這倆貨遞刀,同歸於儘去吧!

    “放你一馬。”謝甜甜看伊言回來了,收起劍拔弩張一身鋒芒,恢覆成職業管家的標準微笑。

    “少奶奶要喝果汁嗎?”

    羅迦小聲嘀咕:“一家子冇正常的。”

    她算看出來了,這家裡,從於世卿到管家,冇有一個好餅,可憐的阿羅在這裡,過的水深火熱吧?

    “晚上就要啟程了,這個給你。”伊言遞給羅迦一張紙,上麵龍飛鳳舞的字跡羅迦看不懂。

    “這是?”

    “古老的東方秘術,你到了那邊給我三大爺看,有助於小飛的病情。”

    其實是藥方,伊言故意說得好像是什麼巫術似得,反正醫生的字也冇幾個人能看得懂。

    提起此事,羅迦愁眉不展,下意識地看向於世卿。

    雖然這個男人承諾,會幫助她找到小飛象,但她總覺得於世卿有些深不可測,捉摸不透他心裡到底想什麼,羅迦並不是很信任他。

    還好,阿羅會一些“古老的東方秘術”。

    阿羅給兒子改名後,兒子的病情一點點好轉了——羅迦到現在都認為伊言的“古老的東方秘術”幫助兒子祈福,所以兒子纔會一點點好轉,她不知道的是,伊言總是趁著她和孩子都睡著了,溜到小飛房間給他施針。

    改名什麼的,隻是個噱頭,糊弄羅迦的。

    “阿羅,你這個秘術真是好用極了,自從你給我兒子改名後,他的身體是越來越好了,真的不考慮跟我一起走嗎?我發誓,你這技術到了國外肯定會發財。”

    伊言隻覺得兩道寒光從身後傳來,不用回頭都知道,是被她“禍害”過的好小夥,正在用眼神淩厲地看著她——這眼神宛若餐館服務員看準備逃單的蹭飯食客一般。

    羅迦還眼巴巴地等著她回覆,伊言隻能喟歎一聲,攤開手臂擁抱她。

    “我心與你同在,隻是我必須要留在這。”

    “為什麼...”羅迦已經不止一次問這個了,這一次伊言給了她正麵回覆。

    伊言回眸,看了眼那個正假裝閱讀的男人,眉眼彎彎。

    “這裡,有我要負的責。”

    她既然有膽兒把人家的衣服脫下來,就要做好守護他不讓外人欺負他的責任。

    “看來你是鐵了心要跟著他了...哎。”羅迦黯然傷神,“不知帶這幾天內你到底經曆了什麼,感覺你好像變了一些。”

    “額?”伊言心虛。

    少層膜...這玩意能看出來嗎?

    “你的眼裡,有了紮實的東西,我不知該怎樣形容,就是之前你好像是天邊的雲,又像是原野裡的風...現在你更像是一

    -->>

    株紮根在土壤裡的參天大樹,綠意盎然。”

    羅迦的漢語水平僅限於對話,並不知道“綠”這個詞,對種花兒女來說,並不是那麼的...受歡迎。

    伊言下意識地摸頭頂,綠意盎然,一腦袋綠?

    還彆說,霸總的確是挺招人的。

    伊言每次跟他出去,都能遇到對他有意思的女人。

    公司高管、馬術教練、櫃姐...隻要是他出現的地方,一定會有女人的青睞緊隨其後。

    “就不該給他買那麼貴的衣服...”伊言小聲嘀咕。

    穿一身奢侈品出去,不就是告訴全世界,這爺們氪金了,是r玩家?

    冇有氪金加持這張臉也是夠招人的,配上氪金光環,更加光芒四射,橫豎都是招人。

    要是給他喂胖點,或許就冇那麼招人了...伊言天馬行空地想著,腦子裡突然有一抹人影閃過。

    很模糊,似曾相識。

    “阿羅,阿羅?”羅迦見伊言突然愣神,推推她,伊言這纔回神。

    “怎麼了?”

    “你想什麼呢?”

    “冇什麼,就是想起個人來。”模模糊糊的身影雖然隻是一閃而過,卻讓伊言的心突然擰了下。

    直覺那應該是個很重要的人。

    “我這次也不知道要去多久,其實我心底一直有個困惑,阿羅...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僅僅是因為我們年少時的情誼嗎?”羅迦鼓起勇氣問出心底的話。

    她們這種關係,其實很複雜的。

    訓.練營裡倆人一組,看似是夥伴,實際上最後大部分都會選擇彼此相殺,畢竟活下來的名額是有限的。

    但是阿羅卻在多年以後,屢次出手相救,讓她和兒子獲得新生。

    “你是我家人一般的存在啊。”伊言毫不猶豫地燦爛笑。

    刺啦。

    不遠處的於世卿把看了大半小時冇翻頁的書,撕下來一頁。

    最好這個羅迦快點滾,永遠也不要回來,看空空對她笑得,未免太過燦爛了吧?

    伊言並不知道有人捧醋狂飲,拍拍羅迦安撫道。

    “我幫你那是應該的,不要往心裡去,畢竟你當年也救過我,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已經被野豬啃得麵目全非了。”

    聽她又提起野豬的事兒,羅迦搖頭。

    “不是我。”

    上次她就想說不是她,隻是耽擱了。

    “...???”

    “當時我們接到指令,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通過充滿陷阱的原始森林,一路層層險情,眼看就要過去的時候,遇到了野豬,我年少輕狂踢過去,然後被拱飛了,醒來時是你揹著我往前走的。”

    伊言回憶出當時的情況。

    她的記憶因為催眠關係,有些片段連接不起來。

    但這段她記得非常清晰。

    是迦迦揹著她出去的,她也一直把迦迦當成救命恩人。

    “是我揹著你出去的,可野豬不是我打死的。”

    羅迦有些羞赧地說道:“你醒來後以為是我把野豬打死的,我當時有些小心思嘛,冇告訴你不是我打死的...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