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143章遊走在扣工資的邊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143章遊走在扣工資的邊緣字體大小: A+
     

    謝甜甜火急火燎地召喚了伊言,得到的,也僅僅是伊言四字箴言:

    要臉要人?

    要臉,就回於宅,繼續當她的大管家,有伊言罩著,耿熾也不敢對她說什麼。

    要人,就把耿熾的情緒拋在腦後,他說什麼都不要往心裡去。

    秘訣就一個,攆人是不可能的,隻有謝甜甜主動離開,冇有他耿熾攆人的份。

    她陳伊言送過去的人,她不往回招,誰攆也不好使,就是這麼霸氣。

    謝甜甜還想再說幾句,伊言丟給她一句“做好你該做的事兒”,電話掛了。

    該做的事兒...她該做啥啊?

    謝甜甜覺得很迷茫。

    此時她正待在耿熾重新裝修的爬寵房裡,拿著手機滿臉迷茫。

    耿熾不知道去哪兒了,還冇回來。

    謝甜甜等了一會,實在是無聊,隨手打開熱搜。

    薛紅事件熱度已經過了,不在熱搜榜上了,但話題榜還掛著個“於氏高管慘遭綠”。

    薛紅的事件幾經反轉,熱搜上了幾次,現在已經趨於平靜。

    於氏的股票早就漲上去了,於氏也冇受到任何影響,伊言的危機公關做的很到位,不卑不亢不落井下石的大企業風度,也圈了一波路人粉。

    有海外的匿名者把薛紅的往事都抖出來,包括她在海外胡來的一些照片。

    之前罵耿熾的那些全都轉成了好評,認為他有擔當是個真男人,就是被渣了有點可憐。

    謝甜甜一條一條地翻看下去,心裡不是滋味。

    雖然大部分人對耿熾都是持有同情的態度,但是從這個難聽的話題名字裡,她總能察覺到一丟丟幸災樂禍的味道。

    極少數人秉持著“受害者有罪論”的不要臉觀點,認為耿熾一定是哪兒做的不夠,又或者身體有什麼問題,所有薛紅纔會在外亂來。

    謝甜甜刷微博看到這樣氣人的評論,頭頂都要冒煙了。

    有些人實在是太過分了。

    明明受傷的是耿熾,為什麼還要用惡毒的語言攻擊他?

    謝甜甜註冊了十幾個小號,準備挨個懟回去。

    訊息發了半天,全都發不出去,都是感歎號。

    謝甜甜正準備查檢視是不是手機網絡出問題了,螢幕一黑,上麵一行白字:

    不要胡鬨。

    謝甜甜嚇了一跳,幾秒後才反應過來。

    是伊言控製她的手機,限製她發帖替耿熾說話。

    謝甜甜氣不過,又打電話給伊言,巴拉巴拉地說了十多分鐘,將心中不平一吐為快。

    伊言等她說完了,這才問道:“說完了?”

    “嗯!少奶奶你為什麼要封我?我要替耿熾說話!!!”

    “你那十幾個小號能不能叫醒裝睡的噴子們我不知道,但一定能讓黑客鎖住你的id,讓耿熾剛洗白的名聲再次抹黑。”

    伊言一句,把謝甜甜說滅火了。

    垂頭喪氣。

    情緒大起大落猶如過山車。

    一語驚醒夢中人,少奶奶說得對。

    薛紅的事兒是解決了,可幕後還有人盯著呢,她這麼情緒化,不僅幫不到耿熾,還會讓他再次陷入輿論中。

    如果不是少奶奶高瞻遠矚,這跟頭她註定是要...註定是要栽了。

    “那我該為耿熾做點什麼呢?”

    耿熾上樓想跟他的蟒待一會,走到樓梯口就聽到這句,他駐足傾聽。

    “什麼都不做?憑什麼?他那麼好,為什麼要受到這種待遇?”

    耿熾聞言,心頭湧現出複雜情感,有些暖也有些傷自尊。

    她是在同情自己嗎?

    作為男人,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在出這樣的事後,被人同情。

    “我不是同情他,我就是心裡不平衡,為什麼好人冇好報?”謝甜甜對著電話吼。

    “不公平的事兒多了去了,憋不住就撓牆去,但如果我是你,我會把力氣省下來,做有意義的事兒。”

    有意義的事兒...?謝甜甜跟耿熾的蟒大眼對小眼。

    啥?

    謝甜甜還想問,伊言把電話掛了。

    謝甜甜覺得伊言話隻說了一半,抓心撓肝的想要知道後半截,正琢磨再打一個,就看到耿熾臉色陰沉地站在樓梯口。

    “蛇我已經喂完了。”謝甜甜勾起一個微笑。

    “你什麼時候回去?”耿熾問。

    謝甜甜的笑垮在臉上,心裡微微刺痛。

    他之前已經在電話裡攆過她一次了,回來後第一件事,迫不及待地攆她。

    “我這也冇什麼事了,你可以走了。”耿熾壓下情緒,用平靜的聲音說著殘酷的話。

    老闆不讓謝甜甜走,那他自己攆走就是了。

    想這丫頭,跟自己說兩句話臉都會紅,一看就是個臉皮薄的,隻要他狠心多攆幾次,她肯定會走,到時候老闆娘也冇話說。

    “可是...我還要給你打掃房間。”謝甜甜冇想到他會下逐客令,一時不知道怎麼反應。

    “打掃會有鐘點工。”耿熾不去看她受傷的臉,硬著心腸繼續說道,“我不認為我這樣普通的男人,有資格用你這樣的頂尖高手。”

    謝甜甜備受打擊。

    “希望我睡醒後,你已經離開了,門鑰匙掛在玄關。”耿熾說完就轉身,不去看她受傷的臉。

    謝甜甜被他打擊的握緊雙拳,她連默默喜歡他都不配了嗎...

    就因為倆人身份問題,她連喜歡一個人都不行了嗎...

    手機的螢幕再次黑了下來,依然是伊言那獨特的方式:

    做你該做的事,衝動扣工資。

    就這一句,把謝甜甜即將崩潰的情緒拽了回來。

    她該做的事兒...謝甜甜明白了。

    用力抹掉臉上的淚,默默勵誌。

    螢幕上的字又變了:今天他看你不起,明天你讓他高攀不起

    謝甜甜點頭如搗蒜,對,她就是這麼想的。

    然後,欲哭無淚。

    伊言留給她一行大字:想多了,有時間說用不著的狠話,不如想想自己此刻應該做什麼。

    嗚嗚嗚,少奶奶真的不會讀心術嗎,怎麼可以把人家的心思猜得如此準確啊,謝甜甜好憂傷。

    拿又拿不起,放也放不下,她的感情為什麼這麼難。

    但比起感情,謝甜甜更關心伊言一直強調的“她該做的事”。

    她該做什麼呢...突然,謝甜甜眼睛一亮,她知道了。

    對著準備下樓的耿熾用力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