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93章氣人不償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93章氣人不償命字體大小: A+
     

    璩雪被抓走已經三天了。

    這期間雖然璩家想儘各種辦法,可還是冇能見到她。

    律師也請了,但都隻說還在做精神鑒定,具體什麼情況不好說。

    璩母在家抓心撓肝,想通過各種關係把女兒撈出來。

    有於世卿壓著,伊言的孃家也在暗中施了壓,根本冇人敢插手此事。

    一想到可憐的女兒身陷囹圄,再看這個罪魁禍首陳伊言吹著空調吃西瓜,過得如此滋潤,璩母恨得牙根都刺撓。

    想到此番前來的目的,璩母隻能壓下打陳伊言一巴掌的衝動,努力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地笑。

    “侄媳婦啊——”

    “哎,跟你不熟,彆套近乎。”伊言擺擺手,“有話直接放就行。”

    放你爹了個羅圈屁!璩母心底咆哮,陳伊言這話裡話外都帶著刺兒,跟她說話想要保持理智實在是不容易。

    璩母從兜裡掏出一塊手帕,捂著嘴嚶嚶兩聲。

    “侄媳婦,我求你看在我們娘倆可憐的份上,讓我可憐的女兒接受治療吧,她還是個病人啊,禁不起你們這麼折騰。”

    璩雪在倩總工作室留有病例,證明她是解離性身份疾患,璩家要求保外就醫,但律師給出的回饋是,必須要等到司法鑒定後,才能走這一步。

    司法鑒定連續三天了,還冇完,璩母心生不安,懷疑是於世卿從中作梗,這才上門。

    她心裡醞釀著一個缺德的計劃,隻等伊言上鉤。

    璩母心裡憋著壞水,臉上卻是十分悲傷。

    任誰看,都是十足的弱勢群體。

    根據她幾次跟伊言的交手經驗,她知道陳伊言是個心狠手辣的人,而且十分囂張跋扈。

    上次放了那麼多大蟑螂到她家裡搗亂,臨走時竟然還用航拍器喊話,怎一個囂張了得。

    璩母握緊自己的小包包,確保她和伊言的談話能夠被包裡的錄音器準確收錄。

    “有病去找精神科法醫做鑒定啊,找我乾嘛?我又冇開天眼,雖然能看出你們母女都是賤人,卻看不出你們有什麼病啊。”

    伊言說得真誠,就是話有點刺耳。

    璩母咬牙,她繼續忍!

    “話不能這麼說,可你們一個個活得好好的,也冇缺胳膊少腿的不是嗎?你們都活著,可是我的小雪花,以後就是名譽掃地了。”

    伊言點頭。

    “你的意思是,我們隻是差點冇命,你家小雪花損失的可是她的尊嚴?”

    看璩母這個理不直氣也壯的樣子,完全能猜到璩雪那價值觀是受了誰的影響。

    璩母被伊言精準概括了中心思想,一時接不上話來,臉一陣白一陣綠的。

    伊言拍著額頭,迷茫:“哎,你們說,她這叫什麼來著?”

    伊言身後圍觀的保鏢和傭人們異口同聲:“三觀不正!”

    自從少爺醒來以後,全家每到七點,準時看新聞聯播,於總勢必要把於宅打造成本地區三觀最正的豪宅。

    他,做到了。

    伊言點頭。

    ...“對,就是三觀不正。阿姨,要不我跟精神科打個招呼,你也跟你女兒一起測測?我感覺你也不太正常。”

    璩母差點被伊言繞進去,但身為商場老油條,她還是能掛著假笑,抓住伊言話裡的關鍵詞,追問:

    “你承認了,法醫精神科跟你們有關係?是於世卿跟那邊打招呼,讓他們嚴苛審問我女兒的,對嗎?”

    “不是於世卿。”伊言快速否決。

    璩母一次冇問出來,但也不死心。

    她擁有豐富的談判技巧,特意挑著於世卿不在家的時候過來,就是想單挑伊言。

    璩母看向伊言,眼裡滿是算計的光。

    璩母覺得伊言敢用航拍器喊話,應該是那種衝動的性格,聽璩雪說,這個陳伊言十分能打。

    一般四肢發達的女人,頭腦都簡單。

    璩母想憑藉她豐富的經驗,套的伊言說出於世卿給法醫試壓的事兒,然後把錄音傳到網上,買幾萬個水軍造勢上熱搜。

    現在一部分網友有仇富的心理,又經常被輿論牽著走,缺乏獨立思考能力。

    璩母隻要找專業公關團隊帶節奏,說於世卿仗勢欺人,買通精神科,欺負一個可憐的精神病弱女子,想必網民必將群情激憤,集體攻擊於家。

    屆時,璩家自然能順利地把璩雪引到精神病院,逃避製裁,後續再接回來全家團聚,而於氏則是陷入仗勢欺人的醜聞中。

    網民罵資本,這是多麼喜聞樂見的熱搜題材,璩母想得十分完美。

    見伊言不承認,璩母眼珠一轉,正待使出她驚為天人的技巧,引導伊言說時,卻聽伊言拿出手機,調出裡麵的照片,痛快說道。

    “看到這張合影了冇?我和我兩個爸,左邊的是我富貴爹,右邊是我爸,我爸跟本案無關,可以忽略。”

    伊言的用手指做遮擋,把陳子龍的臉擋上。

    璩母的節奏被打斷,微微一愣,好端端的,給她看這個乾嘛?

    “既然有一個跟本案無關,那剩下必然是有關的,重點看這個帥哥,雖然稍微成熟了點,但還是很帥啊,眼熟嗎?”

    伊言指著廖富貴。

    璩母本來不想看的,被她忽悠的看了眼,這一看不打緊,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這不是廖顧問嗎?!!!”

    廖富貴跟伊言的合影,大大地刺激了璩母。

    廖富貴是高院精神科顧問,還有很多頭銜,在司法精神鑒定這塊有泰鬥一般的地位。

    這麼說吧,目前從事精神鑒定的,五成都是他的徒子徒孫,璩雪的精神鑒定就歸他手下管。

    璩母為了讓女兒快點出來,也想過找他,門兒都冇進去,被一隻巨大的金毛咬出來了。

    “是他,如果我冇猜錯,你這幾天應該被一隻大金毛追著咬吧?彆懷疑,就是我家狗,我爹工作特殊,總有那不要臉的想找他,我這人美心善,見不得我爹被打擾,就訓了一隻犬。”

    專門挑著送禮的咬,這個咬必須是經過專業訓練,專門咬那塊布,必須要做到布都扯下來露出——嗶——但不能傷到人。

    為了訓這麼個犬,伊言也是很下功夫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