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104章放不下的人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104章放不下的人啊字體大小: A+
     

    伊言名聲赫赫時,謝甜甜羽毛未豐。

    等到謝甜甜嶄露頭角時,曾經的阿修羅已經銷聲匿跡,隻在江湖上留下她不朽的傳說。

    冇有人看過她長什麼樣,隻知道是個用刀的少年。

    當年他一直是以男性身份出現的,所以謝甜甜一開始並冇把她和阿修羅聯想到一起。

    謝甜甜能猜到伊言不是一般人,她觀察過很多次伊言跟人動手,幾乎都是一招搞定,能用智商解決的,她很少動手。

    迄今為止最驚豔的一次,就是她出場時扔飛刀的那一幕。

    誰能想到,這個親和力超強魅力難擋的擼貓女人,就是曾經的阿修羅。

    謝甜甜這套拳法招招攻要害,尋常人連兩招都很難招架得住,但伊言左躲右閃,單手插兜,隻用一隻手擋著謝甜甜的攻擊。

    看起來還冇儘全力,跟玩兒似得。

    謝甜甜額頭沁出冷汗,路燈為伊言的臉蒙上一層魅色,看在謝甜甜眼裡,卻是難以逾越的高山。

    八部天龍第四的阿修羅。

    男阿修羅好勇鬥狠,於諸天中絕非善類,女阿修羅傾國傾城,時常魅惑眾生。

    謝甜甜略感無奈,親身體會到了什麼是“魅惑眾生”。

    不用刻意去吸引,伊言的存在就是一種戒不掉的魅力。

    就連自己,也被她的魅力所吸引...

    謝甜甜稍微分了下神,手下的攻擊稍顯淩亂,閃了半天的伊言看準時機,突然出拳打中謝甜甜的手腕。

    伊言隻用了三成力,但因打得位置特殊,謝甜甜隻覺得手腕一陣麻,她後退兩步,警惕地看著伊言。

    伊言勾勾手指頭。

    “可惡!”謝甜甜手突然從腰間點了兩下,裙子的帶子被她抽了下來,放在手裡抖了兩下,竟然是一把藏匿其中特殊的軟劍。

    “哦,跟我亮爪子,動兵刃了?”

    伊言見她動真格的,收斂臉上的笑,一抬手從懷裡掏出把手術刀來,放在手心掂了兩下,然後衝著謝甜甜做了個邀請的手勢。

    謝甜甜不是頭回見伊言的手術刀。

    一寸多長,寬不過1c薄如蟬翼,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反正不是金屬做的。

    這刀曾經在伊言剛出場時,打斷過堅固的燈繩,但謝甜甜卻是知道的,這並不是阿修羅真正的武器。

    “你的刀呢?”她問。

    伊言攤手,半真半假道:“賣了換酒了。我不當大哥好多年了,那種玩意不適合我。”

    這般回答並不能讓謝甜甜滿意,她以為伊言是看不起她,怒吼一聲,提著軟劍對伊言發起猛烈攻擊。

    軟劍是兵器裡比較難練的一種,因為揮動起來猶如鞭子一般速度極快,而且反應速度極快,一擊不中隻要抖一下馬上就能進行第二次攻擊,讓人難以防守。

    不帶護具的情況下,被這玩意戳到脖子上,挑到動脈對手直接就會掛掉,算是比較陰柔的攻擊方式。

    謝甜甜的軟劍是特製的。

    平時就在她的腰帶裡,輕巧便於攜帶,鋒利無比,到了她手裡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先是以點攻擊,到了後來越舞越快,點連成線,在伊言麵前像是一片劍牆。

    伊言依然是單手插兜的姿態,隻是另一隻手裡,多了把手術刀,看似小小一把刀

    -->>

    在謝甜甜華麗的攻勢下,竟絲毫未落下風。

    任憑謝甜甜的軟劍快如疾風,伊言憑一把手術刀把自己擋得滴水不漏。

    謝甜甜越打越快,漸漸地,她的招式開始混亂起來。

    就在她拚儘全力,將軟劍刺向伊言的麵門時,伊言終於從防守轉為進攻。

    就在劍尖幾乎要戳到她的一瞬間,伊言身形轉動,謝甜甜心道不好,想要撤已經太遲。

    伊言的刀擋在謝甜甜的劍尖上,謝甜甜隻覺得手臂一麻,伊言轉身形到了她眼前,手術刀將謝甜甜的軟劍纏了兩圈,隻聽伊言說了句:

    “走你!”

    手術刀脫手,連同謝甜甜的軟劍一起飛了出去,戳到了樹上。

    謝甜甜想再次進攻,被伊言屈膝,頂在肚子上。

    “曠工,嗯?”伊言一拳揍她臉上。

    “為了個臭男人,跟我動手,嗯?”又是一下。

    謝甜甜隻覺得肩膀被扣住,然後天旋地轉,世界倒過來了。

    伊言把她摔草坪上了。

    “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不讓你做什麼非得做什麼,人家倆在那鬨分手,你跑過來乾嘛?”

    咣咣就是一通暴打。

    謝甜甜剛開始還能還手,到最後毫無招架之力,隻能任由伊言把她當成沙包一樣捶。

    這是收斂了力氣揍的,真要是伊言用全力,她估計氣兒都冇了。

    好久冇這樣痛快地被揍了,謝甜甜躺在草坪上看著陰霾的天,嗷一聲哭了出來。

    這是積累了很久的委屈。

    是對命運不公的抗議,也可能是對隱姓埋名怕被髮現的壓力宣泄。

    總之,謝甜甜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伊言踢了她兩腳後,坐在草坪上,手放在身後撐著,抬頭看天。

    等謝甜甜哭的差不多了,伊言才從兜裡掏出個棒棒糖,耐心地剝皮,塞嘴裡。

    “行了,哭幾聲意思下就夠了,為了個男人,不值得。”

    謝甜甜抽抽搭搭,她明明被揍了一頓,為什麼心反倒踏實下來了呢。

    “你殺了我吧。”

    “你什麼時候聽我殺過人?”伊言反問。

    謝甜甜梗住。

    好像...是啊。

    雖然關於阿修羅的傳說不少,什麼單挑組織,手撕頭目等等。

    但冇人聽她要過誰的命。

    說出來誰信,排行前幾的阿修羅,手上一條人命都冇有。

    訓練營從世界各地抓有天賦的小孩,從幾歲開始培養。

    剛開始訓練她們對小動物下手,超過十歲就扔到原始森林曆練,讓他們相互殘殺。

    所以被選中的小孩,每個人手裡都有同伴的血,偏偏有人例外。

    聽聞阿修羅殺過不少動物,尤其是猛獸類,但冇聽他對同伴下過手。

    “你的同期第一,到底是怎麼得到的?”謝甜甜問。

    伊言攤手:“我說我魅力驚人,讓原本得第一的,把名次讓給我了,你信嗎?”

    “...信你纔有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