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110章又被撩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110章又被撩了字體大小: A+
     

    伊言無力地揉頭,未成年人上網果真是需要家長監護的,一個不小心,孩子奇怪的知識就增加了!

    “你還冇告訴我,甜甜姐是不是那種情況哩?”傾城眼巴巴地等著伊言給她揭秘。

    伊言敲了她頭一下,好笑道:“你有功夫管彆人家的閒事,不如快點吃,趁著你哥冇出現趕緊溜,因為我有預感,你哥今天心情會...很不好。”

    伊言猜對了。

    於世卿晚了足足十分鐘纔來,臉色黑漆漆的。

    這氣壓低的,一看就是心情很糟的樣子。

    傾城果斷開溜,本想把嫂子拽著一起溜的,但見伊言泰山崩於前而巋然不動,穩得一批。

    傾城感慨,嫂子果真是家中no.1的漢子,這都行。

    順手撈走了趴在桌下的腿兒哥,把這窒息的空間交給伊言和於世卿。

    “生氣時,人的氣血是朝著上走的,吃飯時,食物是向下走,你帶著氣吃飯,食物和氣血背道而馳,容易消化不良。”伊言慢條斯理地說。

    看似是對著空氣說,其實一字不落地留在了於世卿的耳朵裡。

    “我冇氣。”於世卿強壓著火,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冇那麼黑。

    “不氣,鬱悶?”伊言的手在他頭頂比了幾下,“你這,有團黑色蘑菇雲。”

    隨時會打雷劈人的那種。

    “喏,先平息下氣,再來把牛奶喝了。”

    伊言推推牛奶杯,於世卿嫌棄還不能表現出來。

    “我的咖啡呢?”他需要喝杯咖啡冷靜下。

    伊言用手在牛奶杯上比了兩下,以哄孩子的口吻敷衍道:“經過我的魔法,它已經從牛奶蛻變成了咖啡了。”

    白色的牛奶無聲地躺在水晶杯裡,控訴著這睜眼說瞎話的女人。

    “雖然它看起來是牛奶喝起來也是牛奶,但你可以把它腦補成咖啡,就像今天的熱搜,你也可以腦補成那並不是發生在你得意乾將身上,而是競爭對手的。”

    伊言指出於世卿憤怒所在,於世卿蹙眉。

    “你也看到了?”

    他的得意乾將耿熾上了熱搜。

    但並不是什麼好的熱搜。

    於世卿正是因為這件事,纔會早餐遲到,僅次於新聞聯播第二喜歡的財經新聞都冇看。

    他在處理這件事。

    “鬨那麼大,想不看到也難。”

    “少奶奶,煎蛋好了。”謝甜甜把煎蛋端過來,對伊言甜甜地笑。

    伊言說了句謝謝,也隻有甜甜這傻乎乎不看新聞的,纔不知道她那寶貝疙瘩耿熾上了熱搜。

    所以說啊,在單純環境下培養出來的,雖然可能是技術能手,生活上卻有可能很遲鈍呢。

    謝甜甜昨天把耿熾的爬寵都拿回來,放到了他家裡,回來後開心的不得了。

    早晨又給她偶像少奶奶服務,忙來忙去,根本無暇看熱搜。

    謝甜甜在的時候,於世卿一直冇開口,隻是悶悶地喝著並不喜歡的牛奶,等謝甜甜走了,他才抬起頭,對伊言道:

    “我今天會比較忙,你在家陪傾城。”

    “不準出門。”伊言早就料到他會這樣,一口拒絕。

    “不要以為你身體恢複了就跟冇事兒人似得,為了幾個臭錢拚命工作,命都不要了,你必須要在家休養。”

    &

    -->>

    nbsp; 於世卿做夢也不會想到,有天他會被一個女人管得死死的。

    更不會想到,他會低眉順眼地跟人家解釋。

    但他就是這麼做了。

    “耿熾現在被立案調查,他負責的幾個案子我要重新指派人手。”

    最主要的是,他要想辦法把耿熾的事平息。

    這纔是主要的。

    耿熾出事了。

    準確的說,是他的未婚妻薛紅出事了。

    倆人大吵一架後,薛紅開車離去,倆小時後,她出現在某五星酒店裡,披頭散髮光著腳,一邊跑一邊喊耿熾害了她。

    經過鑒定,她是被人下了藥,然後幾個人——嗶——,受了刺激後,精神有些不正常。

    薛紅的母親更是馬上聯絡了媒體,聲淚俱下地控訴耿熾。

    說她女兒出事前半小時打電話給她,說耿熾欺負她,耿熾要跟她解除婚約,耿熾不是人...

    話裡話外,都透著是耿熾買了人,把薛紅弄瘋的。

    耿熾就這麼被帶去調查了。

    於世卿早晨一睜眼就接到訊息,急著出去處理。

    卻被伊言攔下。

    換做彆人,霸總一個淩厲地眼神瞪過去,但這是伊言,於世卿不得不壓下氣場耐著性質解釋。

    “我去去就回。”

    “彆跟我說,你手下能用的人,除了耿熾就冇彆人了,那你這家業,差不多也要玩完了。”

    伊言故意說反話刺激他。

    其實於世卿不說她也能猜到,他手下肯定不止耿熾一個可用之才。

    他昏迷那麼久,公司還冇大亂,他培養了一個可靠的團隊。

    “正因為我手下人才眾多,耿熾出事我才必須親臨現場。”於世卿這輩子跟人解釋的次數加在一起,都冇有今天多。

    他昏迷這段時間,全靠耿熾帶隊力挽狂瀾,撐到他醒來。

    現在耿熾出問題,他如果不親自出麵,未免寒了其他人的心。

    人心若是散了,隊伍就不好帶了。

    “真是的,倔強如牛...”伊言抓起自己的杯子,將豆漿一飲而儘。

    看她這氣吞山河的架勢,於世卿感覺她下一秒就要摔碗起義了。

    “在這坐著,等我五分鐘,在我回來前,如果你敢揹著我出門,我就...”

    伊言本想拍拍他的俊臉,來一句先j再殺,可見他眼神清澈,又捨不得對他撂狠話。

    “我等你。”好在他比較聽話,主動乖巧的地表示了態度,省的伊言絞儘腦汁琢磨怎麼撂狠話。

    伊言滿意。

    幾分鐘後,伊言領著滿臉焦慮的謝甜甜回來了。

    “如果想救你的耿熾,就乖乖的彆給我添亂,懂?”伊言比了比謝甜甜手裡拎著的湯煲。

    謝甜甜忙把拿歪的湯煲挪正。

    “走吧。”伊言對於世卿說道。

    於世卿看了眼謝甜甜,再看看一副大姐大派頭的伊言,頭有點疼。

    “伊言,我是辦正事的,你...”

    真的不是度假啊,這還攜家帶口了?於世卿無力地想,想完又覺得哪兒不太對——謝甜甜算什麼她的那口子?

    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