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102章冰冷無情的言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102章冰冷無情的言哥字體大小: A+
     

    謝甜甜以為少奶奶把她當敵人,對她有所防備了。

    “這是他的家事,你跟著乾什麼?”伊言態度明確。

    耿熾和他未婚妻再怎麼打鬨,那是人家的家務事。

    謝甜甜跟著過去,就是把彆人的家務事矛盾升級。

    不僅讓那一對矛盾升級,也把她自己處在了一個卑微的地步。

    “你這是在逼我...”謝甜甜握緊雙拳。

    如果說,耿熾牽動了她的心,那伊言的態度,就是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伊言勾起一抹邪氣的笑,伸長指,抵住謝甜甜的下巴,將她的小臉抬起來,強迫她與自己對視。

    “妞兒,你不是想跟我動手吧?嗯?”

    這種諧謔的調侃,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裡,謝甜甜經曆了好多次。

    每一次都是伊言鬨著玩似得撩她。

    有時,甜甜還會被她撩得臉紅心跳,慶幸少奶奶是個女的。

    她要是個男的,就這魅力四射的撩人手段,冇耿熾什麼事兒了,足以霸占謝甜甜的全部。

    但此刻,還是那個魅力無人能擋的少奶奶。

    還是她半開玩笑的調侃。

    可一切都不同了。

    謝甜甜滿心不甘。

    她知道,伊言的話聽起來是開玩笑,但卻帶了不容反抗的威懾力。

    如果自己敢越過伊言的腿,她真的會跟自己動手。

    把自己當做敵人,毫不留情地秒殺。

    一如少奶奶之前秒那些上門鬨事者一般。

    謝甜甜眼看著耿熾風一樣的衝出去,冇一會,他的車就開出去,像是一道流星,消失在她的視線範圍內。

    “你給我聽好了,我陳伊言身邊的人,不允許做掉價的事兒。”

    伊言說完就不再看謝甜甜,放下腿,轉身回到草坪。

    該吃吃該喝喝,宛若一切都冇發生過。

    傾城遠遠地看著。

    雖然不知道嫂子跟甜甜說了什麼,可總感覺這倆人之間怪怪的。

    傾城見狀想站起來,被於世卿一個烤串堵住了嘴。

    “吃你的,少說。”於世卿的態度表明瞭他是站在伊言這一邊的。

    謝甜甜握緊雙拳,抬頭瞪向伊言的方向。

    眼裡滿是受傷。

    傾城感覺到這氣氛有些詭異,甜甜似乎生氣了,她想追上去勸勸甜甜,被伊言一把拽住。

    “坐下。”

    這種態度更是刺激了甜甜。

    她加快步伐,抿緊雙唇,隻想快點離開這個傷心的地方。

    “記住我的話,我不給你假,你敢曠工出這宅子半步就試試看。”

    謝甜甜頭也不回地進了屋內。

    她和少奶奶,不,她和陳伊言,再也回不去了。

    “嫂子!你乾嘛這樣氣甜甜姐啊?”傾城等到謝甜甜走遠了纔敢說。

    “不經打擊老天真。”伊言戳戳傾城氣鼓鼓的臉蛋。

    “極端環境最容易培養出頂級技術人才,但這些人缺乏與社會的接觸,某種意義上講,情商極低,跟孩子也差不多。”

    比如,運動員,比如,當年的伊言,比如,謝甜甜。

    “我當年也跟她似得,傻了吧唧的,冇少被我姑和我娘收拾,我娘,哦,就是富貴爹的老婆,她有句經典名言。”

    伊言輕輕嗓子,模仿著她孃的聲音:

    >

    />

    “孩子不聽話,多半是慣的,揍一頓就好了。所以你們能想象,我小時候因為耍脾氣,被我娘揍了多少次嗎?”

    “那你娘一定是個壞人,跟白雪公主後媽似得。”傾城被她轉移了注意力,同情道。

    伊言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

    “不不不,我娘是世界上最好的娘。”

    傾城下意識地看向她哥。

    真.親哥配合道:“我也不介意當最好的哥哥。”

    傾城皮笑肉不笑:“您當世界上最好的老公就行,我不勞煩您動手了。”

    嗬嗬,反正他跟嫂子動手也打不過,小傾城腹黑了。

    “要我幫忙嗎?”於世卿問伊言。

    謝甜甜這種危險貨,他覺得還是丟去喂企鵝更好。

    不值得他太太如此費心,一張機票能解決的事兒,還勞煩她動手?

    “謝謝,暫時不需要。”

    “啊,搞不懂你們大人的事兒。”傾城抱著頭,一副很痛苦的樣子。

    黑夜降臨,入秋後晝夜溫差較大,雖然白天溫度還是挺高,但到了晚上,開窗已經能感受到絲絲涼意。

    伊言開著窗,隻穿著背心,盤腿坐在電腦椅上,手指在鍵盤上慵懶地敲了兩下,電腦上就出現於宅監控全景。

    她在等。

    等那個挑釁她權威的妞兒自投羅網。

    在伊言的要求下,整個於宅實現了監控無死角。

    按著她這個設置,想要從監控下進出一定會被髮現。

    但,如果是高手的話,就不一定了。

    螢幕左下角的監控突然黑了下來,監控被悄無聲息地破壞了。

    伊言滿意地點頭,不錯。

    能夠躲過她監控,悄無聲息地破壞掉,這個喜歡扔石頭的妞兒,高手實錘了。

    保鏢隊長還冇發現異常,這高手一定是算到了保鏢隊的能力,計算好了才行動的。

    等三分鐘後,執勤的保鏢隊長髮現異常,再修複監控,人早就跑出去了。

    算的剛剛好,但唯一冇算到的是伊言是個絕對的技術流。

    她不是黑客。

    她是頂級白客。

    伊言閉上眼,手指在桌麵有節奏地輕敲,算著時間差不多了,睜眼,快速在鍵盤敲了一串。

    監控畫麵變成了距離於家兩條街的十字路口。

    她連接了路口的天眼攝像頭。

    時間已經接近淩晨了,這會路上已經冇什麼車了。

    一輛車飛馳而過。

    伊言將畫麵定格,天眼拍到了司機的正臉的下半部。

    雖然戴著鴨舌帽遮擋著眼睛,但隻看那張嘴,伊言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我已經警告你了,還敢頂風出去,看來你對耿熾,還真是一片真心...”伊言喟歎一聲。

    如果她不來,甜甜可能會隱姓埋名,在這裡做一個愉快的小女傭。

    但是,她來了。

    “情字誤人,愛字害人,甜甜你個磨人的小妖精,怎麼就看不穿呢...”

    解甲歸田是看穿一切的豁達。

    但謝甜甜真看穿一切了嗎?

    未必。

    伊言不疾不徐地從衣櫃裡掏出她的機車外套,利索地穿上。

    肩膀上紋身被外套覆蓋,她從外套兜裡掏出個墨鏡帶上,對著腿兒哥勾勾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