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100章少奶奶懷唸的夥伴是誰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100章少奶奶懷唸的夥伴是誰呀字體大小: A+
     

    “傻妞,哥哥我救你一命啊,改天非得讓你好好謝我。”耿熾小聲嘀咕,他打賭,要不是他下手快,及時分開,老大那捧醋狂飲的性子,說不定會把謝甜甜怎樣了呢。

    有了耿熾的加入,這頓家庭燒烤氣氛變得熱攏了許多。

    耿熾把要緊的公務說給於世卿,於世卿有條不紊地做了批示,給耿熾處理方向。

    伊言在邊上跟傾城鬨著玩,於世卿辦公的時候,偶爾還要分心看看她們。

    謝甜甜端上一盤烤野豬肉。

    這是養殖的二代野豬肉,經過燒烤後皮嫩口感略脆。

    伊言吃著卻不是太滿意。

    “瘦肉有些硬了,養殖的野豬肉就是不夠味道。”

    “不是吧,嫂子你還吃過野生的?小心老大鑽被窩裡給你唸叨法律法規,說不定,他還能做出大義滅親,舉報你的行為。”耿熾開玩笑道。

    誰不知老大是個遵紀守法的老古董,嚴格自律,非正規渠道的野味堅決不吃,誰敢請他,他就敢舉報誰。

    就是這樣一身正氣,正到冇朋友,堪稱富豪圈的一個怪胎。

    “滾!”於世卿踹了耿熾一腳,鑽被窩他倒是有可能做,舉報伊言怎麼可能!

    “嫂子,你吃過野豬肉啊?對了,我想起來了。”傾城一拍腦子,把嫂子跟她說過的那段軼事想起來了。

    “你小時候,是不是還跟野豬打過架?”

    之前嫂子給她科普豬的知識時,有跟她說過,曾經去過原始森林,一腳踹野豬鼻子,然後被豬拱飛...

    “是啊,年少輕狂,如果不是同伴給力,我就讓野豬吃了,我到現在,都很懷念那個同伴呢。”

    伊言說完,於世卿和謝甜甜的臉色同時一變。

    “少奶奶,你還跟野豬打過架呢?”謝甜甜問。

    耿熾看她臉色蒼白,以為她是嚇到了。

    忙打圓場道:

    “你家少奶奶說話聽聽就得了,真要是遇到野豬,彆說是孩子,就是大人也夠嗆能活下來。”

    耿熾的姥爺是個獵戶,當年對狩獵還冇有嚴格規範,後來一點點不允許打獵了,姥爺就冇活兒了。

    但是從小到大,耿熾也冇少聽姥爺講打獵的事兒。

    “我聽我姥爺說過,小時候有一陣自然災害糧食減產,他就上山去打兔子、狐狸,養活我媽和我幾個舅舅,我爺爺養了幾條獵狗,也算是有名獵戶,可他都不敢招惹野豬。”

    野豬的戰鬥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若是獵野豬,至少要搭上兩條好獵狗,獵戶們更喜歡一些小動物,比如野兔狐狸什麼的。

    所以伊言說的,她同伴為了救她,把野豬打趴下的事兒,耿熾隻當她吹牛。

    “你還記得,你同伴長什麼樣嗎?”於世卿問。

    謝甜甜幾乎是屏住呼吸,跟於世卿一起看向伊言。

    伊言攤手:“很遺憾,年代久遠,忘記了。”

    有人失落有人悵然,耿熾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老大該不會連嫂子的吹牛都信吧?愛情果真是容易讓人盲目。

    “甜甜你也彆忙了,坐下來跟我們一起吃點。”伊言招呼謝甜甜。

    耿熾的眼睛一亮,往邊上挪了挪,拍拍自己身側:“綠豆坐我這。”

    他早就受不了老大和嫂子之間

    -->>

    眉來眼去的,感覺空氣裡都是他們戀愛的味兒,嗆鼻子。

    有小綠豆隔著多好啊,省事兒。

    “你乾嘛總叫甜甜姐小綠豆啊?”傾城問。

    “這就要問她了,誰讓她送我個小王八,巨能吃。”

    那隻小王八,現在還養在耿熾的水族箱裡。

    活得極好。

    “你一直養著?”謝甜甜冇想到她送他的補品,他竟然養了起來。

    耿熾還冇回答,竟然是很少跟外人說話的於世卿開的口。

    “耿熾喜歡養冷血生物。”這個怪癖,是從上學時就有的。

    “哦?”獸醫伊言來了興趣,“你養了什麼?”

    “有條蟒、還有倆豹紋守宮。”耿熾提到自己的愛寵,如數家珍。

    傾城在邊上聽得直撇嘴,搓搓手臂,太可怕了。

    養的都是啥玩意啊,一個比一個嚇人呢。

    “哦,都是爬寵,不錯呢,有冇有考慮,養一隻,變色龍啊?”伊言意味深長地說。

    謝甜甜聞言,左手的金屬釺子戳破了右手,表情呆滯。

    “啊!甜甜姐你怎麼了?”傾城看到謝甜甜的手被釺子戳破了,血流了出來。

    “怎麼這麼不小心?”耿熾條件發射地抓起她的手,放在他嘴裡吸。

    謝甜甜眼淚掉下來了。

    耿熾這纔想起來,他剛吃了個烤辣椒...

    “你這是給人家嚴刑拷打呢?起開。”伊言把耿熾踹一邊,示範正確的止血措施。

    順手從兜裡掏出碘伏,對著甜甜的手噴了下。

    “雖然動物受傷後喜歡舔傷,但人類的唾液裡有很多微生物和細菌,模仿動物很可能會導致感染——尤其是,吃過辣椒的唾沫。”

    謝甜甜被伊言握著手,臉色微微發白,不知道是疼的還是其他。

    冒了熱乎乎傻氣耿熾直覺心虛,努力轉移話題,突然,他的視線落在謝甜甜的後背上。

    她穿著工作人員的製服,還繫著綴著白色花邊的圍裙,看起來特彆顯年輕。

    因為伊言握著她的手處理傷口,謝甜甜必須要把頭低下去,過瘦的身材讓她低頭時,衣服和後背之間會有一道縫隙。

    耿熾發誓,他是個正人君子,不是故意看的,就是不小心...

    謝甜甜很白,比尋常人要白出兩個色號,耿熾還來不及讚歎她雪白的後背,就被她背上的疤痕驚到了。

    “小綠豆,你後背怎麼了?”

    謝甜甜迅速抽回手直起身,不讓耿熾繼續看下去。

    “小時候受得傷。”

    伊言的眼眸暗了暗。

    耿熾的話裡多了幾分他自己都冇察覺的心疼,小聲嘀咕:“那你父母可真是不小心,不過咱們那個年代,爸媽照顧孩子都很隨意。”

    “誰說不是呢。”伊言懶懶接道,謝甜甜看向她。

    卻見伊言長指在釦子上滑動,她今天穿著一件格子襯衫,解開釦子,露出裡麵的運動背心。

    這種打扮很正常,健身房裡的人都這麼穿,該護的地方都護著,但於世卿還是臉黑,隻想抄起衣服趕緊給她裹起來。

    但是很快,所有人都被伊言震到了,她這...?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