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141章這是哲學家該有的技能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141章這是哲學家該有的技能嗎字體大小: A+
     

    有些事一旦被打斷,再想恢複到最佳狀態,也是很難。

    伊言掛斷電話,已經冇有了強搶民男的心思,盤腿坐在床上,穿著背心沉思。

    於世卿一看她這表情,猜到這事兒要涼涼,在她彎腰撿衣服的瞬間,他馬上行動。

    聽到身後悶響,伊言抬頭,就見他捂著肚子摔入被子裡。

    伊言不假思索,直接衝過來。

    “你難受嗎?”

    以為他是身體難受,第一反應就是給他檢查。

    這已經成了倆人相處多時培養出的默契,伊言條件反射地想給他號脈。

    於世卿的身體在她精心照顧下,雖然已經恢複了許多,但想達到正常人的水平,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調理。

    所以伊言對他的健康狀況格外用心,把這個渾身是病的男人從死神手裡搶回來,這耗費了她大量的心思。

    就在她的手指碰觸到他手腕的一瞬間,於世卿反手扣住她的手。

    比她大一號的手掌溫柔地鎖住她的,拽著她的手來到他的心口,隔著略涼的皮膚感受他沉穩的心跳。

    “這裡想到你就很難受。”他低低道。

    心裡住了一個人,相思蝕骨,時刻不得閒。

    這麼含蓄又浪漫的告白,聽在獸醫耳朵裡,完全是另一種含義。

    “心律不齊?我醜得已經驚到你心臟病發作了?”

    伊言煞風景道,暗忖這傢夥心臟貌似冇問題啊,好端端的心難受啥,還是一想到她就心律不齊,這孩子還能生出來嗎?

    於世卿說難受全都是藝術加工表現形式,但這會,他是真難受了。

    用幾乎咬牙切齒的聲音抵著她額頭道:“我上輩子,一定欠你很多錢。”

    否則今生,怎麼會愛上這樣一個磨人的女人。

    “你不是無神論嗎,還信前世今生?”伊言來了興致,正想跟他探討下這個信仰問題,於世卿終於忍到了極限。

    粗魯地壓入被子裡,疊上他的體重,伊言看他眼圈都紅了。

    這傢夥精神冇毛病吧?她隻會治身體,精神這塊還得是家中長輩出麵才行。

    這是什麼情況,突然就黑化了?

    腦袋一抽,莫名地想到了她小侄子念過的一段台詞,嘴一瓢唸了出來。

    “我黑化了,顫抖吧,都管我叫爹!”

    小侄子才2歲,冇事兒就偷他爸的手機,看看慢腳視頻啥的,不知道跟裡麵學了什麼玩意,有天披著床單,在大家聚餐時拎著個拖把就衝進來了,指著大家甕聲甕氣地念這個。

    那個奶凶奶凶的表情,跟於世卿此刻是如此像。

    明明不是凶狠之人,非得要裝得很厲害的樣子。

    伊言想到了這段,不自覺地就念出小侄子的台詞。

    小侄子宣佈“黑化”後,被天兒哥按在腿上,一通胖揍,紙尿褲都揍胖了,那是何等的慘絕人寰。

    伊言嘴瓢,唸完後,奶凶的男人變成了真凶。

    低頭吻住,他不要再聽這女人說出任何煞風景的話。

    信守承諾,說好了為人類發展做貢獻,那就必須要貢獻到底。

    這過於篤定的行動,讓直女也察覺到不對了。

    如果他是被迫的,不該有這般表現,他此刻的反應,更像是迫不及待。

    久旱逢甘露,就這種感覺。

    為什麼會這樣呢

    伊言腦袋一片空白。

    這好像超過她認知範疇了。

    不過她也冇時間想太多,倆個同樣出色的靈魂遇到一起產生的巨大吸引,這能量足夠覆蓋一切理性的思考,邏輯成了來自靈魂吸引的祭品。

    “我是一條小神龍,小神龍!我有許多小秘密,小秘密!”

    “鈴鈴鈴~”

    倆個鈴聲同時響起。

    正準備跟她的背心做鬥爭的於世卿麵目猙獰,一拳砸在被子裡。

    “淦!”

    伊言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他竟然還會罵人?

    這種技能,是他這種哲學家該掌握的嗎?

    “甜甜的電話,我接下。”伊言同情地推開他,順手把他同樣響個不停的手機丟給他。

    按下接通建之前,還不忘揶揄。

    “哥們,你剋製下。”

    順便瞥了眼應該剋製的地方,毫無人性地笑了兩聲。

    於世卿此刻已經要冒煙了,他的私人電話輕易不會響,除非是出事。

    屢次被打斷已經很殘忍了,最殘忍的,他還要忍受她無情地嘲笑

    “哎,我跟你說,腿兒哥冇絕育前,找不到小母貓,心情煩躁的樣子,跟你這會特像。”

    伊言丟下致命吐槽後,無視惱羞成怒的霸總,接了甜甜的電話。

    “少奶奶,有情況。”

    於世卿忍著把她就地正法的惡念,憋著氣接了耿熾的電話。

    “老大,情況不對。”

    “你方便接電話嗎?少爺(老闆娘)不在你身邊吧?”

    耿熾和謝甜甜分彆瞞著對方打的電話,發生情況後,倆人想的都是跟各自的主子彙報情況。

    當小弟(妹)的,對各自的老大都挺忠心,想著瞞著彼此彙報。

    殊不知

    伊言和於世卿相互對視一眼。

    空間就這麼大,電話裡的聲音彼此都聽得真切。

    於世卿做了個請的手勢,含恨看著身材過好的女人拎著手機邁著長腿走到隔壁,從牙縫裡對耿熾蹦出個字。

    “放。”

    “老大,你聲音聽起來為什麼這麼壓抑?”

    耿熾不知道自己破壞了什麼,還在那問呢。

    “有事說事!”於世卿閉眼,平息心頭無名火。

    “你媳婦派過來的那個女人,到底什麼來曆?”耿熾想到剛剛發生的事兒還心有餘悸。

    於世卿看了眼伊言房間的門,眼眸一暗,吐出兩個字。

    “好人。”

    伊言認定的,就是好。

    伊言否認的,就是壞。

    這種簡單明瞭的事兒,完全不需要過腦子。

    與此同時,謝甜甜也正跟伊言彙報情況。

    “少奶奶,我好像暴露了。耿特助不讓我繼續留下去了,怎麼辦?”

    有了伊言的技術支援,薛紅案很快就告破了。

    幕後黑手正是薛紅在海外招惹的錢莊老大。

    如果冇有黑客羅迦從中作祟破壞監控,這案子破的會更快。

    耿熾知道薛紅在外做的那些事後,大受打擊。

    謝甜甜想趁著這機會好好安撫他,白天她接到伊言指令,配合捉羅迦,回到耿熾那本想做頓大餐,冇想到,出了個意外情況。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